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美国纪实摄影师 Walker Evans 那里学到的那些事

本文中所有照片皆由 Walker Evans 拍摄,版权归相应的机构所有。

每当人们谈及美国摄影的时候,有几个摄影师总是离不开人们嘴边,而 Walker Evans 往往就是最常被人们提及的其中一个。毋庸置疑的是,Walker Evans 在美国摄影史上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他的摄影影响了无数的后辈摄影师——包括大名鼎鼎的 Robert Frank、Diane Arbus、Lee Friedlander 等等。Walker Evans 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进行个展的摄影师。尽管如此,我觉得他在国内(中国)的知名度好像并不高,至少远远不像 HCB(布列松)那样有名。无论如何,我都很喜欢他的 American Photographs 系列作品(这或许和我也很喜欢那个年代的美国有关吧)。好了,闲话少说,我先来简单介绍一下 Walker Evans 的生平吧。

 

Walker Evans 的生平

Walker Evans 于1903年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 St. Louis 的一个富裕家庭。1922年,他在 Williams College(美国排名第一的文理学院、王力宏母校)学习了一年的法国文学(French Literature),但他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学校的图书馆里,于是一年后他便退学了。1926年,他在巴黎待了一年之后回到美国,与 John Cheever、Hart Crane、Lincoln Kirstein 等文学家结识并成为好友。在1927年到1929年期间,他在华尔街(Wall Street)的一家证券交易公司从事文员工作。1928年,曾经一心想成为作家的他觉得自己永远无法在文学领域超越 Fitzgerald、Hemingway、Joyce 这些文学家,因此他开始接触摄影,他当时主要受法国摄影师 Eugene Atget 和德国摄影师 August Sander 的影响。1930年,美国诗人(也是 Walker Evans 的好友)Hart Crane 出版了诗集 The Bridge,而其中就有三张插图是 Walker Evans 拍摄的布鲁克林大桥(Brooklyn Bridge)。1931年,在美国作家(也是 Walker Evans 的好友) Lincoln Kirstein 的赞助下,Walker Evans 在波士顿附近拍摄了一系列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建筑的摄影作品。1933年,Walker Evans 到古巴去进行一项拍摄任务,并且每晚都会和美国作家 Ernest Hemingway 喝酒,Ernest Hemingway 还借钱给 Walker Evans 好让他在古巴再拍多一个星期(他原计划只拍两个星期),他在古巴拍摄的照片主要是一些街头生活、警察、乞丐、衣衫褴褛的码头工人和一些海边的场景。

1935年6月,Walker Evans 在西弗吉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为徒置局(Resettlement Administration)拍摄一项为期两个月的摄影项目。从同年10月开始,他开始为农业安全管理局(Farm Security Administration)拍摄,主要拍摄美国南部地区。1936年夏天,他和作家 James Agee 受财富杂志(Fortune Magazine)的邀请去到阿拉巴马州的 Hale County 拍摄(尽管后来财富杂志并不同意发表这篇报道)。1941年,Walker Evans 和 James Agee 在南阿拉巴马州拍摄并记述的有关三个受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影响的佃农家庭的故事终于以摄影集的形式发表出来了,这本摄影集就是大名鼎鼎的 Let Us Now Praise Famous Men。但由于当时正处于二战时期,因此这本摄影集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大众的注意,但这本摄影集在战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读者和评论家们都很喜欢这种拍摄美国南部乡下农村生活的自然的(unstaged)、有尊严的(dignified)的肖像照片。

1938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为 Walker Evans 举办了一场名为 “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 的摄影展览,这也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历史上第一次专门为摄影师举办个人展览。同年, Walker Evans 也第一次在纽约地铁里进行拍摄——他将自己的相机藏到大衣里拍,而这些照片最终于1966年收录在摄影集 “Many are Called” 当中。在1938年到1939年之间,他和美国摄影师 Helen Levitt 一起工作并给予了她不少指导。

Walker Evans 一直都很喜欢阅读和写作,因此他在1945年开始在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担任正式撰稿人一职,不久以后他又成为了一名财富杂志(Fortune Magazine)的编辑,直到1965年。1965年,他开始在耶鲁大学艺术学院(Yale University School of Art)担任摄影教授一职。在1973年到1974年之间,他开始用当时最新推出的 Polaroid SX–70 进行拍摄,当时他已年老而且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很难再像年轻时那样用大画幅相机拍摄。1975年,Walker Evans 在他位于 New Haven, Connecticut 的家中去世。

