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Live Lab(深圳)初体验

(本文中所有的照片都可以点开放大看喔。)

前几天(10月21日)刚去了深圳的 Magnum Live Lab。其实现在我还是有点纠结到底要不要写这篇 blog post 的,毕竟这次在深圳 Magnum Live Lab 的活动还在进行中,而我也仅仅在 Live Lab 里待了两个小时——一方面我想等整个 Live Lab 活动结束后再做一个完整的总结(这样才更客观嘛),但另一方面我又很想总结并分享这次参与 Live Lab 活动的心得和体会(其实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不过既然我都写了这几行字了,那我还是继续写下去吧(笑)。

 

什么是 Live Lab?

对于那些平时不是经常关注马格南的日常动态的摄影师而言,他们可能不知道 Live Lab 是什么,所以在这里我还是先介绍 Live Lab 究竟是什么吧。

首先呢,今年是马格南图片社(Magnum Photos)成立的70周年,因此今年马格南图片社在全球各地都举办了很多活动(展览、workshop、讲座等),而 Live Lab 则是其中的一个全新的活动形式。今年五月,马格南摄影师 Olivia Arthur、Carl de Keyzer、Mark Power 就在伦敦试验性地举办了第一次的 Live Lab 活动——他们将 Magnum 在伦敦的一个打印室(Magnum Print Room)改造成了 Live Lab,并在 Live Lab 中公开自己短期项目的创作过程,获得非常不错的反响。Live Lab 实际上是一个为期两周的临时驻地实验室,而摄影师们(通常是2到3个)则会在一个城市里分别开展各自的短期项目,并在 Live Lab 里工作,同时他们会在特定时间开放给大众参观、并与大众进行交流。

Magnum Live Lab(深圳)

这次在深圳的 Live Lab 活动实际上展示的是 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两人在深圳进行各自短期项目的创作过程。这次在深圳的 Live Lab 活动也是为期两周(10月16日–10月29日),他们还会在10月29日举办一个总结性的座谈会(我还会去的),并在10月30日–11月10日期间将他们的最终创作成果公开展览。

附:今年五月伦敦 Live Lab 的纪录片:https://www.magnumphotos.com/theory-and-practice/watch-live-lab-london/(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5743095/

 

Live Lab 的意义

在我看来,无论是对于马格南摄影师还是大众(其他摄影师)而言,Live Lab 都是个非常棒的活动形式,原因主要有三个:

 

几位马格南摄影师齐聚一堂,并在同一个城市里分别开展各自的短期项目

Magnum Live Lab(伦敦)/ 图片来源:Magnum Photos

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甚至参与过一些以某个城市为主题的摄影比赛或展览,但当这种活动的参与者是马格南的摄影师们,他们究竟会创作出怎样的作品?他们究竟会以何种视角去看待同一个城市?他们会将自己独特的经历、世界观带入到这个城市中吗?他们能够在短短的两周内创作出有分量的系列作品吗?我认为这些都是 Live Lab 非常吸引人的地方。

和长期的个人项目不同,短期项目往往是更具挑战性的——在 Live Lab 中,摄影师只有两周的工作时间,从前期的准备、构想、调查、拍摄,到后期的整理、挑选、编辑、展览——所有这一切都必须在两周里完成。像这次 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他们虽然从10月16号才开始工作,但到我去参观的时候(10月21日),他们的项目已经基本成型,并且积累了大量的照片和参考素材。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在不断探索新的可能性,并且尝试将彼此看起来截然不同的项目融合到一起。

 

马格南摄影师公开拍摄、选片过程,并与大众交流

在深圳的 Magnum Live Lab 实际上就是一个「玻璃盒子」,只要你想的话,你可以一直在外面看他们工作(笑)

在过去,每当我们在谈到马格南时,很多人都觉得那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摄影组织。虽然近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马格南图片社的快速变革,马格南的很多秘密已不再是秘密(马格南官网上的信息非常丰富)。再比如通过 Magnum Contact Sheets,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马格南摄影师的拍摄、选片过程,但 Live Lab 甚至将这种过程的公开性推到极致——如今我们可以实时地和创作中的摄影师交流,观看他们是如何整理、挑选、后期处理照片的。我们不断可以了解创作中的摄影师的想法,还可以用自己的见解和想法去影响这些马格南摄影师们——也就是说,我们这些大众也能参与到大师的摄影项目创作过程中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很让人激动人心的事情嘛?

