Magnum Live Lab(深圳)终体验

(本文中所有的照片都可以点开放大看喔。)

在深圳万象中心举办的为期两周的 Live Lab 活动终于结束了,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两人也都各回各家去了。从现在起到11月10日,深圳万象中心那里还有他们两人在 Live Lab 中的创作成果展览,有兴趣的朋友还是可以去看看的。不过,Live Lab 的意义不正是在于它展现了摄影师的创作过程吗?是的,我对结果并不那么感兴趣(尽管还是有点感兴趣)——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的 Live Lab(深圳)

10月29日是 Live Lab(深圳)的最后一天,但实际上10月28日是它最后一天对公众开放(因为10月29日对公众开放时它已经完成布展了)。我上次去的时候是10月21日,也就是一个礼拜前。根据深圳摄友 Luca Wu 的爆料,10月28日下午时分的 Live Lab 长这样:

10月28日的 Live Lab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28日的 Live Lab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28日的 Live Lab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28日的 Live Lab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28日的 Live Lab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28日的 Live Lab / 图片来源:© Luca Wu

是的。虽然 Live Lab 里的总体格局是没有太大变化,但墙上的照片似乎都换过了一遍——Christopher Anderson 加入了不少他翻拍一些街头海报中的人物的照片。而在右边的墙壁上,我们可以看到此时摄影师已经在构想如何布展(因为这堵墙上的作品排列顺序和次日的布展顺序几乎一致):

10月28日的 Live Lab(墙面上的照片挂置顺序和展览时的几乎一致)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29日的分享沙龙是在下午3点到5点举行,但我在上午11点多就到了 Live Lab 那边,当时工作人员和 Christopher Anderson 正在里面忙活着——此时我们可以明显看到整个场面都不一样了:

 

中午吃过饭后,1点多时我又回到了 Live Lab,我惊讶地发现一半的展览作品都布置好了:

 

本来布展过程是不对公众开放的,但当时在场的一位工作人员(我猜他可能是老板?)看到我们站在外面看了挺久,于是就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去看了(开心):

放在地上尚未挂置的展览作品

放在地上尚未挂置的展览作品

放在地上尚未挂置的展览作品

工作人员在布场

放在地上尚未挂置的展览作品

放在地上尚未挂置的展览作品

 

 

工作人员在布场

工作人员在布场(Christopher Anderson 在玩手机)

这些具有试验性的「字帖照片」也成了展览作品的一部分

工作人员在布场

工作人员在布场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摄影展览的布展过程,我发现他们会先将自己的作品印在很普通的A4纸上,在上面标明尺寸和印刷要求,就像下面这样的:

Alex Majoli 拍摄的一些建筑照片小样,背景的黑色纸其实只是一张A4纸

Christopher Anderson 拍摄的一些肖像照的集合(也是翻拍并打印在一张A4纸上),其中有不少都是翻拍他在街上看到的广告海报、宣传画等等,他觉得这些广告海报上的人物和现实中的深圳街头的人物形成强烈的反差(理想和现实根本不一样)

 

还看到了一些布展用的器械,比如这个用来测量、校准、对其作品位置的仪器(最左边那个放出红光线东西):

这两张照片的眼睛居然对在了同一条线上(虽然我知道 Christopher Anderson 是故意裁图裁成这样的,但还是觉得很棒)

打印大幅作品用的打印机(型号是 Epson SureColor P7080)

这时尽管布展只进行到了一半,但我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次的作品展览的主旋律是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作品,Alex Majoli 的作品更多地是作为过渡、穿插和辅助。回想到一个星期前他们两人的作品还处于「孤立无援」、「各玩各的」的状态,现在能看到他们两人的作品「融为一体」还是非常振奋人心的。

 

Live Lab 分享沙龙

Live Lab 的分享沙龙的嘉宾一共有四人——马格南图片社的全球文化总监 Sophie Wright、Live Lab 项目的中方策展人易晓岚、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在分享沙龙的开始,Sophie Wright 谈到了一些对这两周在深圳举行 Live Lab 的看法。

Magnum Live Lab 的第一站是在伦敦举行的,Sophie Wright 认为伦敦和深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两个大城市——伦敦是一个很古老的大城市,深圳这是一个崭新的大城市。之前在伦敦举办的 Live Lab 也是在一个老旧的房子(Magnum Print Room)里举行的,虽然那次 Live Lab 也设有对公众开放的时间,但总的来说它依然是一个比较私密(Private)的空间。而在深圳的 Live Lab 则是在一个新开张的大商场里举行,而且整个 Live Lab 就是一个玻璃盒子,这意味着公众随时都能看到里面摄影师的工作过程,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活动最后还是顺利举办下来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选择深圳作为 Magnum Live Lab 的第二站,我记得 Sophie Wright 好像有提到过一些原因,但由于笔记丢失的原因,我就不在这里瞎说啦——以下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猜测:

