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丹麦摄影师 Jacob Aue Sobol 那里学到的那些事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Jacob Aue Sobol 大概是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的摄影师(尽管不是最喜欢的)。我很喜欢他那种高对比黑白、近距离拍摄人像(人体)、使用闪光灯的摄影风格。尽管有人或许会觉得他只是个模仿 Anders Petersen、森山大道的后起之秀(不过事实上他也的确从他们两个身上学到不少),但我依旧认为 Jacob Aue Sobol 是当代摄影师中有着强烈个人主观风格的一个。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分享自己从他身上学到的一些事。

 

我们的生活环境、人生经历很可能会影响我们看事物的方式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I grew up in a place where we didn’t have anything to struggle for. Everything was given to me, and maybe that’s what makes me look for something else.” – Jacob Aue Sobol

「我成长在一个不需要努力的环境里面。我已经拥有了一切。也许这使得我会去寻找另外的东西。」- Jacob Aue Sobol

Jacob Aue Sobol 是丹麦人,也就是目前世界上福利最好的国家之一,因此他应该是没有生存压力的,这使得他能够去追寻自己的理想(摄影)。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的作品并不注重于反映社会问题(尽管他的一些项目的创作背景与创作动机的确与社会问题相关),而是更注重表达个人情绪吧。相比之下,中国从来都是一个充满竞争的社会,这就使得我们从小就充满竞争意识——从小比学习成绩、比家境、比上什么大学、比谁赚的钱多等等等——以至于我们在摄影的时候也要比(比谁拍的更好、比谁获的奖多)。我不是一个喜欢竞争的人,而且我觉得摄影这种东西嘛,无论是作为纪实形式还是艺术形式,反正又不是体育比赛,为什么非要分个高低呢?

但我还是想要通过我的摄影作品反映社会问题。

 

天气、环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摄影风格的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I think in Scandinavia, specifically the Northern part, you have a lot of different light in the summer and just darkness in the winter. In the winter, I lived in Greenland. There were two months where you didn’t see the sun, so it’s different. When the weather is not broken up into seasons, it creates a different mood.” – Jacob Aue Sobol

「我觉得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尤其是在北部,夏天的时候会有各种不同的光线,而到了冬天就只是漫长的黑夜了。在冬天的时候,我曾经在格陵兰岛居住过,那时你会有两个月的时间完全看不见太阳,因此这是非常不同的。当天气随着季节变化的时候,它会创造出一种不同的感觉。」- Jacob Aue Sobol

Jacob Aue Sobol 说他现在只喜欢在冬天拍照(拍两个月的时间),然后剩下十个月基本都是用来整理照片、做画册做展览、拍摄其他的商业项目、准备来年的拍摄项目等等。他很喜欢冬天的阴冷,而不喜欢夏天的阳光——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的照片给人的感觉从来都是昏暗、阴冷的吧(事实上他大多时候都在很寒冷的地方拍照——格陵兰岛、西伯利亚、北美等等)。

摄影从来都是取景于现实(记录光线)的纪实、艺术形式——很明显,天气、光线从来都是影响因素。比如在中国,起码在广州,我们很少能够看到非常棒的阳光(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看到被雾霾稀释过的阳光),这也就使得在中国拍摄彩色照片很多时候都会有一种灰灰的感觉(因为光线不够犀利)。我不知道两个月看不见太阳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但从小生活在亚热带地区的我其实还是挺想去那些很寒冷的地方(比如中国东北甚至西伯利亚)居住一段时间看看是怎样一种感觉的。广东珠三角这边基本上一年起码有半年以上(四月到十月)的时间都是夏天,冬天的时候也不怎么冷。我从来没有去过比北京更北的地方,经历过的最低气温也只是零下几度(感觉也不是很冷)。我很讨厌夏天的广东这种「走路五分钟,流汗两小时」的感觉。我想去更寒冷的地方。

 

保持开放的心态(随时改变主意、接受新的想法)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Jacob Aue Sobol 在1999年的时候第一次去格陵兰岛(Greenland)。他最初的想法是去那里拍摄一些有关当地土著文化(因纽特文化)与现代文化(丹麦文化)之间的文化冲突的专题,当时他原计划只打算在那里待几个星期——但他后来爱上了当地的一个女孩 Sabine,因此他离开格陵兰之后又重新回到格陵兰并在那里又住了两年。也就是说,他原本计划拍摄的有关文化冲突的项目是偏向社会纪实性质的,而他后来却拍的是一个更偏向个人情感性质的项目(甚至直接以他女友的名字 “Sabine” 来命名这个项目)。