 

我从 Walker Evans 身上获得的那些启示

关于学习文学对摄影的影响

“I wasn’t very conscious of it then, but I know that Flaubert’s esthetic is absolutely mine. Flaubert’s method I think I incorporated almost unconsciously, but anyway used in two ways: his realism and naturalism both, and his objectivity of treatment; the non-appearance of author, the non-subjectivity.” – Walker Evans

「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点(指文学作品对他的影响),但我知道福楼拜的美学和我的美学是相通的。我想我当时是在几乎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将福楼拜的美学运用到我的摄影当中,主要是在这两个方面——他的现实主义(realism)和自然主义(naturalism)以及对待主体的客观性、对创作者痕迹的消除和非主观性。」- Walker Evans

尽管我在小时候的确有学过福楼拜写的小说,但真的没什么印象了(捂脸逃)。但我感觉 Walker Evans 的作品中的确存在着一种客观性——假如我们单看他的作品的话,即便我们知道那是幅摆拍的作品,但我们却不会感受到那种「摆拍的虚假」。Walker Evans 极力地避免将自己个人的主观观点融入自己的作品中,从而达到一种相对客观的效果(这点我在后面还会提到)。

无论如何,Walker Evans 终究是一个热爱文学的摄影师,这点我们也可以从他40年代往后的生涯中看到。他作为摄影师的创作巅峰期主要就是在30年代,也就是他开始摄影的第一个十年中。虽然我对文学一无所知,但我感觉文学、戏剧、绘画、电影这样的艺术形式和摄影都是相关的——文学的叙事性和摄影的叙事性是相通的;文学讲究的画面感和摄影的画面感是相通的;文学的修辞手法和摄影的符号象征是相通的等等等。希望自己在往后的日子里也能够多些接触、学习其他的艺术形式吧(笑)。

 

关于谋生手段以及他当时的「反美国主义」

“I had a night job on Wall Street in order to be free in the daytime. It paid for room and food. You didn’t have to sleep or eat much. In those days I was rather ascetic; I didn’t lead the bohemian life Crane led. My friends were mostly Europeans. I shared an apartment with Paul Grotz and the German painter Hans Skolle. I was really anti-American at the time. America was a big business and I wanted to escape. It nauseated me. My photography was a semi-conscious reaction against right-thinking and optimism; it was an attck on the establishment. I could just hear my father saying, ‘Why do you want to look at those scenes, they’re depressing. Why don’t you look at the nice things in life?’ Nothing original about that though.” – Walker Evans

「那时,为了白天有空拍照,我在华尔街有份上夜班的工作,那至少给我的房租和食物提供了保障。你不必睡很多、吃很多来维持生活。那时我还是过着挺苦行僧的生活的,我并没有像 Crane 那样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当时我的朋友大多都是些欧洲人,我和 Paul Grotz 和德国画家 Hans Skolle 合住在一间公寓里。当时我还是挺『反美国主义』的——美国就是一个让我感到恶心、让我想逃离的大生意场。我那时的摄影就是一种半意识的对抗当时的主流思想以及乐观主义的行为,是一种对当时制度的反抗。我老爸那时常对我说:『你为什么想要看那些令人沮丧的画面呢?你为什么不看看生活中那些美好的事物呢?』尽管这并不是他的原话。」- Walker Evans

虽说我目前还只是个大三学生,但估计明年我就要开始步入社会了。我不清楚我究竟会从事哪一方面的工作——但那不重要,只要那够我吃饭和给房租就可以了,即便是 Walker Evans 这样出生于富裕家庭的摄影师不也过过苦行僧似的生活嘛。嗯,我相信我可以的,毕竟我还有 Josef Koudelka 作为我的精神支柱。

至于 Walker Evans 提到的「反美国主义」,其实我也是有些同感的——我觉得我自己目前也有点「反中国主义」。不是说我讨厌中国,而是说我不喜欢中国现在这个环境下的一些「主流价值观」以及一些很让人心寒的事实。中国目前还只是个人均GDP仅为8000美元的发展中国家,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和积极的改变——因此我们必须指出并直视那些残酷的事实以及不足的方面,并且努力去改变它们。

 

摄影师都是照片收藏家

L.K.: You’re a collector; you collect postcards, and found objects. Is there any relation between your collecting and your work?

