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 Trent Parke 那里学到的那些事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如果说 Josef Koudelka 是我最喜欢的摄影师的话,那我第二喜欢的应该就是 Trent Parke 了吧。Trent Parke 是一名来自大洋洲(澳大利亚)的70后摄影师(1971年生),也是马格南中唯一的澳大利亚摄影师(要想想澳大利亚只有两千多万人口)。过去在我还很热衷「街头摄影」的时候,我喜欢 Trent Parke 是因为我很喜欢他在摄影中对光线的运用十分巧妙,而且他的「高对比黑白」、「阴暗」、「死亡」风格也一直是我的菜,我很喜欢他在悉尼街头拍摄的 Dream/Life 系列,也很喜欢他在 Minutes To Midnight 中展现的「末日感」。最近我又重新做了一些关于 Trent Parke 的研究,我就在这篇文章中大概地分享一些收获吧。

 

凡事都有个过程(不懈的努力)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在我过去的印象中,我一直以为 Trent Parke 是一个「从刚出道开始就很厉害」的摄影师。但实际上 Trent Parke 的摄影生涯在13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当时他的母亲突发哮喘去世后,他在他家里找到她母亲的暗房(他母亲本来就是一个业余的摄影爱好者),就这样用他母亲的 Pentax 相机开始了他的摄影生涯。他那时主要通过拍摄学校活动还有在当地的柯达相机店卖相机来赚零花钱(没有妈妈的孩子早当家)。在他21岁的时候(1992年),他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悉尼,开始为当地的报社拍照(这是他职业生涯的开始)。他过去的梦想是当一名职业板球运动员(他的板球玩的也很好),于是就开始跟随澳大利亚的板球队四处旅行并专职为他们拍摄比赛(就这么干了5年),所以当时的他实际上是一名体育摄影师。直到1999年(28岁),他才正式开始自己作为自由摄影师的生涯,并推出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集——Dream/Life。在2003–2004年间,他与他妻子 Narelle Autio(也是一名摄影师)在澳大利亚进行了长达90000公里的公路旅行,这两年中拍摄的作品最终构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二部伟大的作品集——Minutes To Midnight(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在2005年之后,他开始拍摄彩色作品,包括 Coming Soon、The Christmas Tree Bucket 等等。从2007年开始,他开始拍摄 The Black Rose Diaries,直到现在(应该是)。

Trent Parke 曾四次获得 World Press Photo Contest(荷赛)奖项,并于2002年的时候受到马格南摄影师 Larry Towell 的邀请加入马格南,于2007年的时候成为正式成员。

不知不觉好像把 Trent Parke 的个人生平码了一遍(逃)。虽然这些资料都能在网上查到,但这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很多看似「年轻有为」(Trent Parke 在马格南里面算是比较年轻的摄影师了)的人实际上也是在经历了很多年的努力之后才「厚积薄发」的。比方说我认为 Trent Parke 在作为体育摄影师拍摄比赛的那段日子对他后来拍摄街头是非常有帮助的(毕竟这两者都是为了拍摄到「决定性瞬间」)。而我这个小屁孩才刚刚开始摄影不到三年(目前刚好两年半),就老想着变强,这是不行的。摄影(或者其他所有艺术形式)本来就是跟摄影师(艺术家)本身的个人经历紧紧相关的,你必须要经历过足够多事情、有足够多的感受才能将这些个人的内在灌输到自己的作品中。

我还是太年轻了。

 

拍摄自己的祖国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根据马格南给人的传统印象,我们一般都会倾向于认为大多数马格南摄影师都是那种常常会跑到世界各地去拍照的摄影师(连 Koudelka 都是那种经常辗转于欧洲各国的摄影师)。然而 Trent Parke 就偏偏不是这样的——他的几个主要的拍摄项目都是在澳大利亚(他的祖国)拍摄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便是:

“For me it’s all about emotional connection. I love this country, love the people, everything about it. Whenever I travel overseas or have to shoot for Magnum in another country, I find I just make very graphic pictures. They occasionally might be visually interesting but they sit on the surface. I am not really interested in any other country. Most of my projects last for years. I don’t feel I can achieve anything worth saying in a few weeks in a place. I have always been interested in why I am drawn to something and why I eventually push the camera button. Most of it comes from memory, the subconscious and events I experienced growing up. The beach, the outback, the suburbs, I could never leave any of it. So much to do here in Australia, there is just no time for anywhere else anyway.” – Trent Parke

