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构图观

我承认,我以前常常说自己不在乎构图什么的。

但那是不可能的。其实我当时想说的意思是:我不在乎那些三分法、黄金比例法之类的构图法则。

我很在乎构图。我承认自己在构图方面有着超乎常人的「强迫症」——我常常会把照片放大到100%来看照片中是否出现了某些我不想让它出现在画面中的东西,比如说一些很难看的、只会破坏画面气氛的广告;我也常常会过分仔细地观察照片边缘是否会「误入」一些我不想让它出现的东西,比如某个与画面无关的路人;即使是我在外面拍照的时候,我也常常会盯着画面的四条边缘、四个角落来看,生怕拍到多余的东西——我对构图有着如此过分的「追求」,我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摄影,而应该转行去画画——毕竟,在绘画中,你可以掌控画面中的一切;而在摄影中,你可以掌控的东西是如此之少,拍到的照片很少能够如愿。

俗话说得好:「绘画是加法,摄影是减法。」
 

什么是构图?

尽管我不打算在本文中长篇论述构图的定义、构图的法则之类的东西,但「构图」作为一个在绘画、摄影、平面设计等视觉艺术的领域的常用词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它的定义的,下面是「构图」在维基百科中的定义:

「构图是在视觉艺术中常用的技巧和术语。特别是绘画、平面设计与摄影中经常用到构图这个字。一个好的构图,可以将平凡的东西变得无与伦比,突出主题;相反,一个不好的构图,则会将一个有魅力的主角变得俗不可耐,降为闲角。
构图可说是安排与组合的经验手法。将对比的东西分为主体与客体,或是前景与背景。将协调的物体用三角轴或是斜线来排列,将光与影变成有情感的组合,这些都是构图的手法。在超现实主义画派的构图当中,以不同的透视点来安排物体,是典型的构图风格。」

和「摄影」这样的舶来品一样,「构图」毕竟是一个外来词汇(古汉语中大概是没有这个词的吧),因此我们也有必要了解一下「构图」对应的英文单词 “compostion” 的定义:

“In the visual arts, composition is the placement or arrangement of visual elements or ingredients in a work of art, as distinct from the subject. It can also be thought of as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elements of art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s of art.

The composition of a picture is different from its subject, which what is shown, whether a moment from a story, a person or a place. Many subjects, for example Saint George and the Dragon, are often shown in art, but using a great range of compositions, even though the two figures are typically the only ones shown.

The term composition means ‘putting together’ and can apply to any work of art, from music to writing to photography, that is arranged using conscious thought. In the visual arts, composition is often used interchangeably with various terms such as design, form, visual ordering, or formal structure, depending on the context. In graphic design for press and desktop publishing, composition is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page layout.”

无论维基百科对「构图」的定义是怎样的,我认为摄影中的「构图」应该指的是「画面的组成」。这种「画面的组成」不仅包括画面元素的安排与组合,更包括元素本身。
 

构图的重要性

不要再说构图不重要了。

我也不会再说构图不重要了。

过去我常常将一张照片分成两个部分去分析,一个是内容,另一个就是构图。这样的做法固然有一定的道理,毕竟平时为了方便讨论我们的确可以这么分,但这时我们说到的构图并不是「画面的组成」,而是「画面的构成」,或者说的更形象一点,那就是「画面的秩序」。比方说当我们觉得一张照片构图很挤的时候,很多时候指的都是画面中的主要元素之间的「留白」(也就是留有的空间)不够;对于同一张照片,假如这些主要元素之间不那么挤了,那么这时这些主要元素之间则会留有一定的空间,我们通常会觉得这时的构图会比较好(毕竟没有那么挤了,画面的秩序(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构图」)变好了)。但这些空间也会成为画面新的组成部分(无论这些空间给画面本身造成的影响有多大)——这时悖论就出现了,内容与构图其实是密不可分的——当一张照片的构图改变的时候,一张照片的内容也会随之改变(哪怕这种改变很轻微)。

说到底,其实一张照片的「内容」和「构图」应该是一体的,它们都应该是「画面的组成」。组成画面的每一个元素都很重要,哪怕只是一些「留白」。因此,构图很重要,因为一张照片中的一切都是构图——这并不难想象,当摄影除去照片本身,还能剩下些什么呢?
 

我的一些构图准则

我不认为构图中存在任何必然的法则,正如艺术创作中不存在任何必须遵守的准则一样。虽然我平时不会刻意去运用三分法之类的构图法,但我在构图方面还是有一些个人「癖好」的。就像我对待三分法的态度一样,我接下来分享的这些「构图准则」仅供参考,任何人都没有必要刻意去遵守。在艺术创作的领域中,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准则。

 

留意画面边缘

无论是拍照的时候还是在挑选照片的时候,我都会下意识看画面边缘是否会有不该出现的东西。用 Eric Kim 的话来说,那便是 “focus on the edges”,也就是在拍照的时候我们固然会将自己想要拍的东西放到画面当中,却常常会忽略画面边缘——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往往是尽管我们拍到了自己想要的拍的东西,但也拍到了自己不想拍到的东西。或许有些人并不在意这些,但我个人还是非常在意的,因为我相信这些东西会影响到画面本身,更加会影响到画面的解读。最近我不再「扫街」的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街头摄影固然好玩、刺激,但要想在混乱、多变的街头拍到我想要的完美的构图是很难的——我是一个对构图有着极致追求的人,我想对画面有更多的掌控,而不是如同碰运气般地瞎按快门同时希望自己得到好的构图。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癖好,或许也算是我「逃避困难」的体现吧。

Whatever the fuck, this is me. I’m me. You’re not me.