W.E.: A great deal. It’s almost the same thing. A collector becomes excessively conscious of a certain kind of object, falls in love with it, then pursues it. I notice that in my work for a certain time I’m interested in nothing but a certain kind of face or type of person. You start selecting people with the camera. It’s compulsive and you can hardly stop. I think all artists are collectors of images.

L.K.:你是一个收藏家——你收藏明信片,以及一些自然艺术品。那么你的收藏和你的作品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W.E:其实还是有挺多联系的,我感觉它们都差不多是同一件事。收藏家往往会对某种物件感兴趣,然后爱上它,然后再去追求它。从我的作品中我发现我有段时间对某种脸或者某种人特别感兴趣,然后你就开始用相机来选人了——这是一种自发性的行为。我认为所有摄影师都是照片收藏家。

Walker Evans 提到摄影师是照片收藏家——这一点我觉得非常有趣。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原来摄影师的确是照片收藏家——我们收藏自己想拍下的每一个画面,我们收藏自己拍到的每一张照片。关于这一点,我顺带想提出的一个建议是:不要删除你拍过的任何一张照片——哪怕那张照片拍得不好。那些拍的不好的照片往往是能够带给我们思考和启发的照片——这张照片哪里拍的不好?为什么拍的不好?是因为当时没有设置好参数?还是因为构图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那些干扰因素?还是因为这张照片的根本不符合你在进行的拍摄项目?无论如何,请把你拍过的每一张照片都收藏好(并认真地去从中吸取教训)。

实际上我还觉得 Walker Evans 是个非常擅长类比的人,他经常提出一些很有趣的类比(下面我还会提到他的其他类比)。

 

关于构图的直觉性

“I don’t think very much about it consciously, but I’m very aware of it unconsciously, instinctively. Deliberately discard it every once in a while not to be artistic. Composition is a schoolteacher’s word. Any artist composes. I prefer to compose originally, naturally rather than self-consciously. Form and composition both are terribly important. I can’t stand a bad design or a bad object in a room.” – Walker Evans

「我不会下意识的去想构图,但我依据自己的潜意识、直觉性地去注意构图。为了不那么艺术化,每隔一阵子我都会故意丢弃掉原有的构图方式。『构图』是一个老师用的词汇。每个摄影师都会构图。我更倾向于直觉性地、自然地构图而非下意识地构图。形式和构图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不能忍受一个房间里有一个非常糟糕的设计或者一个非常糟糕的物体。」- Walker Evans

对于 Walker Evans 提到的构图的直觉性这一点,我简直不能同意更多。如今网络上有很多所谓的摄影构图教程,什么「三分法」、什么「对称构图法」、什么「正方形构图法」在我看来全是扯淡——我承认,学习各种各样的构图方法并没有坏处,但我们更应该依据自己的直觉去构图(尤其是在拍照的时候)。我认为最好的构图学习方法是去看那些摄影大师的作品,并且在看的时候问自己:「为什么他在当时会这样构图?画面之外的环境可能是怎样的?这样构图给整个画面带来的影响是怎样的?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采取不同的构图方式吗?」我认为这种不断的分析以及潜移默化的积累会有助于摄影师形成对构图的直觉性反应,从而在拍摄时能够依据直觉迅速构图,而不是纠结使用什么「三分法」、「对称构图法」之类的不切实际构图法。

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一套构图方法——那就是你的「直觉构图法」。

 

关于摄影的超越性(transcendence)以及艺术家的直觉

Walker Evans 认为尽管照片是摄影师依靠自身直觉拍下的一个瞬间,但一张好的照片应该要能够超越被摄物本身。

L.K.: In literature or painting, the artist creates in a prolongation of time. Photography is an instant. Your photographs show the monumentality of an instant. What role does accident and what role does intention play? How do they come together? Or is that too mysterious a question to discuss?

W.E.: In the act of photographing? It’s all done instinctively, as far as I can see, not consciously. But after having made it instinctively, unless I fell that the product is a transcendence of the thing, of the moment in reality, then I haven’t done anything, and I throw it away. Take Atget, whose work I now know very well. (I didn’t know it at all for awhile.) In his work you do feel what some people call poetry. I do call it that also, but a better word for it, to me, is, well – when Atget does even a tree root, he transcends that thing. And by God somebody else does not. There are millions of photographs made all the time, and they don’t transcend anything and they’re not anything. In this sense photography’s a very difficult art and probably depends on a gift, and unconscious gift sometimes, an extreme talent.

