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再拍人了?

基督城,新西兰,2017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你为什么拍人?

人是很容易受群体(他人)影响的动物。在我刚开始玩摄影的时候,当时我就看着网络上那些人说,扫街应该要用定焦、扫街要拍有趣的人之类的话,而且我也看到他们这么做了,于是我也这么做了。But why? 我们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需要至少一个理由。

有些人拍人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人很有趣(我也觉得人是很有趣的动物);有些人拍人可能是因为他们看到别人也在拍人(想获得认同感);有些人拍人可能是因为他们想改变些什么(就像 Diane Arbus、W. Eugene Smith 所做的);有些人拍人可能是因为觉得在街上拍人(陌生人)很刺激很好玩(我曾经也这么觉得)等等。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由。

 

我为什么不再拍人了?

最近经常有朋友问我:「为什么你不再拍人了?」

大多数时候我的回答都是:「我找不到特定理由去拍人。」(“I don’t have any specific reason to shoot people.”)

那我过去为什么拍人呢?

我想那很可能是受 Eric Kim 影响吧。Eric Kim 是个很外向的人,而且我认为他在街上与拍摄对象互动的时候的确能够给他人带来快乐(我一直都很喜欢 Eric Kim 拍的那一系列很快乐的彩色街头人像作品)。但我终究不是 Eric Kim,我从来都不外向。我不能成为 Eric Kim,我只能成为我自己。

 

人不可貌相

你无法通过一个人的外貌来了解一个人。你只有通过长时间的深入交往才可能知道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而当我们在拍照时,我们拍下的东西永远都是表面的(即便他向你展现的是真实的自己)。实际上,照片中的人永远只存在照片中。对于不认识照片中的人的观看者而言,我们只能通过照片的内容、细节、构图去猜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这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是的,我也同样觉得人是非常有趣的动物。但从摄影的角度去看,人终究是相似的——我们都有相似的五官、体型,我们穿的衣服也都差不多。我们可以轻易地分辨出一张照片中的动物是人还是狗。

人不可貌相。但在照片中,我们只能从通过视觉观察去揣测。这对于被摄者而言,可能是不公平的。

相比人的外表,我认为人的内在更有趣,但这是照片很难反映出来的(我们只能猜测)。

 

那我为什么转向拍「风景」?

当然,我这里说的「风景」并非指我们去旅游时看的那种壮丽风景。维基百科对「风景」的定义是这样的:

风景是指可见的地表景色,包括地貌的特征、动物、植物、自然现象,如闪电、气候现象,以及人类的活动,如建筑物等。

是的。我对人类的所作所为(宏观上的)更感兴趣。比如人类是如何影响地球风景的;人类的工业化对环境的影响;人类的城市化进程对环境的影响等等。我常常想象在人类出现以前的地球是怎样的,一万年前的地球是怎样的,两千年前的地球是怎样的,两百年的地球是怎样的,但无论我怎么想象,也终究只是我的想象。

我们改变了地球,而且我们还会继续改变地球。这真的很有趣啊。

 

人是脆弱的、必有一死的

一张照片中往往只能呈现一个人、几个人或者几十个人。但一张照片也可以呈现一道广阔的风景;可以呈现一座曾经有几万人工作的工厂废墟;可以呈现一块养活了几千人的稻田。单个人是脆弱的,但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力量是巨大的。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但人类对环境的影响却是持久的——比如白色垃圾对环境的污染可以持续上千年。

人是必有一死的(mortal),但人类改变的风景却是相对不朽的(immortal)。

 

我想拍 immortal(不朽的)照片

我很喜欢 Koudelka 的作品(无论是他的 Exiles 还是后来的全景照片)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看他的作品时,你不会感受到时间的存在。你不会知道那些照片都是什么时候拍的。

这也是我希望在自己的作品中能够做到的一点。

在现代城市街头拍照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一切都是崭新的。街上有很多商业化的元素(比如广告),街上的人的穿着也都很现代——这些都是我不希望在自己的照片中出现的。

这也是我极力避免自己的照片中出现任何人的原因。

 

我不拍不代表我不喜欢

In the American West / © Richard Avedon

虽然现在我自己不再拍人了,但这不代表我不喜欢人了,也不代表我不喜欢人像摄影作品了。

我依旧很喜欢 Richard Avedon 拍的那些人像作品,他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美国西部人像作品系列(In the American West)依旧是我最喜欢的人像摄影作品集,而我也认为他的这些人像作品是不朽的。

我看别人的摄影作品时经常会这么说:「嗯。这很不错啊。我很喜欢。但我自己不会这么拍。」

是的。那真的很棒。但我不会那么拍。

因为那是你,不是我。

我只能成为我自己。

 

相信你的直觉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应该拍人。

这篇文章中的所有主张都只是我的个人想法,未必「正确」,也未必适合你。

共勉(笑)。

 

 

2017-05-26T23:33:16+00:00 2017/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