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马格南的第二次近距离接触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5 preset

我还特地带了 Chien-chi Chang 去年出的 Jet Lag 画册去让他签名(开心)

 

上次 Bruno Barbey 来我们学校演讲之后,我原以为以后可能很难见到这些马格南的大咖了(除非去参加他们的workshop)。直到前一阵子那位我在东京 workshop 时认识的日本摄影师 Takashi Nakagawa 跟我讲说他12月9号要来中国,然后他刚好发现了一个由 Magnum Foundation(马格南基金会)12月16号在香港浸会大学举行的一个 public event(也就是公开讲座吧),而且这个讲座也是免费的,但是要在网上报名,然后我们就决定一起去了(笑)。

 

讲座的主要内容

这次讲座的内容主要是围绕 visual storytelling 这个方面(不知道 visual storytelling 翻译成中文应该是什么才好,不过大概就是用照片讲故事之类的吧)。这次出席的三位主讲人都会说中文,分别是新加坡摄影师 Sim Chi Yin(她是 VII Photo 的成员)、台湾唯一的马格南摄影师 Chien-Chi Chang(張乾琦)、中国摄影师 Li Jie Zhang(张立洁),但讲座的主要内容还是用英文的(毕竟有很多外籍嘉宾在场,包括 Magnum Foundation 的主席 Susan Meiselas)。

Sim Chi Yin 给我们分享的是她前几年在中国陕西那边进行的一个叫 “Dying To Breathe” 的拍摄项目,这个项目讲述的故事是中国一个患硅肺病(silicosis)晚期的金矿工人和他妻子的生活。Chien-chi Chang 给我们分享的则是他著名的 “The Chain”(「锁链」系列),不过这次他给我们展现的不是项目中的照片,而是一段有配音的影片。Li Jie Zhang 给我们展示的是她目前还在进行当中的一个有关白化病人的生活的故事。我在下面附上有关这些摄影项目的信息吧,方便大家了解,不然下面我说的东西可能会看得一头雾水(笑)。

 

一些感受

1. 纪实摄影很难,很难,非常难

虽然我个人对纪实摄影并不是特别感冒,我曾经(也就是前段时间)尝试过以一种相对传统的方式去拍一个纪实的项目,一开始我觉得这很有趣,但后来我逐渐发现这不是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我只是在强迫自己,所以我放弃了。在这次的讲座中,Sim Chi Yin 给我们分享了她拍摄 “Dying To Breathe” 这个项目的前前后后。在最开始的时候,Sim Chi Yin 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完成这样一个在社会上引起巨大轰动的项目。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师,她平时需要经常去寻找一些拍摄灵感,也就是去寻找一些有趣、有意义、有价值的故事,并且持续跟进拍摄,但很多时候她都会 “pick up a wrong story”(也就是四处碰壁)。張乾琦也有分享到自己上世纪90年代在台湾高雄拍摄一家「非典型精神病院」(龍發堂)的故事。龍發堂是一家由台湾黑道控制的以宗教为名义强迫精神病人劳动的非法机构,張乾琦在1992年开始获准拍摄这家非法精神病院,直到2000年这家机构不再允许他拍摄,期间他大概进去拍了二十多次吧。直到十五年之后的去年,張乾琦才重新根据当年拍摄的素材和自己的配音制作了一段相关的影片。至于为什么2000年之后龍發堂不再允许他进入拍摄的原因是因为他当时在里面拍摄的时候触犯了他们的「雷区」,于是龍發堂给了他警告:「从今以后,你想进去拍照,可以;但是我不保证你能够活着出来。」

 

