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新地形摄影?

最近的我对新地形摄影(New Topographics)非常感兴趣,因此也对新地形摄影作了一些基本的学习和研究,我将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一些自己在学习过程中的收获和心得。

 

什么是「新地形摄影」(New Topographics)?

©️ Robert Adams

「新地形摄影」这个名字源自于英文中的 “New Topographics”。“Topographics” 的意思是「地形学的」,所以 “New Topographics” 字面上的意思是「新地形学的」。按照一般思维去想的话,既然有「新的」必然就有「旧的」,但实际上并没有「旧地形摄影」这回事(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想当然」)。

实际上,“New Topographics” 是由策展人 William Jenkins 在1975年举行的一次摄影展提出的词汇,用于概括那次摄影展中所有摄影师展出的作品风格。那次展览的全名是 “New Topographics: Photographs of a Man-Altered Landscape”,翻译成中文大概是「新地形摄影:人为改变的风景」。那次摄影展中展出的摄影师包括 Robert Adams, Lewis Baltz, Joe Deal, Frank Gohlke, Nicholas Nixon, John Schott, Stephen Shore, Henry Wessel Jr 和 The Bechers (Bernd and Hilla Becher)。在这十位摄影师中,除了 The Bechers (Bernd and Hilla Becher) 是来自德国的摄影师夫妇之外,其余八位都是年轻的美国摄影师。

 

新地形摄影的「前世今生」

 

新客观主义的诞生

一般我们可以认为新地形摄影风格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诞生于德国的「新客观主义」(New Objectivity)。当时那些激进的德国艺术家们为了对抗当时盛行的表现主义(Expressionism)便提出了新客观主义。表现主义是指艺术家为了表现自己内心情感进行艺术创作的风格,而新客观主义则注重强调从抽象、情绪化、理想化的表现主义回归到更加写实、客观的风格。最初的新客观主义更多地是作用于文学、绘画和建筑的创作风格,

 

新客观主义摄影(New Objectivity Photography)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时盛行的摄影风格是画意摄影(Pictorialism),也就是通过摄影去模仿绘画的风格(比如模仿当时的印象派、表现主义什么的)。直到20世纪20年代新客观主义出现后,摄影的主流才逐渐回归到强调写实、客观的风格,开始追求「高清晰度」、「焦点锐利」的摄影风格。

 

Ansel Adams 和他的 Group f/64(f/64 小组)

Ansel Adams 是一名以拍摄美国自然风光著称的摄影师,他大概也是二十世纪最著名的风光摄影师之一了吧(或许没有「之一」)。在20世纪30年代,他一手创立了著名的摄影团体 Group f/64。f/64 是当时大画幅相机的最小光圈值(因此也能拍出最大的景深),Group f/64 提倡用大画幅相机的最小光圈来拍摄出尽可能清晰、细致、精确的照片,意在表现 “pure photography”(「纯粹的摄影」),也就是尽可能还原眼前景象的摄影(而非模仿绘画)。

Ansel Adams 无疑是 Group f/64 中最著名的摄影师——他当时拍摄的美国西部自然风光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即使在今天看来这些作品也依旧是壮丽得震撼人心的:

©️ Ansel Adams

©️ Ansel Adams

 

「姗姗来迟」的新地形摄影

讲了这么多枯燥的历史之后,我们终于要讲到新地形摄影本身了。新地形摄影之所以是「新地形摄影」,不仅仅是因为这种「地形」是「新的」,更多地是因为摄影师的关注点从「自然风光」转移到「人造风景」上。实际上,新地形摄影中拍摄的这些「新地形」并不算新——比如地区性住宅、汽车旅馆、废弃工厂、烟囱等等(这些在过去早都有了),只不过这些东西在过去很少有摄影师拍摄罢了。过去(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摄影师拍摄的风光照更多是像 Ansel Adams 那样的自然风光,而在二战期间及战后的那段时间流行的更多是以报道摄影、战争摄影为主的纪实摄影。也许在今天看来我们可能并不觉得这些新地形摄影的作品有多么地厉害,但在当时这可是首创的(也是摄影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之一)。

 

新地形摄影的特点

对于新地形摄影的定义和特点,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无论是那些策展人、摄影评论家还是那些新地形摄影师们,他们各自都有着各自的见解。接下来我就简单介绍一下我个人认为的新地形摄影有哪些主要特点吧。

 

客观性(Objectivity)