L.K.:在文学或者绘画的领域中,艺术家创作出的作品往往具有时间的延续性,而摄影就只是一个瞬间。你的照片却能够展现出一个瞬间的宏伟。那么,在你的摄影中,意外(accident)和意图(intention)分别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它们是怎样结合到一起的?或者说这个谜一样的问题很难解释清楚?

W.E.:在摄影的过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直觉性的,至少在我看来,不是下意识的。但即便我靠直觉拍下了一张照片,如果我觉得那张照片没有超越被摄物、现实本身的东西存在,那么我认为那张照片是没有意义的,我会把那张照片丢掉。我以 Eugene Atget 为例吧,我现在非常了解他的作品(我过去有段时间不太了解)。在他的作品中,你会感受到人们常常说的「诗意」,并且我也是这么叫的。当 Eugene Atget 在拍一个树根的时候,他拍的不仅仅是树根——而是超越了树根本身。但很少人能够做到像他那样。一直以来照片的数量就在不断增加,但这些照片大多不能超越被摄物本身,因此这些照片没什么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说,摄影是一门非常难的艺术,并且很可能需要天赋,一种不自知的天赋,一种极致的才华。

在1974年的另一场采访中,Walker Evans 再次提到了艺术家的直觉和天赋问题。他认为一个伟大、出色的摄影师往往有着敏锐的直觉,并且摄影师本人甚至不会意识到他自己具有这种天赋和敏锐的直觉。尽管 Walker Evans 的这么一说颇有「精英主义」的感觉,但我还是挺赞同的。或许艺术的魅力就在于这种艺术家利用自身难以名状、难以察觉的直觉进行创作,从而创作出独特的、唯一的作品。艺术终究不是科学,我不认为世界上存在任何的课程、套路、技巧可以使任何人都一跃成为出色的艺术家。

关于摄影的超越性问题,也是我最近颇为感兴趣的问题——我发现很多出色的摄影师都能够画面本身去突出画面以外的东西,或者让一个瞬间成为一个「永恒的瞬间」,给观看者更丰富的联想、更深刻的思考,我想这大概就是 Walker Evans 所说的摄影的穿越性了吧。

我喜欢那些不朽的、永恒的照片。

 

关于摄影准则以及作为摄影师的底气

L.K.: Do you take many photographs to get one photograph?

W.E: Quite often. I’ll do anything to get one photograph. That’s another matter I would have to quarrel with a man like Stieglitz about. Stieglitz wouldn’t cut a quarter of an inch off a frame. I would cut any number of inches off my frames in order to get a better picture. Stieglitz once made a very revealing remark to me. He said, “I would have been one of the greatest painters ever born.” That gave me plenty of thought. I believe it revealed great insecurity on his part. And yet the same man, to his credit, stuck to pure photography and felt that the camera ought to be photographic and not painterly. He was a purist in that way. The real photographer who is an artist would never produce a romantic print now, as so many early nineteenth- and twentieth-century photographers did, using tricks of focus and retouching to disguise the photograph and push it in the direction of painterliness – which is ridiculous. Photography should have the courage to present itself as what it is, which is a graphic composition produced by a machine and an eye and then some chemicals and paper. Technically,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painting.

L.K.:你会为了得到一张照片而拍很多很多照片吗?

W.E.:经常。我会为了得到一张照片去做任何事情,这也是我常常会和像 Alfred Stieglitz 那样的摄影师争吵的一个问题。Stieglitz 不会裁图(哪怕只是一点点),而我则会为了得到一张更好的照片而大肆裁图。Stieglitz 曾经这么对我说过,他说:「我本可以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这句话给我带去了很多的思考,我认为他的这句话表现出他对自己摄影充满不安。但他又有另外一个准则,那便是他追求纯粹的摄影并且认为相机应该是用于创作摄影的工具而非绘画的工具。在那一方面,他是一个纯粹主义者。如今,一个真正的摄影师、艺术家是不会创作出像绘画那样的摄影作品的,更不会创作出像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很多摄影师追求的那种「画意摄影」风格——用各种暗房技巧来让照片变得像绘画一样——那真的很可笑欸。摄影应该要有勇气去展现它应有的样子,摄影本身就是通过机器和眼睛配合创造出来的一种视觉影像。从技术上来讲,摄影和绘画没有任何关系。