 

几位马格南摄影师之间相互合作、启发

Christopher Anderson(左)和 Alex Majoli(右)正在讨论他们的项目该如何发展、融合,同时在尝试从一些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宣传海报、杂志上获取灵感

摄影向来是很私人的事情,但 Live Lab 却让马格南摄影师们走到了一起。尽管在这短短的两周里,他们都是分头拍摄自己的短期项目,但在每天的拍摄过后,他们都要回到 Live Lab 这个「小房间」里工作——他们必须在同一张桌子上工作、在同一堵墙壁上整理、挑选自己的作品,最后他们的作品还要一同展出。这样的话,哪怕他们都完全不想受到其他几位摄影师的影响、启发,恐怕也是很难的吧(笑)。

在深圳的 Live Lab 里,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虽然都在进行各自的项目(Christopher Anderson 以拍摄深圳街头肖像为主,而 Alex Majoli 以拍摄深圳街头建筑为主),但他们都在努力尝试如何将两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项目融合在一起。

 

Christopher Anderson 在 Live Lab 中的创作分享

《与马格南的第六次近距离接触》一文中,我忘记提到的一点是 Christopher Anderson 一直以来都比较专注于 Portraiture Photography(肖像摄影)。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去年他曾给即将退休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拍肖像照,然后还登上了 WIRED 杂志的封面——当时我还在香港机场里看到这本杂志(而且那天刚好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日子):

Christopher Anderson 去年给奥巴马总统拍摄的肖像作品

这次他在深圳进行的短期项目也是以拍摄深圳街头的人物肖像为主。深圳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城市,全国各地的人大多都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而来到这里,但 Christopher Anderson 在这座城市里的关注点是他们对未来的担忧、焦虑、恐惧、迷失等等。下面这些贴在墙上的照片都是 Christopher Anderson 这几天拍摄并挑选出来的照片:

Christopher Anderson 在 Live Lab 的墙壁上粘贴的照片

很明显,这些照片的总体氛围是非常压抑、阴暗的,而且也有非常多的红色调和绿色调。现场有观众就问 Christopher Anderson 是不是有意突出这种色调的(比如后期处理的时候加重色调什么的),他说这其实更多的是因为深圳这座城市里确实有很多的红色和绿色,不过他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他还提到在底片摄影时代,因为每种底片都会有着不同的色调特点(hue),摄影师会非常在意选用何种底片拍摄,但现在数码时代,这一切都变得非常方便了(大概是指后期处理非常方便了吧)。

Christopher Anderson 在 Live Lab 的墙壁上粘贴的照片

这些照片大多都是用长焦拍摄的(他用的是 Nikon D850 相机配上 200–500mm 的超长焦镜头),上图中最下面那行照片则是用 Sony RX100V 的广角镜头拍摄的。我当时看到他的相机(下图)还是惊呆了,我很惊讶地问他:「你在街上拍照时会用三脚架吗?」他一边说着「不」,一边就一手举起了相机(镜头处在 500mm 端),迅速地对准了远处的一个人拍了下来——我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拍的这个人究竟在哪里,当时我整个人就懵了……

Christopher Anderson 近期的主力相机 Nikon D850 + 200-500mm 的超长焦镜头

在 Live Lab 里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深圳市地图。显然,就像我之前提到那样,拍什么和到哪里去拍是非常重要的。在与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交流中我了解到,他对深圳的总体感觉是:“Shenzhen is a huge shopping mall.”(「深圳就是一个大型商场。」)他觉得深圳到处都是商场、购物中心,但他显然对这些并不感兴趣(讽刺的是 Live Lab 本身就在一个叫「万象中心」的大商场里举行),他似乎对 slums(贫民区)、城中村这类地方更感兴趣。当场还有人向他推荐了一些他可能感兴趣的地方,比如什么皇岗村、上沙下沙、白石洲之类的地方。

Christopher Anderson 在桌面上放置的「灵感读物」

我认为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这个短期项目的拍摄理念与他之前在讲座中分享的一个有关拍摄警察的项目非常类似,两个项目都运用了用望远镜头「偷拍」的手法,而且几乎都是让一个人的头部、脸部充满整个画面。在 Live Lab 的桌子上,Christopher Anderson 还放置了他当天在华侨城创意园那边买来的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宣传海报和《苏联妇女》杂志。尽管他并不懂中文,但他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些杂志、海报的设计感和里面的宣传照。他还指着一张海报说:「我过去没有看过这张宣传海报,但它恰恰反映了我想表达的东西,实在是太棒了!」接着他用双手比出一个画框的手势,框住了海报中人物(据说是「江姐」?)的脸部表情——仿佛从她身上获取了不少灵感一样。

坦白说,Christopher Anderson 在墙上粘贴的这些照片让我想到了很多(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最初想到的是 Trent Parke 在过去也拍过一系列叫 The Camera is God 的作品——Trent Parke 也是在街上用望远镜头拍摄远处的人脸部表情:

Trent Parke 的 The Camera is God 系列作品

后来我还想起了一个摄影师曾经也在東京拍摄过地铁上被挤成「沙丁鱼」的人的脸部表情,当时在 Live Lab 里我一时想不起来是谁,Christopher Anderson 提醒我说:「那是一个德国摄影师的作品,他叫 Michael Wolf。」嗯嗯,的确是的,我也很喜欢 Michael Wolf 的这系列作品,叫 Tokyo Compression