在我们计划一个拍摄项目的时候,我们或许会做很多的研究调查,但当我们实际操作、拍摄起来之后,可能便会发现更多之前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方面,或者是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不是自己当时计划的方面(而是别的方面)。去年我进行过一个有关拍摄广州黑人的项目(虽然后来夭折了),在最初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对这个社会问题很感兴趣(当时我觉得很有趣),但后来我逐渐发现我自己做这个项目可能更多的是出于「希望自己能够借这个项目出名」、「这个专题之前还没有人拍过」之类的外部原因——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项目。我不能强迫自己去做那些不是自己发自内心想去做的事——因为这不会带给我真正的快乐,也不可能会把这件事做好。

从去年年底开始,我开始了新的项目,大概就是拍摄珠三角地区的城市化以及其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虽然我目前还没有决定好这个项目究竟是该更偏向社会纪实性质还是个人表达性质还是争取两者均衡,但我已经准备好随时改变主意、接受新的想法。Whatever the fuck,我只想追随自己的直觉,做自己真正想做的项目。

 

不要强迫自己拍照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For half a year, I didn’t take any pictures, but when I picked up the camera again, it was on a morning when my girlfriend was dancing around and lifting up her dress. I took my first picture in half a year, because all of a sudden, there was a different reason for taking a picture. It was no longer to make dramatic images or to prove anything, it was because I wanted to photograph her, as I was in love with her. It was an emotion or a moment that I wanted to remember and keep with me. I started using the small pocket cameras instead, which was before I had the large Canon equipment. I started using them more as a diary.” – Jacob Aue Sobol

「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我完全没有拍照(这是指他在格陵兰岛的时候)。直到有一天早上我的女朋友开始在周围跳舞并且掀起她的裙子的时候,我才重新拿起了自己的相机。那是我那半年里拍的第一张照片,因为从那时起,拍照对于我来说又有了新的意义——拍照不再是为了拍到精彩无比的照片或是证明些什么,而是因为我想拍她,因为当时我正爱着她。那是一种我想永远都记得的感觉、瞬间。因此我开始用小相机记录这一切,那时我还没有大的佳能相机。我将这些照片作为一种日常的记录。」- Jacob Aue Sobol

在我还非常热衷于街头摄影的时候,我常常会强迫自己出去拍照——因为当时我想拍到精彩无比的「决定性瞬间」;我认为只有在街上待足够长的时间才有可能拍到足够精彩的照片;我想成为超强的街头摄影师;我想把其他的街头摄影师都比下去。

But fuck it. 这些都是骗自己的。

你需要至少一个理由去拍照。这个理由可以是你忽然很想拍照(直觉性的);可以是这是工作内容的一部分;可以是这是摄影项目的一部分;可以是你想通过这些照片说明些什么;可以是你纯粹想在工作之余放松自己。无论如何,你要有一个能从心底里说服自己的理由(否则你就是在欺骗自己)。

不要强迫自己拍照;不要强迫自己记录生活;不要强迫自己去做摄影项目;不要强迫自己去做任何事情(除非你做完那件事之后会庆幸自己这么做了)。

 

不断地尝试、试验(直到找到自己的风格)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At the time, the inspirations were many and varied, including Nan Goldin and Martin Parr – who was a completely different kind of photographer. I just want to say that I was 21 back then, and I was very open to trying different things. One week my pictures looked like this, the next week they were different. Later, when I finished school, I had to find myself, my own language, and that was a challenge.” – Jacob Aue Sobol

「在当时(指他在年轻的时候),我的灵感来源有很多并且经常变化,包括 Nan Goldin 和 Martin Parr——这个风格和我完全不一样的摄影师。我只能说在我21岁那时,那时我乐于尝试各种各样的风格。也许这个星期我的照片看起来是这样的,下个星期风格又会完全不一样。后来,当我毕业之后,我必须要找到自我、自己的风格,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 Jacob Aue Sobol

对于 Sobol 提到的「不断尝试」这点,我简直不能同意更多了(笑)。过去我也的确尝试过各种各样的风格,比如我尝试过网络上非常流行的城市风光摄影;尝试过像 Henri Cartier-Bresson 那样躲在远处「偷拍」;也尝试过使用闪光灯近距离抓拍(像 Bruce Gilden 那样);也尝试过拍多层次、多主体、复杂构图的画面。但我如今的风格则更多地是受 Josef Koudelka、Trent Parke、Jacob Aue Sobol、Lee Friedlander 以及其他一系列新地形摄影师的影响。目前我仍在努力形成自己的风格,我的风格也仍然在不断地变化(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拿捏),但我感觉自己已经离自己理想中的风格不远了(笑)。

 