Walker Evans 会为了得到一张好的照片做任何事情,比如大肆裁图(这也是 Robert Frank 经常干的事情)。Walker Evans 认为摄影就应该是摄影,而不应该去模仿绘画,对此我也是超级同意的。那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这大概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在照片中滥用那些尝试去模仿绘画的滤镜;意味着承认摄影首先是取景于现实的记录,其次才是关于创作者的个人表达。作为摄影师,我们必须要有底气去承认照片本来就是很容易拍出来的东西——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人人都是摄影师的年代。但作为严肃的摄影师,我们要通过照片、摄影去做些什么,而不是只是拍了让自己爽(当然让自己爽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嗯。

 

关于摄影对现实的赞扬(以及他摄影的动机)

Yale: You talk about yourself rebelling against the Establishment and about the misfortunes of Depression times, but your photographs are not critical. I find them more of a glorification—glorification of the plain and simple reality.

W.E.: I’m pleased to hear you say that, because I didn’t like the label that I unconsciously earned of being a social protest artist. I never took it upon myself to change the world. And those contemporaries of mine who were going around falling for the idea that they were going to bring down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nd make a new world were just asses to me. I knew by then that nobody was going to do that. And that kind of history has repeated itself. People in the late ’60s, not long ago, had those same ideas, and there hasn’t been a single dent in the forces that they were going to bring down.

Yale:你谈到你对当时当权派的不满以及大萧条的不幸,但你的照片却不具有批判性。我发现你的照片更多的是一种赞颂——一种对单纯、朴素的现实的赞颂。

W.E.: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因为我不喜欢自己被冠上「社会反抗艺术家」这样的标签。我从来不指望自己能够改变世界,而当时我的很多同行却常常想着搞垮美国政府、建立一个新的世界,当时我就觉得那都是些狗屁,我那时就知道没有人能够做出成绩来。然后同样的事又在历史中重复着——60年代末,也就是不久之前,一些人也有着相似的想法,但他们最后还是什么成绩都没有做出来。

尽管 Walker Evans 拍摄的那些有关美国大萧条时期的照片的确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但 Walker Evans 却从不将自己视为社会运动人士——或许是他一心只想搞艺术创作?或许是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作品能够产生如此大的反响?但他之前明明说自己很反感当时的美国社会的啊,难道他就是个一心一意忠于自己内心、只为自己创作的真正的艺术家?但无论如何,无论他的创作意图、动机是怎样的,他终究还是对社会产生了影响——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名垂千古」的原因。Walker Evans 还谈到了他对 Lewis Hine 以及自身作为艺术家的定位的看法:

Yale: But certain photographs really do have political content, starting with, for example, Hine’s photographs of children working in the mills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W.E.: Well, Hine can be used more than I can for that purpose—and there’s a good reason. Hine did intend to arouse political action, or at least arouse an interest in child labor. I cared to have certain things read into my work, but I really don’t intend to have my ideas and my work and my vision used as political action.

Since you raised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I’m a politically-minded artist or not, the answer is no, I’m not. I never undertake direct political action. Every time I’ve had a political idea it has proved perfectly wrong. For example, when I heard Mr. Nixon’s speech—you remember the famous one that he made with his little dog—I was just convinced, “Well, that’s the end of Richard Nixon.” The next morning the country hailed him as a white knight.

Yale:但一些照片的确带有政治目的性,比如说 Lewis Hine 在20世纪初拍摄的有关儿童劳工的社会问题。

W.E.:好吧。Lewis Hine 远远比我更具有政治目的性,也更应得到「社会反抗艺术家」这个荣誉。Lewis Hine 拍摄童工问题的确是为了引发政治运动,或者至少是引发起当局对童工问题的重视。我很在意我的作品是如何被人们解读的,但我真的没有打算将我的作品用于政治运动。

既然你问到我究竟是不是一个具有政治倾向的艺术家,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不是。我从来都没有从事过任何直接的政治运动。每当我有一种政治想法的时候,最后都被完美地证实是错的。比如说,当我听到尼克松总统的演讲时(就是他提到他的那只小狗的演讲)——当时我就想:「好吧,尼克松总统的职业生涯要结束了。」但到了第二天早上,全国人民都一致将他尊称为「白色骑士」。