「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是与情感相关联的。我热爱这个国家,我热爱这个国家的人民,我热爱这个国家的一切。每当我到国外旅行或者在其他国家为马格南拍摄某个项目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只会拍到一些很表层的东西。我可能偶尔会拍到一些看上去还挺有趣的照片,但这些照片还是太表面了。我对其他国家都不大感兴趣。我的大多数项目都需要多年时间拍摄。我不觉得自己能够在几个星期之内就能在一个地方拍到有意义的东西。我一直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些东西特别感兴趣并且最终按下快门。大多数时候这种拍照的冲动源自于记忆、潜意识和我在成长过程中经历过的事情。沙滩、内陆偏远地区、郊区,这都是些我不能抛下的地方。在澳大利亚这里就有这么多东西拍,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拍其他地方了。」- Trent Parke

从 Trent Parke 的这段话中,我能深深地感受到他对他祖国的爱。这不禁也让我反思了很多:明明中国这么大,为什么我们还老想着要跑到国外去拍照呢?虽然最近我是只想在中国拍照,但我以前是经常幻想到国外(比如日本東京)去拍照的。现在看起来这一切都是那么地可笑。我觉得前段时间我去新西兰给我的最大收获便是让我懂得——果然,中国才是我的家,中国才是我最热爱的国家。尽管新西兰这个国家很美,但我终究对这个国家是没有感情的(除了我有一个亲姐姐在那里生活)。中国这么大,目前我的理想便是有朝一日在中国进行一趟公路旅行,去好好地看看这个国家。

 

在作品中融入自己的经历、感受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Trent Parke 是很擅于将自己的情感融入自己的作品中,这点无论是在他早期的 Dream/Life 街头摄影作品中还是现在的 The Black Rose 更倾向于艺术摄影的作品中都有很好的体现。至于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以下是我的一些个人见解:

 

技术层面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高对比黑白。在 Trent Parke 的几部主要作品中,大多都是用黑白底片拍摄。而我也觉得他是擅长拍摄黑白的摄影师(高对比黑白的影调非常棒),毕竟我觉得他拍摄的彩色作品都不太出众(甚至比较有商业片的感觉)。
  • 明暗对比。Trent Parke 经常在他的作品中运用各种欠曝、过曝的方法来表现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而非单纯地追求曝光准确。
  • 去除杂乱、无意义的东西(比如街上的广告)。我是那种非常讨厌在街上拍到广告的人(除非我有意去拍),而 Trent Parke 也刚好跟我一样也是非常讨厌拍到广告的:

“But I also wanted to make images that were poetic. Trouble was the city was actually quite ugly in terms of the amount of advertising and visual crap that clutters the streets. I found I could clarify the image by using the harsh Australian sunlight to create deep shadow areas. That searing light that is very much part of Sydney – it just rattles down the streets. So, I used these strong shadows to obliterate a lot of the advertising and make the scenes blacker and more dramatic. I wanted to suggest a dream world. Light does that, changing something everyday into something magical.” – Trent Parke

「我想创作一些很有诗意的照片。但问题是市区通常都是非常丑的,毕竟市区的街道里会有各种各样的广告和视觉干扰。我发现我能够通过澳大利亚特有的很强烈的阳光来创造很重的阴影区域,从而使得照片变得简洁。灼热的阳光是悉尼的一部分——它会横扫悉尼的街道。所以我利用这些很重的阴影来去除街上的广告,并且使得整个画面更阴暗、更具戏剧性。我想表现的是一个如梦般的世界。光线帮我做到了这点,使得一些东西从平常变成超凡。」- Trent Parke

思想层面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多思考。Trent Parke 是一个善于思考的摄影师(艺术家)。他有着一种「质疑一切」(“Question Everything”)的精神,也就是去思考身边的一切,这点很好地体现在他摄影题材的广度上。在他最近的 The Black Rose Diaries 这个项目中,他对童年、家庭、自然、死亡进行了广泛、深刻的思考,甚至可以说 The Black Rose Diaries 这个项目反映的就是 Trent Parke 的世界观。
  • 勇于尝试。Trent Parke 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反复的尝试中得到的结果,比如他的 The Camera is God 系列——这是他在街道路口用长焦镜头并长时间曝光拍摄对面街道的人在路口等待时的情形。我相信这是他在各种尝试后发现的能够表现出自己想要的结果的拍摄方法(正如他当时在悉尼拍摄的 “moving bus” 一样)。在 The Black Rose 这个项目中(实际上这个项目包含有14本书,每本书都是不同的主题),Trent Parke 运用了各种相机器材(从大画幅到 35mm 底片,从黑白底片到彩色数码)。
  • 结合自己的人生和个人经历。Trent Parke 从来都不是一个传统的纪实摄影师,他的作品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和个人烙印在里面。Dream/Life 这一系列在悉尼拍摄的街头摄影作品是源于 Trent Parke 当时离开故乡独自一人来到悉尼的孤独感受,因此在这些照片中你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 Trent Parke 作为城市人一份子的孤独。而 Minutes To Midnight 展现的则是 Trent Parke 眼中的澳大利亚,他认为这个国家正在经受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危机),但他对此还是抱以希望。The Black Rose 的创作出发点则是 Trent Parke 对童年的追忆,包括他对家的怀念、理解(家)、他母亲的死(死亡),进而扩展到对自然、人生的思考。Trent Parke 母亲的死的确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点我们都可以在他的作品中看出来。