2. 关于表现媒介的选择

这次讲座的主题是 Visual Storytelling,我觉得之所以是叫 Visual Storytelling 而不是 Documentary Photography 或者 Photojournalism 是因为如今表现媒介实在是太多样化了,而且拍摄影片的成本也是大大降低,所以我们可以在拍摄项目中使用多种工具。Sim Chi Yin 和 Chien-chi Chang 在讲座中分享的这两个拍摄项目都不仅是只有照片,还有影片、声音等多种媒介。而 Sim Chi Yin 在进行 “Dying To Breathe” 这个项目的时候最开始只是拍照片,后来她发现照片本身无法很好地记录下眼前的真实状况,所以她开始拍摄影片、采访,录下了硅肺病人晚期的咳嗽声、喘气声(真的非常撕心裂肺)。在最初看照片的时候我无法感受到这个故事的悲惨性,直到看影片、听到声音之后我才被深深地打动到(想想中国还有几百万这样的尘肺病人)。Chien-chi Chang 则是通过结合自己十多年前拍摄的照片和自己后来的配音(从精神病患者的角度来说话)来赋予这个项目再一次生命。

 

3. 保持开放的心态,追随自己的直觉

Sim Chi Yin 在最开始拍摄 “Dying To Breathe” 这个项目的时候是想反映当下中国这些生命权益受侵害却无力抗争的硅肺病患者的悲惨生活,但在后来拍摄的时候她被何全贵和他妻子之间的爱情所感动到,所以这个项目才会变得如此的感人。在被人问到为什么十几年后要重新拾起 The Chain 这个拍摄项目的时候,Chien-chi Chang 的回答也是非常的含糊,我相信他是在追随自己的直觉。Chien-chi Chang 的很多项目,包括他从90年代就开始拍摄的 Chinatown(唐人街)都是还在进行中的项目。反正就是,不要过度计划,不要轻易结束一个项目,想怎样就怎样就好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艺术家的直觉?)

 

4. 你为什么摄影?

作为纪实摄影师,Sim Chi Yin 和 Chien-chi Chang 身上的人道主义精神真的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我觉得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们需要经常去问自己:「我为什么摄影?」“Why do you take photos?” 我至今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答案。对于 Sim Chi Yin 和 Chien-chi Chang 他们来说,他们摄影是希望一些社会问题能够引起社会大众的关注,去影响社会,改变社会。如果不是 Sim Chi Yin 拍摄了 “Dying To Breathe” 这个项目,我甚至都不会知道中国现在还有多少人是在用生命建设祖国。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值得歌颂的事情,我们需要去反思,当今社会中还有多少这样生命权益受到严重侵害却无法得到相应赔偿的底层人民,我们又能够做些什么?也许我们做不了很多,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问题的存在,我们需要改变。

 

一些趣闻

我很久之前就在网络上看到 Bruce Gilden 在多次采访中都有说到他和 Chien-chi Chang 是好朋友,对此我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毕竟我觉得他们的风格明明相差那么多)。于是在讲座之后我又厚着脸皮去问 Chien-chi Chang 他是如何看待 Bruce Gilden 的摄影风格和拍摄方式的——他也承认自己和 Bruce Gilden 是好朋友。

「他就是他啊。我觉得马格南就是需要各种各样风格的人,如果大家都是一样的话那多没意思啊。」
「如果大家都很认同一个人的作品,那才是有问题的。」

我记得他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样的吧(笑)。

在整个讲座中,其实说话最少的好像也是 Chien-chi Chang。虽然 Magnum Foundation 的主席 Susan Meiselas 在讲座的时候向他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大概就是「无可奉告」的样子(挺搞笑的),不过实际上他在过去也很少谈及或者透露自己这些拍摄项目的拍摄目的、过程、心得之类的(不过他在 Jet Lag 这本书中有说到他的一些拍摄经历)。总的来说我觉得 Chien-chi Chang 还是不太喜欢说话的一个摄影师吧(虽然我觉得大多数摄影师都不善言辞),不过说起话来还是很有趣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应该会去他的 workshop 的。Sim Chi Yin 过去大概就是他的学生,所以他们 visual storytelling 的方式才会那么相像吧——运用声音来把照片变成影片,把影片变成照片,就像他的名言中所说的一样:

“Still images can be moving and moving images can be still.

Both meet within soundscape”

– Chien-Chi Chang

 

 

2016-12-18T21:26:20+00:00 2016/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