  • 这两年马格南图片社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的开拓;
  • 马格南图片社在近两年和深圳的大乾艺术中心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合作关系;
  • 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国际城区影像节」系列活动)。

嗯嗯,大概可能就是这样吧(笑)。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创作分享

Christopher Anderson 在讲话最开始就提到这次的展览作品是他和 Alex Majoli 共同创作的一个合集。尽管 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是多年的好友,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共同创作。

Christopher Anderson 并没有将整个项目的创作理念用短短的几句话概括出来——他承认自己并没有为这次分享沙龙做准备,他也认为自己没有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思绪(我也觉得两周的时间确实是太短了),因此他的整个思绪都是比较碎片化、混乱的。总的来说,他大概提到了以下几点:

  • 对于他来说,现在旅行已经不像以前那么 disorienting 了。他认为现在全世界都越来越相似——全世界的人们都在看一样的手机、穿同样的球鞋、听同样的歌曲。在全球化的大潮流之下,世界各地的人们越来越相像,而且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对此我和 Bruce Gilden 都表示非常赞同)。因此,他专注于拍摄深圳的人们本身,而不是拍他们在做些什么。
  • 在过去的五六年时间里,Christopher Anderson 一直以拍摄肖像作品为主,因此他在深圳也是以拍摄人像为主。但在他看来,深圳和他之前拍过的地方不太一样——他觉得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大城市,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也是以年轻人为主,这些人都带着各自的理想来到深圳,他希望能够拍摄这些人来反映深圳这个城市给他的感觉。
  • Christopher Anderson 在他的作品中故意抹去了深圳这个城市的一些痕迹,他不想通过一些很明显的环境来表现这是在深圳拍的——他想让观看者觉得这可能是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拍的。但同时他又通过一些反映城市表面的细节(例如背景中的红光、绿光)来暗示这就是深圳,这就是深圳这座城市给他的感觉。

画面主体是人物,背景是「灯红酒绿」的红光和绿光——或许正是因为这样,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作品能传达出一种「深圳人在想他们的梦想和希望」的感觉?

 

Alex Majoli 的创作分享

虽说展览墙上的照片大多都是由 Christopher Anderson 拍摄的作品,但 Alex Majoli 自己也有以一种更多元的方式去展现自己的看法——除了拍照以外,他还拍摄了一条时长约10分钟的短片:

 

整条短片的主题是 “Time is money, Efficiency is Life”(「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Alex Majoli 认为这句话很能传达他对深圳这个城市的看法,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话其实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由深圳蛇口工业区创始人袁庚提出的一句口号。在 Alex Majoli 看来,影片中的每一个人都在高效地工作着——一边开车一边进行视频聊天的出租车司机、在华强北电脑城里以超快的速度修理电脑的师傅……不过我依旧不是很懂里面的很多场面究竟是怎样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扯上关系的,或许 Alex Majoli 还有其他想表达的东西在里面吧。

Alex Majoli 说到他现在在进行一个拍摄项目时,除了拍照以外,也经常会顺便拍摄一些影片。不过我觉得 Alex Majoli 拍的这条影片更多是「玩票」性质的,毕竟两周的时间光是拍照就已经足够玩命了,因此我认为 Alex Majoli 的这段影片只是辅助性质的表达媒介。值得一提是,在视频后半段中出现的舞者实际是 Alex Majoli 在前一周的 Live Lab 上认识的一个舞蹈老师(当时我看到她在和 Alex Majoli 说话,后来 Live Lab 的最后一天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才听她说那时她才刚和 Alex Majoli 认识,然后 Alex Majoli 就邀请她去跳舞并让他拍成影片了)——这样的拍摄方式不仅让我想起了 Jacob Aue Sobol,真的很 cool 呢。

除此以外,Alex Majoli 展出的摄影作品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他之前挂在墙上的建筑作品(上图),另一类则是有着鲜明个人风格的「戏剧化」作品(下图)。对于那些建筑作品,Alex Majoli 说我们不必将它们当作是有精心构想过的摄影作品,因为他认为这些拍摄这些照片只是「他看到这个城市时的一些快速反应」(“quick reaction to the city he saw”),这些照片放在一起构成了他对深圳的初印象(大概也是最表层的印象吧)——「现代化」、「年轻」、「新」。

而对于那些他过去七年一直有在拍摄的「戏剧化」作品,Alex Majoli 表示他的这些作品的本质一直都是纪实摄影,只不过是使用的技巧不同罢了。

 

关于 Christopher Anderson 对年轻摄影师的建议

在今年马格南图片社推出的 Magnum Guide Wear Good Shoes: Advice from Magnum Photographers 上,很多马格南摄影师都提出了自己对年轻摄影师的建议,其中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建议是这样的:

“Forget about the profession of being a photographer. First be a photographer and maybe the profession will come after. Don’t be in a rush to pay your rent with your camera. Jimi Hendrix didn’t decide on the career of professional musician when he learned to play guitar. No, he loved playing music and created something beautiful and that then became a profession. Larry Towell, for instance, was not a ‘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 until he was already a ‘famous’ photographer. Make the pictures you feel compelled to make and perhaps that will lead to a career. But if you try to make the career first, you will just make shitty pictures that you don’t care about.” – Christopher Anderson

翻译成中文就是:

「忘掉成为职业摄影师这个想法吧。先成为一个摄影师,而后才可能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不要急着用相机来交房租。Jimi Hendrix 在他学习弹吉他时并没有想着要成为一个职业音乐家,相反,他如此热爱音乐并且创作出优美的乐曲,然后他才成了职业音乐家。另一个例子是,Larry Towell 在他成为一个『著名』的摄影师之前都不是一个『职业』摄影师。先去拍一些你觉得自己必须要拍的照片,然后那可能会让你的摄影走向职业生涯。但如果你一开始就想开始你的职业摄影生涯,你只会拍到一些连你自己都不屑一顾的垃圾照片。」- Christopher Anderson

我很高兴在分享沙龙上听到 Christopher Anderson 提到了这样一点。亲耳听到他这样讲真的很鼓舞人心呢(笑)。

 

关于个人项目的「主观性」问题

在分享沙龙的提问环节上,有一个说自己是在蛇口招商局工作的观众说到「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话已经是他们三十多年前的口号了,而且去年还是他们还换了一句新的口号——她认为 Alex Majoli 还用这句三十多年前的老掉牙的口号来概括他对深圳的看法显然有失公正。

Alex Majoli 和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回答都让我非常满意。Alex Majoli 提到自己的个人项目的出发点永远都是个人,而非当地的地方文化背景——这也是他在过去七年一直在拍的那个「戏剧化」项目的理念的一部分,他只想反映自己眼中的世界(深圳只是其中的一个角落)。

持有同样观点的 Christopher Anderson 还补充了自己的观点——他说自己的观点从来都不是权威,在这两周内拍摄的深圳固然是带有个人偏见的,这也是他从传统的报道摄影转向个人项目创作的原因。既然客观性从来都不存在,为什么不能更主观一点呢?

除此以外,Alex Majoli 和 Christopher Anderson 以前都曾经到过深圳(虽然是短暂停留)。据说深圳 Live Lab 的主办方大乾艺术中心在开始还准备了一些关于深圳这个城市的资料和拍摄点推荐给 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但他们两人完全没有理会——他们只想从自己的角度去拍摄这个项目,而不是按照别人的想法来「照本宣科」地拍摄。

 

我对他们两人 Live Lab 项目的一些个人思考

在分享沙龙的提问环节上,我再次向 Christopher Anderson 甩出了一个稍微有点智障的问题(现在 Christopher Anderson 可能觉得我就是个百分百的智障吧)。我问他:「既然你极力抹去深圳这个城市中的一些痕迹(例如通过虚化背景),那你以后会不会在世界上的其他城市继续进行这个或是类似的项目呢?比如在纽约市或是其他地方?」

Christopher Anderson 提醒我说,一定要将他们两人的作品当作是一套作品来看,而他们恰恰想表现的就是他们对深圳的看法,所以这就是一个关于深圳的项目。尽管他虚化背景,但他觉得观看者能从背景中的红光、绿光来猜测到这就是深圳,再配合 Alex Majoli 拍摄的一些建筑照片和「剧场照」,整个项目的立足点还是非常清晰明了的。Christopher Anderson 对于我的问题的正面回答是,他觉得自己以后也可能在世界上的其他城市继续做类似这样的项目。

我之所以会提问这样一个问题其实是因为「抹去痕迹」是我个人摄影的一个重要理念(我当时以为 Christopher Anderson 也持有相似的理念)——我不希望有人看出我的照片是在哪里拍的,我不希望这些不必要的因素会干扰观看者的思考。我拍的照片可以是在广州,可以是在香港,可以是在珠三角,可以是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甚至可以是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但这都不重要,照片本身才是最重要的。不,甚至照片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可能还是经历本身,照片只是一个副产品?

可能吧。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10月30日–11月10日)

10月29日是 Live Lab 的最后一天,在分享沙龙以后 Live Lab 还短暂地对公众开放了一段时间,好让人们参观里面的「快闪展览」:

 

是时候和 Live Lab 说再见了:

看到 Live Lab 被拆掉,就好像它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人去楼空」的感觉真是让人有些伤感:

10月30日时 Live Lab 已经被拆掉了 / 图片来源:© Luca Wu

Live Lab 在当天晚上被拆掉,并于次日开始在商场内的另一个地方进行展览: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10月30日的 Live Lab 创作成果展览 / 图片来源:© Luca Wu

Live Lab 真的结束了。

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也真的走了。

「有缘再见啦。」

 

附:Live Lab(深圳)宣传片

 

(Live Lab 短片合集:bilibili.com/video/av15941150/

 

 

2017-11-03T20:36:15+00:00 2017/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