 

前景与后景的组合

最近我比较喜欢拍 urban landscape,或者也可以说是 new topographics(新地形摄影)吧,总之就是一些受到过人为影响的风景(反正不是自然风景就是了)。以前在闹市街道中扫街的时候,我更注重的是拍摄一些强有力的单一主体(通常是有趣的人);而现在拍风景的话,我开始更注重的画面中「前景」、「中景」、「后景」的组合。相机镜头看到的东西和人眼看到的东西终究是不一样的,如果你知道「透视」的话应该就会明白我说的意思,比如说 28mm 镜头焦距和 50mm 镜头焦距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详情可以看知乎上的这个问题: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142316)。在玩弄前景、中景、后景的构图这方面的话,我一直觉得 Lee Friedlander 是一个非常出色(我也非常喜欢)的摄影师:

©️ Lee Friedlander

©️ Lee Friedlander

©️ Lee Friedlander

©️ Lee Friedlander

以上这些都是 Lee Friedlander 把玩构图的例子(他还很擅长于玩镜面反射、叠影之类的东西)。在很多时候,也许我们人眼看起来很普通的东西,通过不同的镜头(广角、中焦、长焦)来看,我们会看到截然不同的东西;有时我们稍微挪动一下身子(相机),蹲下或者掂高脚,看到的东西也会不一样——这时我们便可以不断改进自己的构图。我现在用的这部 Ricoh GR 镜头焦距是 28mm,因此也算是小广角,但最近我有点想换相机,我想换一部可以变焦的相机——因为我已经有点厌倦 28mm 这样的感觉了(这部相机我用了快两年了),我想看到在不同镜头焦距下的世界,或许会更有趣?

「说白了你就是想换相机嘛,你这点小心机谁不知道,哼。」

 

尽量不要裁图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提倡裁图的比不提倡裁图的要多,就连我最崇敬的 Josef Koudelka 也主张裁图(他认为那些反对裁图的人都是疯子)。是啊,我也不反对裁图,我好像也少会反对什么——毕竟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之类的,那都是你的自由啊(哪怕有些人会反感)。不过我说我不反对别人裁图,但我还是挺反对自己裁图的——至少我 95% 以上的时候都不会裁图。哪怕有时候我不得已要裁图,我也不会裁超过10%的面积(而且裁过后的画面长宽比要保持一致),如果我要裁的面积超过10%,除非那是一张惊天地泣鬼神前无来者后无继人的照片,否则我都会丢掉它。我不主张裁图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

  • 破坏整体作品视觉上的连贯性。虽然影响不一定很大,不一定能看出来(如果你裁剪的面积不是很大的话),但我个人还是蛮在意的(至少对自己的作品是这样)。
  • 会让自己变懒。如果在拍照的时候常常惦记着自己还能够「二次构图」(后期裁图)的话,那我们很可能就不会在拍照的时候多尝试几个不同的距离、角度去拍摄——因为我们满脑子想的都是退路:「反正还能裁图嘛。」
  • 像素会变少。虽然我曾经说过自己不在乎画质什么的,但实际上我还是挺在乎的(现在越来越在乎了)。毕竟我现在用的 Ricoh GR 只有那么可怜巴巴的 1600 万像素,不插值放大的话最多也就只能印个十寸左右的照片,如果再大面积地裁剪可能十寸都印不出来了。

 

构图是减法,也是加法

就像开头说到的一样,摄影是减法,但究竟要减到什么时候为止?在拍照的时候,我们不去拍那些自己不想拍的东西,这是减法;在构图的时候,我们将自己不想拍进画面的东西剔除掉,这是减法;在挑选照片的时候,我们不去挑选那些自己不想要的照片,这是减法。这一系列的减法大概是摄影作为艺术创作手段的根本所在——即使面对同样的事物、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画面,每个人想要减去的东西都不一样,自然得到的结果也不一样。

但是在构图的时候,减法同时也是一种加法——当我们将一些东西剔除出画面的同时,我们也增添了另一些东西。比方说我们要拍摄天空下一片草原上的一个房子,我们可以有很多种构图:我们可以只拍草原和房子,也可以只拍房子和天空,也可以把草原、房子、天空一起拍下来。草原、房子、天空,哪些是你想拍的?哪些是你不想拍的?这些只有自己知道。或许,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不知道也不要紧,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有太多了,追随自己的直觉就好(拍照的时候不要想太多)。
 

我只是个孩子

我在这篇文章中分享的只是我个人对构图的一些理解和看法,或许有合理的部分,也有不合理的部分。无论如何,只要能给各位读者一些启发或者思考(哪怕只是一点点),那我就很满足了。毕竟我还只是个孩子,我还在学习当中,我分享的这些看法也仅仅是我当前的看法,说不定过几天就改变看法了(不过应该没有这么快)。

不要迷信任何权威。更不要迷信我,因为我连权威都不是(笑)。

 

我之前翻译过的一些有关构图的文章:街头摄影构图法(Eric Kim)

 

 

2017-03-20T20:51:02+00:00 2017/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