关于照片的编排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Trent Parke 并不是一个注重拍摄强有力的单张照片的摄影师(尽管他的很多照片单独看都有很强的感染力),他注重的是通过照片来讲述故事(storytelling)。Trent Parke 拍摄一个项目通常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但他最终只会从这几年时间拍摄的照片里面选出30–50张照片进行编排,进而出版。而编排这个过程往往靠的不是技巧,而是想象力:

“I’ve always seen myself working in a way that was just personal. Yes, I document, there’s no digital manipulation to the images, they’re a single moment in time. But once they come into my world, I take 30, 40, 50 pictures, I sequence them in a way that then tells a completely different story and it’s my story. You can see them as a document or you can see the whole thing as a fiction and that’s what I really love – it’s about imagination.” – Trent Parke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创作方式是非常个人的。对的,我拍的是纪实,所以我的照片中没有任何数码操纵,这都是些现实中确实存在过的瞬间。但一旦这些瞬间来到我的世界,我会从中挑选30–50张照片,我会通过编排来让这些照片讲述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这便是我的故事。你既可以把这些照片看作是一种记录,也可以视之为一部小说。这是我非常喜欢摄影的一点——这完全靠的是想象力。」- Trent Parke

 

关于 Trent Parke 的一些有趣的事实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 / Magnum Photos

(好了写到这里我要偷懒了(懒癌突然发作了XD),接下来我就不那么详细地写我对 Trent Parke 的理解啦,我列出一些有关 Trent Parke 的有趣的事实供你们自行理解吧(逃)。)

作为 Trent Parke 的忠实脑残粉,我怎么可能不会去收集尽可能多的有关 Trent Parke 的信息呢?以下是我所知道的一些事实(主要是源自网络上各种媒体对 Trent Parke 的采访文和视频):

  • Trent Parke 在网络上非常低调,既没有个人网站(虽然 Koudelka 也没有),也不玩 Facebook、Instagram 之类的社交媒体。可见真正的艺术家从来都是低调的(可能吧)。
  • Trent Parke 在进行环澳大利亚的公路旅行(2003年–2004年)之前,存钱存了五年。当时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感觉非常励志——我也要存钱存五年然后环游中国(笑)!
  • Trent Parke 最喜欢的摄影师包括 Josef Koudelka 和 Robert Frank。
  • Trent Parke 当年自费出版 Dream/Life 的时候花了$65,000,也就是三十多万元人民币。
  • Trent Parke 在进行环澳大利亚公路旅行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事大概是他曾经有三个月的时间没有看到过一片云(澳大利亚西部内陆是很干旱的沙漠地区)。「这感觉就像是我们已经离开了地球表面,来到了某个未来的世界。」他说。
  • Trent Parke 目前主要还是以用底片拍摄为主,但他在 The Black Rose 中的一个拍摄一年365个日落的系列是用数码相机拍摄的。
  • Trent Parke 认为拍照的仪式感很重要,这也是他为什么至今还在用底片拍摄的原因——他很喜欢在暗房冲洗底片、放大照片的过程。
  • Trent Parke 的妻子 Narelle Autio 也是摄影师,目前有两个儿子(一个叫 Jem、一个叫 Dash),一家四口居住在 Adelaide(位于澳大利亚南部)。
  • Trent Parke 是个很有耐心的摄影师——为了拍到一张自己想要的照片,他会不断地回到同一个地方拍照。那张著名的 “moving bus”(上图) 便是他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拍摄得到的结果,在那一个月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会回到那个路口去拍照(为了拍这张照片他拍了100卷底片),他知道那道光线在一年之中只有特定的一段时间才会出现,而在那段时间中每天只有十五分钟时间能拍到(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 Trent Parke 观察光线的敏锐度)。
  • Trent Parke 过去是一名街头摄影师,现在他认为马格南摄影师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艺术家,一类是摄影师,而他属于前者。的确,现在他的 The Black Rose 这个项目更像是一个 photo-based project,他也更像是一个 photo-based artist。

 

 

2017-03-10T14:25:38+00:00 2017/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