Michael Wolf 的 Tokyo Compression 系列作品

尽管如此,Christopher Anderson 表示他觉得自己的这些照片并不像 Michael Wolf 的 Tokyo Compression

在临走之前,和我一同去的朋友问了 Christopher Anderson 我最想问的问题:「你为什么之前一直戴帽子,现在却又不戴了?」Christopher Anderson 说他戴帽子戴了有二十年了,如果说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戴帽子显得有点奇怪的话,在中国(深圳)戴帽子就显得太太太奇怪了(笑)。

 

Alex Majoli 在 Live Lab 中的创作分享

在 Live Lab 中,我意外地发现了 Alex Majoli 平时使用的闪光灯——

Alex Majoli 摆在 Live Lab 地上的几盏闪光灯

嗯,看来构成比较复杂,灯源是类似棚拍用的那种灯泡,但外形长得又像我们平时外拍用的闪光灯。Alex Majoli 貌似又再上面装了一个电源组(Power Pack),或许是能起到增大功率、增加续航的作用?

Alex Majoli 的助手正在后期处理照片

在 Live Lab 现场我们还很惊喜地见到了 Alex Majoli 的助手,是一个意大利的小哥,他主要是在后期整理、处理、打印 Alex Majoli 这几天拍摄的作品。在「大乾艺术机构」的微信公众号上,我还发现了 Alex Majoli 在拍照时的花絮——果然,有他的助手在帮他打灯呢:

Alex Majoli 在拍摄时的场景 / 图片来源:大乾艺术机构

至于 Alex Majoli 在 Live Lab 里的墙壁上粘贴的作品,主要是以拍摄深圳的一些建筑为主,同时上面会有一些中文诗句、书法。初看时我还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这些字句印在照片上,我以为他是懂得这些中文诗句都是什么意思,什么「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看得我是一头雾水,不过也确实和他拍摄的这些建筑作品很搭呢。

Alex Majoli 在 Live Lab 的墙壁上粘贴的作品

后来我上前去问 Alex Majoli,问他为什么要在照片上印这些中文诗句以及他是否都知道这些诗句。起初他开玩笑跟我说这些字都是他写的,我自然是不信的,于是他承认自己确实不懂其中的任何一个字,也不知道这些诗句的意思,只是觉得很好看很喜欢。这些字帖都是他自己在外面的商店里买回来的,然后他才将自己拍的照片印在上面。至于要如何解读这些作品,Alex Majoli 则是说他更看重的是画面本身的几何结构和设计感,让我们不要将它当是一幅照片来看——在之前的讲座中,他在给一位观众讲解 Henri Cartier-Bresson 的作品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左上的两幅照片是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作品,其余都是 Alex Majoli 的作品——此时他们正开始打算将各自的项目「融为一体」

在开完玩笑之后,Alex Majoli 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要相信摄影师说的话。」是的,确实是这样,Alex Majoli 表示自己其实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对于他来说,这些照片只是他的一个想法的初步实现而非最终作品,因此把这些「临时作品」当作是成品去解读显然是不靠谱的。此外,我也很同意 Alex Majoli「不要相信摄影师说的话」的观点。这句话的意思并非是指摄影师说的话都是假的,而是指很多时候摄影师确实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这时我们就不应该轻信摄影师说的话——因为他们的话可能是即兴的、未经深思熟虑的,盲目地相信和解读只会把误解摄影师的原意甚至把自己带偏。嗯嗯,就连我在部落格里说的很多话,其实很多时候也只是向文字妥协的结果,并不能真正表现我的想法,所以大家还是要多些独立思考呢(笑)。

 

其他一些从 Live Lab 中了解到的事

Christopher Anderson 的手稿,写下的是他对深圳这个城市的一些看法和联想

  • 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都会裁图(我亲眼看到他们这么做的),其中 Christopher Anderson 裁图更大胆,因为他的很多照片明显经过大肆裁剪(比如颗粒明显更大),而 Alex Majoli 则更多地是裁掉一些边缘。
  • Christopher Anderson 表示他越来越觉得深圳是个宜居的城市,城市绿化非常好,他还说 Live Lab 结束以后他可能还会再来深圳继续拍他的项目,并且可能会出书。
  • 我还意外地了解到 Christopher Anderson 和 Alex Majoli 两人的关系是非比寻常的「亲密」——我亲耳听到 Christopher Anderson 说 Alex Majoli 是他女儿的教父。
  • 我看到 Alex Majoli 在 Live Lab 现场对自己的照片进行简单的后期,比如裁图、调整曝光度高光阴影等,我认为更复杂的后期应该是交由他助手来完成。
  • 我感觉 Alex Majoli 的助手是个非常有趣的人物,一边工作还会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听着音乐),戏也特别多,感觉特别带感。

 

因为在10月29日还有一个 Live Lab 的分享沙龙,我很期待他们最终会展现怎样的作品,后续的有关 Live Lab 的总结性的文章我应该还会再写的。这次就先到这里,有缘再见(笑)。

 

 

2017-10-26T19:21:59+00:00 2017/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