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 HK 2017 观后感 + 与马格南的第三次近距离接触

这篇文章分为两大部分,前面是 Art Basel HK 2017 观后感,后面是参加 Matt Stuart 的讲座感想(实际上该讲座的主题是 The Future Of The Photography Market)。

 

上星期五(3月24号)的时候去了 Art Basel 今年在香港举行的展会。Art Basel 应该可以说是世界一级的艺术博览会了吧,现在每年都会在巴塞尔、迈阿密、香港这三个地方举行。今年在香港举行的这次展会已经是香港的第五届了,不过我也是从去年开始才知道 Art Basel 这回事(因为那时有一个朋友去看了)。虽然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对艺术也没有过多的了解,但其实我对艺术还是充满敬畏与好奇心的,因此我还是兴高采烈、屁颠屁颠、一个人去了。(现场排队买票排了一个多钟。。)

 

Art Basel HK 2017 观后感

「什么是艺术?艺术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为什么需要艺术?那些我们看不懂的艺术究竟在说些什么?为什么那些我们看不懂的艺术作品可以卖到天价?」过去我也常常被这样的问题困扰着,但通过这次观展,我似乎开始找到一丝丝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的头绪。在我看来,Art Basel 中的参展作品大多属于「当代艺术」的范畴。我不清楚「当代艺术」的准确定义,我只是根据「当代摄影」的定义去推出「当代艺术」的定义。简单来说,我认为「当代艺术」就是那些前卫的、具有先锋性的艺术作品(比如如今大众看不懂的作品大多都属于当代艺术吧)。一开始我的观展目的更多的是希望能够从艺术领域中汲取一些灵感来帮助我摄影的进步,但在观展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对当代艺术其实还是非常感兴趣的。在眼花缭乱、琳琅满目的艺术作品中,我比较感兴趣的通常是一些装置艺术(Installation)、混合媒体艺术(Mixed Media Art)之类的东西(当然还有摄影啊)。接下来我就分享一些个人感想吧。

 

艺术创作方式、手段、工具的多样化

我觉得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区别便是他们的创作手段,比如说传统艺术的创作手段通常是比较单一的——比如绘画、舞蹈、书法、戏剧、雕塑等等。尽管当代艺术中也有不少单一创作手段的作品,但如果创作手段比较单一的话他们通常都会在内容上创新(比如毕加索的「立体主义」)。在这次 Art Basel 的展览中,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原来艺术创作的手段、工具可以如此多样——比如利用各种多媒体、数字媒体、声光电、现代科技等等;各种艺术形式的结合;光是绘画用的画布就分为很多种。总而言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这大概就是当代艺术的魅力所在吧。

 

艺术展览的意义

对于多数摄影师来说,我们大多是通过电脑(或手机)屏幕来浏览照片的。当然,这也是摄影的优势——我们不需要跑到大老远的北上广甚至国外的艺术博物馆去观看摄影展览,现在我们只需要上网就能看到很多摄影师的作品。但对于一些装置艺术、混合媒体艺术来说,这一切就不那么简单了——光是在网上观看这些装置的照片是不会感受到其中的奥妙的。即使是对于摄影、绘画、音乐、戏剧这些艺术形式来说,现场观看展览、音乐剧、戏剧的感受显然是网上观看无法比拟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吧:你更希望观看现场的演唱会还是在网上看演唱会的视频?

 

观看展览的局限性

即便现场看展的确有着非同凡响的体验,但我认为展览的规模与布局对于观看体验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像 Art Basel 这样的大规模的艺术博览会固然可以让人们畅游在五彩斑斓的艺术世界中,但人们不会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观赏、理解每一件作品。像我是在3月24号那天去的,因为没能够提前在网上订到票,所以在现场排队排了一个多小时才进到展馆里面,用了五个小时才匆匆地把展览中的大部分作品过了一遍(大多都没有太认真看),然后就累晕了。如果明年有时间的话我应该会买三天的通票。像这样的短期大规模展览还有一个问题便是人多(可能是因为香港是个国际大都市吧),也不好意思在一件作品面前看太久(怕挡到别人),观看体验非常受他人影响。嗯,所以我认为就观看体验而言,小型、长期的展览会更加好。