客观性也许是摄影与生俱来的最突出的特点了吧——毕竟无论我们想「创作」些什么,都必须在现实中取景。但在新地形摄影中,这种「客观性」更多地是指摄影师在照片中不融入个人的情感,也就是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观点和视角从照片中抽离出来。因此这些新地形摄影的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这些照片会给人一种非常「冰冷」、「冷漠」、「疏离」的感觉。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这种摄影风格的原因。Ansel Adams、Edward Weston 拍摄的美国西部风光固然壮丽,壮丽到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对大自然的热爱与赞美。而在这些新地形摄影师拍摄的「人造风景」中,我们看到的都是些毫无感情的人造景观。

至于新地形摄影是否真的具有这种「客观性」这点,即便是拍摄这些人造景观的新地形摄影师之间也有着不同的看法。Robert Adams 就认为照片中必然会有着摄影师的个人情感在里面,他认为一张好的风景照应该要能够体现个人经历并且包含一定的隐喻;而 Nicholas Nixon 则认为世界远比他个人对世界的认知更有趣,因此他将自己从照片中抽离出来,从「第三方」的视角去拍摄那些风景。

“New Topographics: Photographs of a Man-Altered Landscape” 这场展览的策展人 William Jenkins 认为这些新地形摄影师们在极力避免自身的观点、情感带到照片中,他认为摄影师们的这种「力求客观」的精神是这次展览的核心所在,但参展的新地形摄影师们却大多不这么认为。无论如何,我个人不否认照片或多或少都会带点摄影师的个人印记在里面,但我依旧认为新地形摄影是「客观性」极强的摄影风格(哪怕这种「力求客观」的精神本身就是一种主观态度)。

 

系统性(Systematicness)

系统性是新地形摄影的另一个重要特点。这个「系统性」有很多层含义。我们可以说新地形摄影本身就是一个系统,一个由所有这些新地形摄影作品构成的完整的系统,我们应该将他们的作品放到一起去评价(而不是孤立地看待);我们也可以说每个新地形摄影师自己的作品构成一个系统——比如 The Bechers 拍摄的那一系列工业建筑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系统;我们可以说这些新地形摄影师的创作方式具有系统性,比如他们大多都用大画幅相机拍摄,拍摄内容都是人造景观;我们甚至可以说他们拍摄的这些「新地形」、人造景观本身就是一个系统——一个不断「建造——摧毁——建造」的系统。在永恒的大自然面前,人造景观都是脆弱的、多变的、易过时的,而只有摄影能够记录这些景观曾经存在过(我知道我又跑题了)。

 

连续性(Seriality)

在过去我常常说到摄影作品中的 flow、storytelling 的问题,这些都涉及到照片的编排(sequencing)的问题。就像我们看电影一样,一部精彩电影的情节通常都是跌宕起伏的——摄影也是一样的,因此在过去我常常会强调要注意照片与照片之间的过渡、呼应、先后次序的问题。在一部优秀的摄影集中(比如我最喜欢的 Josef Koudelka 的 Exiles),固然有很多很精彩的单张照片,但也会有很多虽然单看起来不太出众但能够很好地起到衔接作用的照片。

在新地形摄影中,「连续性」指的不是照片之间的过渡、衔接的问题,而是指照片之间的地位是否「平等」,也就是指一组作品中不应该有太过出众、太过「抢风头」的作品,一组作品中的所有照片看起来都要是平等的、不分次序的(尽管排序仍然是需要的),这也是为什么新地形摄影作品看起来都那么「高冷」的原因吧。

©️ Robert Adams

©️ Robert Adams

©️ Robert Adams

©️ Robert Adams

©️ Robert Adams

这种「连续性」在新地形摄影作品中的运用是无处不在的。比方说在 Robert Adams 的 The New West 中(上面的几张图都是),我们可以看到 Robert Adams 对美国西部生态环境的一系列探索,而这些生态环境都是受到人造景观影响的——当我在看这些作品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去想在人类改造这些地方之前这些地方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可以看到 Robert Adams 对光线的运用是非常讲究的,几乎每一幅作品的光线、影调都是「一样的」——这能够避免某一张照片过分突出,也能够将观看者的注意力放在照片中的主体(人造景观)上,进而促使观看者去理解这一系列作品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是整体性的)。再比如说类型学摄影(typology)创始人 Bernd and Hilla Bechers (The Bechers) 在其作品中经常运用到的「分格展示法」(如下图所示)也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将一系列作品并排展示,从而达到削弱单张照片作用的目的。

©️ Bernd and Hilla Becher

©️ Bernd and Hilla Becher

 