关于拍摄方式的转变对作品结果的影响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Jacob Aue Sobol 在过去的十多年在全球各地(格陵兰岛、瓜地马拉、東京、泰国、俄罗斯、北京、丹麦、美国等地)都有做过项目,并且有不少仍在进行中。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他的作品风格在过去十多年里都没什么变化——都是高对比黑白的影像风格,都是近距离拍摄人像、人体,都是在人像作品中穿插一些街道、风景的照片等等。但实际上他近几年的拍摄方式与他十年前的拍摄方式是有很大不同的:在他拍摄 Sabine 的时候(1999年到2002年),他和她的家人一起居住并拍摄他们,这更多的是一种个人生活的记录(因为 Sobol 已经融入了他们的生活);他在瓜地马拉拍摄 The Gomez-Brito Family 的时候(2004年到2005年),他也在当地与他们生活了两个月,因此他也算是融入了他们的生活;他在拍摄 I, Tokyo 的时候(2006年到2008年),他则会到公园、街上去寻找一些有趣的人并与他们做朋友,然后再去拍摄他们,这也是一种相对个人视角的记录(因为 Sobol 是以朋友的身份拍摄他们的);而到了近几年,他的项目比如 Arrivals & Departures(2012年到2014年)、America(2014年到2016年)、Road of Bones(2016年到现在)则是通过关系去寻找拍摄对象,他甚至会通过 Facebook 去寻找拍摄对象——这就意味他现在已经不再以家人、恋人、朋友、熟人的身份去拍摄他的被摄主体。但是,这种拍摄方式的转变对他最终的作品结果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在我看来,影响并不显著。

但我认为这种拍摄方式的转变还是有一点影响的——Jacob Aue Sobol 过去更多地会在某一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然后一边拍照,而他现在则更多地是通过铁路旅行(比如 Arrivals & Departures)或者是公路旅行(比如 Road of Bones)去拍照——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的作品中有更多的风景照了吧,他很可能不再专注于拍摄人物本身,而是专注于拍摄人物与其居住环境之间的关系——这么说来倒是有种研究「环境是如何影响人」的感觉(而新地形摄影研究的是「人是如何影响环境的」)。

 

关于旅行的意义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I must be truthful and admit that I do it because I find traveling exciting. I’d never be able to spend my whole life in one neighborhood or one country. I’m inspired by people from other cultures. Meeting people from other cultures is a part of life, in my opinion. For example, I just completed a photo-project for which I took the trans-Siberian train from Moscow to Beijing. That was a project that I wanted to do ever since I was a teenager; and of course, discovering a land that you’ve never seen before is an adventure. But you are right – it certainly is possible to go on an adventure in your own country, in your own neighborhood, or in your own yard. And I do that, too – I go on adventures with my girlfriend and my mother.” – Jacob Aue Sobol

「我承认我之所以旅行是因为我觉得旅行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我想,我不会想一辈子都只生活在一个地区或是一个国家里。我从其他来自不同文明的人那里获得了很多灵感。在我看来,去认识来自其他文明的人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举个例子吧,我刚刚完成了一个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从莫斯科到北京的摄影项目。这是一个我从青少年时期就一直想做的项目;当然,去探索一片你从来没有见过的土地是一种奇遇。但你是对的——在你自己的国家、自己生活的地区乃至自己家的庭院里,你都可能走上一种奇遇,而且我也经常这么做——我会和我的女朋友、我的母亲走上奇遇。」

我一直都喜欢很旅行。过去我常常觉得只有出远门、出国才能叫旅行,但现在我觉得只要是去那些自己以前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就叫旅行。比如说,你可能从小生活在某个城市里,对自己家周围的几条街道都非常熟悉,但你可能没有到过自己家周围几公里范围内的很多地方,甚至完全没到过自己家几十公里外的地方。

现在我常常在珠三角地区旅行——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城市都还没有去过(很多都只是路过过),比如佛山、中山、珠海(这些都是珠江西岸的城市)都是我还没有真正踏足的地方。哪怕是在广州市内,我也依旧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白云区、花都区、增城区、从化区等等。

出门旅行,从自家门口开始吧(笑)。

 

总结

© Jacob Aue Sobol / Magnum Photos

我有一个朋友曾经去过 Jacob Aue Sobol 的 workshop,他说 Sobol 只喜欢他那种类型的照片,而他的学生拍出来的照片也大多是相似的风格(笑)。尽管我的确很喜欢 Sobol 的这种摄影风格,但我不会去模仿他。因为那不是我。

Jacob Aue Sobol 的官方个人网站:http://www.jacobauesobol.com/(需要翻墙才能看到他的作品喔。)

 

 

2017-06-27T19:06:12+00:00 2017/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