嗯。每个艺术家都有着自己的创作目的,我们不应该将一个标签强加在他人身上。我们在对艺术家的作品进行解读时不仅要考虑作品本身,更要考虑到艺术家的创作背景、创作目的,这样才可能真正地把作品理解透彻(至少是更接近创作者原来的想法)。

 

关于对新事物的尝试

Walker Evans 从1973年开始运用当时新推出的 Polaroid SX–70 小相机拍摄彩色照片——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认真地开始拍摄彩色吧。在那之前他一直觉得彩色摄影是唬人的、非正统的东西,但他最后还是接受了彩色摄影,并且给他生命最后的几年里带去很多乐趣。

是的。作为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我们必须要保持开放的心态——随时准备好去接受各种有趣的新鲜事物。在当时(70年代),彩色摄影对于很多人来说的确是很新鲜的事物。而对于 Walker Evans 来说,他这一辈子大多数时候都在使用笨重的 8×10 大画幅相机拍摄,想必他也觉得这种「即影即有」的小相机很有趣吧(笑)。

 

Walker Evans 给他学生的忠告

Yale: What do you tell your students?

W.E.: First of all, I tell them that art can’t be taught, but that it can be stimulated and a few barriers can be kicked down by a talented teacher, and an atmosphere can be created which is an opening into artistic action. But the thing itself is such a secret and so unapproachable. And you can’t put talent into anybody. I lean toward the enchantment, the visual power, of the esthetically rejected subject.I think you ought to say so right away and then try to do something else. And that’s what a university is for, what it should be — a place for stimulation and an exchange of ideas and a chance to give people the privilege of beginning to take some of the richness of general life that’s in everybody and has to be unlocked.

Yale:你都告诉你的学生些什么?

W.E.:首先,我告诉他们艺术是教不了的,但艺术可以被启发,并且如果你有一个有天赋的老师指导你的话,你的确会少一些障碍,而且一种氛围是可以被创造出来的——而这种氛围就是艺术创作的开始。但艺术本身就是一个秘密,一个难以靠近的秘密。而且你不能将自己的才能灌输给别人。我个人比较喜欢那些美学上常被拒绝的被摄物带来的魅力与视觉力量。我觉得你也应该这么想,然后马上去做别的事情。这就是大学应该起到的作用,大学应该是这样一个地方——给人们相互启发、交流,并且给予人们机会去发挥他们与生俱来的独特的才华。

Walker Evans 给予他学生的忠告也恰好印证了我在上文中提到的对艺术的看法——艺术的确是不能教的,但却可以启发。也许我们每个人生来都具有艺术细胞,而且是独特的艺术细胞——有些人可能对文字特别有感觉(我应该不是);有些人可能对音乐特别有感觉(我应该也不是);有些人可能对戏剧表演特别有感觉(我应该也不是)——无论如何,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只有一次,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寻找并发掘自己身上的无限潜能呢?

 

总结

“I do regard photography as an extremely difficult act. I believe the achievement of a work that is evocative, and mysterious, and at the same time realistic is a great one and rare one and perhaps sometimes almost an accident. It’s akin to hunting, photography is. In the same way that you’re using a machine and you’re actually shooting something, and you’re shooting to kill. You get the picture you want, that’s a kill, that’s a bullseye” – Walker Evans

「我的确认为摄影是一门非常难的艺术。我认为那些能够引起观看者共鸣的同时保持着神秘又带有现实主义的作品是好的作品,但这是非常难实现的,有时甚至是意外性的。摄影和打猎很像——两者都是通过运用机器来瞄准目标,从而击中猎物。在摄影中,如果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照片,那就相当于是击中了猎物,击中了靶心。」- Walker Evans

无论你承认与否,Walker Evans 在美国摄影史上的地位都是无可取代的——他启发了 Robert Frank、Diane Arbus、Lee Friedlander 等后来的无数摄影师。如果 Walker Evans 当初没有接触摄影而是继续钻研文学的话,我相信摄影史将会因为少了他这一位天才而或多或少地变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如果是那样的话,Robert Frank 还会成为后来大名鼎鼎的 Robert Frank 吗?美国摄影的发展又会变得怎样的不同?

共勉(笑)。

 

 

2017-09-21T14:36:37+00:00 2017/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