 

当代艺术的商业性及其带来的问题

Art Basel 其实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展览,实际上它是一个商业性的艺术博览会,这就意味着其实 Art Basel 的参展画廊和艺术家的参展动机更多的是希望有人对他们展出的艺术作品感兴趣(进而产生交易行为),而非单纯地进行「公益性」的艺术展览。这么一来很可能会带来这样的问题:艺术家们为了获得潜在客户的青睐(或者大众的追捧)而去创作一些单纯吸引人眼球的作品,而非真正地基于内心动机、想象力、个人思考的角度去创作。当然,这并不是只有 Art Basel 的参展艺术家才会出现的问题,我认为几乎所有当代艺术家都或多或少会受到商业利益的诱惑——毕竟,艺术家也是人嘛,也要吃饭嘛,谁不希望多赚点钱呢?

 

艺术创作过程中的一切(器材、媒介、工具、表现方式)皆有意义

过去我深受 Eric Kim 的影响,一直「信奉」 “Buy Books Not Gear”、“One Camera One Lens” 之类的「教条」,也就是认为「器材不重要、重要的是照片本身」。但我已经摒弃这种教条了,现在我认为器材是重要的。如果有条件的话,我想丢掉我的 Ricoh GR,去买一部尽可能高画质的相机(比如说中画幅数码、8×10底片之类)的。当然,我现在有这种想法固然是因为我有这样的需求,如果你平时是喜好街头摄影的话你自然是不需要一部大画幅相机的(毕竟非常不方便)。我想说的是,在艺术创作过程中,创作者所使用的媒介、工具、表现方式等等这一切都是重要的。比如我最近开始对艺术摄影(Fine Art Photography)、新地形摄影(New Topographics)之类的摄影风格很感兴趣,Andreas Gursky 的那幅著名的卖出天价的 “Rhine II”(「莱茵河二号」)正是因为使用了大画幅相机拍摄才能展现出那么丰富的细节,在展览的时候把照片边长放到两米也能够保证足够的细节。如果他是使用 Ricoh GR 拍摄的话,我相信他的作品就不会有这么震撼、更不会卖到天价。

 

当代艺术是真正的艺术

正如我认为对于摄影来说如今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一样(因为人人都能摄影),我认为对于艺术来说如今也是最好的时代。过去我们常常觉得只有像绘画、雕塑、书法、音乐、戏剧、舞蹈这些艺术形式才叫艺术,而如今的当代艺术是十分多元的——只要你有足够的想法和足够的干劲,你就可以参与到当代艺术的创作中——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总的来说,我认为当代艺术就是把玩的艺术,当代艺术是真正开放、多元、充满活力的艺术。

 

“All children are artists. The problem is how to remain an artist once he grows up.” – Pablo Picasso

 

 

 

与马格南的第三次近距离接触

实际上,相比起前两次「与马格南的近距离接触」,这次「接触」并不算「近距离」了。毕竟这次的讲座中只有 Matt Stuart 这一个马格南摄影师,而且他还是在去年才成为 Nominee 的。这次在香港艺术中心(Hong Kong Arts Centre)举办的讲座实际上是马格南70周年在香港举行的一个活动(还有其他更多的活动可以点击这里),这次讲座的主题是 “The Future Of Photography Market”,也就是「摄影市场的未来」。

除了 Matt Stuart 之外,场上的另外几位嘉宾我都不认识(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吧)。我只知道其中一位是香港艺术中心的主任,还有一位是这次香港摄影书展(HK Photobook Fair)的创办人。讲座一开始是由 Matt Stuart 进行发言的,大概讲了下面这些东西吧。

 

时间就是一切(Time is the Key)