个人对新地形摄影的一些认识与心得

(中途插一段写作感想: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学院派」的摄影师——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我写的这些文章会很「学术」,虽然我在学习这些东西的时候的确会去看很多很难懂的学术论文(感谢万能的Google),虽然其实我并不是很在意这些风格的定义还有那些晦涩难懂的名词的定义——毕竟现在已经不会有人说自己是「新地形摄影师」之类的话了。但我觉得这些学习的过程还是必要的,而且是有利于自我提升的。我写文章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督促自己、激励自己去不断学习,文章本身更多地只是是学习积累的副产品罢了。)

 

标签不重要

在知道「新地形摄影」这个词之前,我一直将这种拍摄「人造风景」的风格称为 “urban landscape”(从 Eric Kim 那里学来的)。无论如何,尽管我很喜欢这种风格,也希望在将来能够去尝试这种风格,但我还是不会称自己是「新地形摄影师」之类的。为什么?因为我觉得「新地形摄影」更多地是一种现象而非风格吧(就像「新地形摄影」这个名字本身源于一次展览一样)。从广义的角度去讲的话,现在流行的「爬楼摄影」也算是「新地形摄影」,但我还是更倾向于将这个词丢回历史当中——毕竟,在如今这个摄影的盛世中,已经没有词汇能够充分形容当今如此多元、深刻、复杂的摄影风格了。

 

器材的重要性

通过对这些「新地形摄影师」的研究,我愈加发觉器材在摄影创作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尽管这些「新地形摄影师」中并不是个个都用大画幅拍摄的,比如 Henry Wessel Jr 用的就是35mm底片相机拍摄,但我终究还是认为他的那种「快照」风格更像是街头摄影而非新地形摄影。无论如何,大画幅相机拍出来的照片终究还是和一般小底片相机拍出来的不一样的——不仅仅是因为大画幅相机拍摄的照片具有更高的解析度和更丰富的细节,大画幅在透视和降低畸变这方面也有着一般相机无法比拟的优势。我甚至觉得用小底片相机拍摄的照片视角更像是第一人称的角度(也就是我们人眼日常看东西的视角),而大画幅相机拍摄则像是从第三方的角度去观察,这种视角就像是「上帝视角」一样(反正就是跟我们平常人眼看到的不太一样啦)。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这些新地形摄影作品看起来都那么地「高冷」、「客观」的原因吧。

 

对社会发展、历史进程的记录

©️ Timothy O’Sullivan

尽管「新地形摄影」这个词或者这种摄影风格在20世纪70年代才被提出来,但实际上在此前的一个世纪前(19世纪70年代)就有摄影师拍过类似的题材了(尽管不是那么的典型),不过无论是何种类型的摄影,摄影本身就是一个极佳的记录形式了吧(哪怕这种记录只是视觉上的)。透过那些19世纪的摄影师们的镜头(比如 Edouard Baldus、Timothy O’Sullivan、William Henry Jackson),我们既可以看到那个年代存在如今依旧存在的风景,也可以看到仅属于那个年代的风景(无论是自然还是人造的)。也许,作为艺术形式的摄影在随着不断发展、演变,但作为纪实形式(记录历史)的摄影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将来,都会是社会发展、人类历史的重要见证吧。

 

永无止境的学习

除了新地形摄影之外,最近我还对 Deadpan Photography 挺感兴趣的。Deadpan Photography 也是一种很「高冷」的摄影风格,比如像 Alec Soth 的作品也能够归入这种风格。我还对拍摄(废弃)工业建筑、后工业时代之类的东西很感兴趣(无论是 The Bechers 拍摄的废弃工业建筑还是 Koudelka 拍摄的废弃工业区的风格我都很喜欢)。

以上这些大概只是目前我对「新地形摄影」的粗浅认识吧(越是学习越是发觉自己的无知)。每当我在阅读那些国外的有关摄影的比较「严肃」的文章的时候,我总是很敬佩他们为什么能够将「看上去就那么回事」的东西讲得那么深入、分析得那么透彻。每当我在阅读那些文章的时候总是会有很多感触,然后我就会在 Evernote 上做笔记(记录知识、心得和感触),然后经过整理再写成文章,但我总是发现自己不能够很好地将这些笔记运用到自己的写作中。或许是因为我的学识还不够?因为每当我想将一个点写得更深入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好像缺乏相应的知识(我总不能胡编乱造瞎扯啊)。还有一个原因或许就是因为我的英文翻译水平和中文写作水平不够好吧——经常不知道怎样将一个能够用英文讲清楚的东西用中文讲清楚(感觉在严谨的写作这方面英文好像是比中文有优势),有一些很微妙的感觉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抓狂)。希望以后能够在这些方面有点长进吧。

 

 

2017-04-10T23:11:02+00:00 2017/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