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来没有拍过哪些东西?

20170108-R1892252

广东,2017

前几天我在美国街头摄影师 Blake Andrews 的部落格上面看到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事实上他的很多文章都非常有趣),这篇文章叫 “Subjects rarely or never shot by Winogrand”(翻译成中文便是「Garry Winogrand 很少拍甚至从来都没拍过的那些东西」),他在这篇文章中列出十五条(他认为) Garry Winogrand 从来没有(或者很少)拍过的东西 。这不禁让我想起 Eric Kim 以前常常说的 “Define by undefining”,也就是「通过否定来肯定」。举个例子吧,假如我们要定义「摄影是什么」,那么我们不妨先想想「摄影不是什么」—— OK,摄影不是绘画、摄影不是音乐、摄影不是文学等等等(其实这个例子举得不太好)。

 

通过否定来找到自己的摄影风格

广东,2017

广东,2017

我决定也要列出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拍过(或者很少拍)的东西的清单:

  • 等待一个人走到某个地方(比如大厦间、马路中间)然后按下快门
  • 任何学校(大中小学)里的任何东西
  • 路人和广告板上的人形成的并列呼应(juxtaposition)
  • 骑着自行车飞奔中的人
  • 荷花
  • 有很多字且字很大的东西(比如街边的广告板)
  • 街上的小贩、卖艺人、乞丐
  • 在愉快地玩耍的小孩
  • 在玩手机的人
  • 拍不到的东西

当然,其中有一些是我刚开始摄影时曾经拍过的东西,比如 1、3、7、8。如果要列出我最近几个月没有拍过的东西的话,那就会是这样的:

  • 非常具有现代感的东西(比如新款的汽车)
  • 具有现代元素的东西(比如智能手机)
  • 很多人的闹市街道
  • 太干净、整洁、毫无特点的街道、地方
  • 人(任何人)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来 Steve Jobs 曾经说过的一句名言:“Innovation is saying no to 1000 things.” 这句话带给我们的思路正是「通过否定来肯定」。很多摄影师都想有自己的摄影风格吧,我们可以这么想:「与其去想自己究竟喜欢怎样的风格、想拍出怎样的照片,不如去想自己不喜欢怎样的风格、不喜欢怎样的照片?」如果你不喜欢彩色(和我一样)的话,那就去拍黑白吧;如果你不喜欢拍人的话,那就去拍风景吧;如果你不喜欢用广角镜头的话,那就用中焦或者长焦镜头吧;如果你不喜欢摆拍的话,那就抓拍吧。

如此一来事情应该会简单很多吧(笑)。

 

风格(生涯)的转变?

佛山,2017

佛山,2017

嗯,是的,最近我已经不再进行「街头摄影」了(最近拍风景比较多)。对,就是风景,只不过这些风景都不太「漂亮」罢了。经过这两年在城市「扫街」的经历后,我貌似渐渐对城市失去了兴趣。应该是的,所以最近我常常都会跑到「远离」城市的地方拍照(至少是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相比起在拥挤、喧闹的城市里一个人拍照,我更喜欢在那样广阔无垠、人烟稀少的地方拍照。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事实就是这样(笑)。

最近重新开始研究一些以前就比较喜欢的摄影师,比如 Josef Koudelka、Trent Parke、Matt Black 等等,我发现随着自己摄影生涯的发展,自己看事物的眼光也会变得不一样。比方说我以前在研究 Trent Parke 的时候会从比较典型的「街头摄影」的角度去欣赏他的作品,即使是同样的作品(比如说他的 Minutes To Midnight),过去我常常会去推测他在街上拍摄时的技巧,而现在的我会思考他是如何将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照片与他个人联系起来的(这使得他的作品非常 personal、emotional)。好吧抱歉好像又跑题了,总之下一篇文章可能会是关于 Trent Parke 的吧(可能吧)。

除去上面我提到的清单中我没有拍过的东西之外,我没有拍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有很多东西我甚至意识不到可以去拍)。我觉得我还可以列出另外一个关于「我从来没有拍过但想去拍的东西」的清单,这样或许能激发我们更多的思考和灵感?

「你从来没有拍过哪些东西?」
我要好好地想想这个问题。

 

 

2017-03-01T21:26:31+00:00 2017/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