童年时期的 Matt Stuart 其实是一个小号手(Trumpeter),而且还取到过不少成绩。直到12岁的时候他开始接触滑板(Skateboarding),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获得了滑板公司的赞助。直到后来他爸(他爸是个业余摄影师)给他介绍了 Henri Cartier-Bresson 和 Robert Frank 的摄影集之后,他才开始沉迷摄影。

尽管 Matt Stuart 主要以他拍摄的彩色的伦敦街头著称,但实际上他在1997年到2002年这段时间里主要都拍的是黑白。对于 Matt Stuart 来说,生涯真正的转折点在于当年参加了 Leonard Freed 的 workshop 之后。他提到,是 Leonard Freed 教会他怎样去看一张照片——从整个画面的构图去分析一张照片,而非将注意力单纯放在一个主体上。他还提到他当年是怎样拍到第一张自己真正满意的照片的,就是下面这张著名的照片:

©️ Matt Stuart / Magnum Photos

接下来 Matt Stuart 还分享到自己去年给马格南提交的一整套作品(一共50张),并且对自己为什么这样排列作品作出了一些解释。尽管 Matt Stuart 并不是一个 project-based 的摄影师,他以拍摄单张照片为主,但他在向马格南提交的作品中还是对作品的排序有所考虑。值得一提的是,Matt Stuart 在2001年的时候就已经和 Trent Parke 成为好友了(当时他们同在 In-Public 这个街头摄影团体里面),但 Trent Parke 在2002年的时候就已经加入马格南并且在2007年的时候就已经成为正式成员(Full-member)了。所以我很好奇 Matt Stuart 过去是不是也申请过加入马格南,于是我就问了他:「你申请加入马格南一共申请了几次?」

答案却出乎我的意料。Matt Stuart 说他这是第一次申请加入马格南,也就是一次就成功地成为了马格南的 Nominee。说实话我还是很好奇马格南接收他的原因,毕竟像他这样的街头摄影风格如今在世界各地已经非常普遍、流行了——如果是其他同样优秀甚至更加优秀的街头摄影师去申请的话结果又会如何呢?不过,目前我认为马格南接收他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他是这类「现代街头摄影」的创始人。Anyways, he’s the original.

Matt Stuart 在讲座中几次提到,无论是他当年吹小号还是玩滑板,还是他现在的摄影,他始终认为 “Time is the key”(「时间就是一切」)。你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达到一定的成就——二十年时间换来的五十张照片,最终让 Matt Stuart 成为了马格南这个世界顶尖摄影组织的一员。

“We ain’t gotta rush. Just take it slow.”

对了,按照惯例,我每逢见到一个马格南摄影师都会问他对 Bruce Gilden 的看法——Matt Stuart 说他很喜欢 Bruce Gilden,而且他们四月份将在深圳一起搞一个 workshop。

 

「摄影市场的未来」

Matt Stuart 的发言结束之后,便是各位嘉宾对摄影市场的激烈讨论(主要是从大众以及收藏家的角度去分析当代的艺术品市场与摄影收藏市场)。其实也不算激烈,只不过是各抒己见罢了。下面我就简要分享下一些要点吧。

 

马格南不定期的「促销活动」

在这里我说的是马格南的100美金一张 print 的活动。我在 Art Basel 中看到 Henri Cartier-Bresson 的一些作品都卖到了四五十万(见上图)。Matt Stuart 提到马格南近几年时常推出的100美金一张 print 的「限时促销」活动实际上非常划算——毕竟,你可以用100美金就买到一张 Robert Capa 的作品,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振奋人心的呢?

 

「亲民」的摄影

在所有艺术品中,对于大众来说,摄影大概是最「亲民」、最容易让大众理解的艺术。对于普罗大众来说,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莫奈、毕加索的画好在哪里,但如果是摄影作品的话,即使他们并不懂摄影,他们大都可以看懂照片中的画面,毕竟——摄影在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同时,也是对现实的一种记录(无论这种记录是写实的还是抽象的)。而假如一张照片是关于一个地方、一种文化的,那么那个地方或者热爱那种文化的人就很可能对其产生兴趣,比如说香港人更可能购买一张关于香港的摄影作品。是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摄影无疑是最容易得到人们青睐的艺术品,所以摄影作为艺术收藏品的市场其实并不小。

 

购买摄影画册的意义

如今我购买的摄影画册已经有十多本了(花了至少有四五千了吧)。当然我并不是什么画册都买,我只买自己真正喜欢、而且觉得自己会不断重复观看、不断从中汲取灵感的摄影集。花重金购买画册会让你更加严肃地将摄影作为艺术来看待,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激励(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像这些大师一样出画册)。不仅如此,画册还可以成为摄影师之间交流的连接媒介——正如我们时常讨论一部热门电影一样,我们可以向彼此分享自己最近在看哪些摄影师的作品、哪些值得推荐以及观看画册的心得,我们甚至将摄影集带出来一同观看,看看我们是否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心得。画册不仅可以是个人创作灵感的来源,也可以是摄影师之间相互交流的连接媒介。

 

学会克制(买买买的欲望)

尽管我刚刚提到购买画册的好处有很多,但我觉得不得不提的一点是「一入买坑深似海」。我的意思并不是指画册很多假货之类的,而是指画册收藏和其他收藏爱好一样,是很容易让人中毒的。一旦买了第一本之后,你就会忍不住买第二本,然后第三本、第四本(就像我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如今艺术收藏品的价格普遍虚高也一样有许多买家——很多人是根本收不住手的。冲动是魔鬼,还是要理性消费啊啊啊。

 

摄影作品在艺术收藏市场中的价格相对较低

前面提到人们在选择艺术品收藏时很可能会更倾向于选择摄影作品的原因是因为摄影更「接地气」,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摄影作品在艺术收藏始终的价格相对较低(相比起绘画、雕塑什么的),这大概是因为摄影师的学习以及创作成本相对较低吧,而且摄影具有较高的「可复制性」,因此人们可能会觉得摄影作品的价格不值那么高(毕竟现在是全民摄影的时代),所以也就不会玩命地往上炒。

 

艺术市场中的「泡沫」

讲座中的嘉宾普遍一致认为当今艺术市场中存在「泡沫」,也就是出现艺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看来这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很像嘛)。这大概是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将购买艺术品作为一种投资手段,尤其是像 Art Basel 这种商业性艺术博览会的大热更是使得当代艺术品的价格「更上一层楼」。话说不仅是那些单件的巨幅艺术品会升值,其实摄影画册也会升值。虽然我不把购买画册作为投资手段,但实际上优质画册的价格永远只升不降。无论如何,我不鼓励任何人将购买艺术品视为投资手段,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会买自己不喜欢的画册(哪怕那些画册具有非常明显的升值潜力)。请不要为了私己之利搞坏整个艺术品市场。

 

购买艺术作品是对艺术家的支持

刚刚提到,将购买艺术品作为投资手段的人与其说是为了艺术,不如说是为了钱(所以不要为了钱去购买艺术品)。尽管如此,艺术家们也是要生存的,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多去购买艺术作品,这种购买的动机应该是出于热爱该件艺术作品本身。摄影也一样,当你在购买一本摄影集或者购买一张 print 的时候,你不仅满足了自己买买买的欲望或者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欲望,对于摄影师本身来说也是一种支持。所以,如果经济条件允许的话,为什么不去买几本自己喜欢的摄影画册呢?

 

总结

尽管我个人对「摄影市场」这个话题并不太感兴趣,毕竟作为一个穷学生我并没有那么多钱去买那些动辄几万几十万的艺术品啊啊啊。房子都没买就买艺术品买回来也不知道丢哪里啊,看来买房子才是首要任务(误)。但无论如何还是很感谢马格南在香港举办这么多的讲座活动,让我们这些没钱去参加 workshop 的穷孩子们有所收获。马格南今年还会在香港举办一系列的讲座活动,详情可以点击这里喔(网站中的信息会不定期更新)

 

 

2017-03-30T14:35:25+00:00 2017/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