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東京去参加 Eric Kim 的 workshop 是怎样一种体验?

简直爽翻了好嘛(笑)。

 

Workshop Day 1(第一天)

10am – 1pm

Tanja 和 Joao 和 Debra(他们都是这次 workshop 的参与者)

Tanja 和 Joao 和 Debra(他们都是这次 workshop 的参与者)

虽然这个 workshop 只有短短的两天(周末),但总的来说还是非常充实的。首先是第一天的时候,因为 workshop 是10点钟到五反田那边一个叫TOC的大楼门口集合,所以我8点钟就早早地起床了。本来算好时间9点钟出门的话就能提前十分钟到那边,但很不幸的是临出门前突然肚子疼(然后上了十多分钟的厕所),所以也就迟到了几分钟。所幸的是其实大家集合之后都在聊天、相互认识什么的,所以并没有感觉到尴尬。还记得当时第一眼见到 Eric Kim 真人时的心情(很是激动),很高兴 Eric 也表示 “nice to see you in person” —— 因为之前我的朋友 Victor 有向 Eric Kim 推荐过我,Eric 也在 Instagram 上推荐过我的作品(开心),所以他还是知道我的(笑)。

闲聊完之后我们就一起上去「上课」的地方(就在那栋TOC大楼的楼上)。因为 workshop 有16人,所以 Eric 叫我们站成一个圆圈,做了一些「热身运动」之类的动作,然后就是两人搭档、相互结识,因为我们要向大家(另外14人)介绍自己的搭档。当时我的搭档是一个来自新加坡的摄影师,不过他是菲律宾人,叫 Tim(他的个人网站是 http://www.timothysantosphotography.com/)。他说他最喜欢的摄影师是 Saul Leiter,相比起黑白他也更喜欢拍彩色。之后就是我们16人相互向大家介绍自己搭档的过程啦。介绍完之后 Eric 便开始「上课」——其实主要就是讲述自己十年来的摄影经历,还有一些照片背后的故事和摄影心得。当然,他讲的这些内容其实在他的 blog 上几乎都有讲过,不过听他真人再讲一遍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现实中的他跟网络上的他一样有趣,说话的口吻也是像他在 blog 上面码字的风格一样。虽然这次 workshop 的主题是 Advanced Street Photography Workshop(进阶街头摄影工作坊),但 Eric 提到其实我们不用太在意这个主题本身(开心就好)。这个周末我们每个人都要有一个自己的 mini-project(也就是小型摄影项目),Eric 也提到 project 的 idea 是十分自由而宽泛的,但离不开两个元素——一个是 consistency(一致性),一个是 variety(多样性)。这个周末我们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 mini-project 提交三张最棒的照片给 Eric,当然,Eric 也提到要在两天时间内拍到三张很棒的照片其实是很困难的,所以嘛,尽力就好(笑)。

Tim 和 Damon

Tim 和 Damon

听 Eric Kim 讲完经之后已经11点多了,接着就是去吃饭然后扫街。我们这一天主要是在渋谷扫街,Eric 把我们分成三个小组,每个小组大概是4–6个人,基本上是按使用的相机型号来分的(Eric 说这样分组的好处是可以互相请教一些相机使用上的心得)。我是在第三小组(Group 3),只有4人——2个人用 Leica Q,2个人用 Ricoh GR。用 Leica Q 的分别是 Tim 和 Damon,Tim 便是那位来自新加坡的搭档,而 Damon 则是来自美国西雅图(他专程从美国飞过来参加这个 workshop),他也不是第一次参加 Eric Kim 的 workshop了——他之前在西雅图的时候参加过 Eric 的 Conquer Your Fears Street Photography Workshop(教你如何克服街头摄影时的恐惧)。之后的安排就是 Eric 带着 Group 1 去扫街并和他们一起吃中午饭(并由 Eric 来指导他们),我们 Group 3 则和 Group 2 一起去吃饭然后去渋谷扫街。吃饭的时候我们既有讨论摄影,也有讨论到热门话题「 Donald Trump 当上了美国总统」(我们都感觉美国要完蛋了)。

 

1pm – 4pm

Damon 和 Tim 和 HiFi(我)的「自拍」

Damon 和 Tim 和 HiFi(我)的「自拍」

吃完饭之后我们 Group 3 就和 Group 2「分道扬镳」啦,因为 Group 2 他们要在2点30分和 Eric 在渋谷的 Scramble Cafe 碰面(届时 Eric 会给他们个人指导),而我们 Group 3 则是在4点才和 Eric 碰面,所以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在渋谷扫街。我们 Group 3 还有一位成员叫 Tanja,她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不过目前在东京居住(她说她也曾经在北京待过一段时间),她发现我和 Damon 都是在街上使用闪光灯近距离拍照的人,她觉得这种拍摄方式不适合她,所以她决定不和我们一起扫街(而是要一个人扫街)。所以最终就是我和 Tim 和 Damon 三人扫街啦。

我一直觉得摄影是非常私人的事情,街头摄影也是同样的,所以我平时80%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扫街。但正因为我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人扫街,因此我会非常珍惜和其他街头摄影师一起扫街的时光。通常我们一个人拍照的时候都会比较胆小、内敛,而当我们几个人一起扫街的时候则会变得「大胆许多」,也会更加自信。原本 Tim 是那种不愿意打扰拍摄对象的人,但他在跟我和 Damon 一起扫街的时候也开始和拍摄对象互动、近距离拍摄。而 Damon 则是初次开始尝试闪光灯,所以他也向我请教了一些技巧(他用的是 Leica Q 配 Leica SF 26 并使用TTL模式)。在街上拍照我常常用到的技巧是假装在拍被摄对象背后的东西,所以当我拍到一个人的照片之后我不会马上放下相机,而是举着相机继续往前走(真的很认真地假装在拍被摄者后面的东西)。当 Damon 和 Tim 看到我这样做之后他们都大笑起来,他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技巧(很 Garry Winogrand),而且觉得我真的装得很像(看来我演技还不错哈哈)。还有就是因为我和 Tim 都是亚洲人,所以当我们走在街上拍照的时候那些日本人都不会觉得我们是外国人(借用 Tim 的话就是 “Everywhere we go in Asia we’re always the local!”「在亚洲我们无论去到哪里我们看起来都像是本地人」),我们觉得在日本拍照这是一个劣势——因为我们看起来像是日本人,但我们又不会说日语,因此很可能会产生很多问题。而如果是一个典型的外国人(白人)的话,我们觉得日本人会更加宽容他们(因此也更乐意被拍)。无论如何,我们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冲突,而且还结识到了很多有趣的人(其中有几个还是東京在住的摄影师)。

 

4pm – 6pm

我们 Group 3 是要在下午四点在 Scramble Cafe 与 Eric 碰面。Eric 让我们拿出相机来给他看这个下午拍的照片,我看到 Damon 和 Tim 似乎都拍到了一些很不错的照片(我感觉他们的个人风格都很明显)。Eric 看到我用的是离机闪光灯的时候有几分惊讶,看来他也不知道 GR 的机顶闪可以引闪哈。Eric 给我的个人建议是(根据我的回忆):“ HiFi, you’re already a great street photographer, and you’re really good at what you do.(他指的是我过去一贯的摄影风格吧)I think maybe you can try to make some more complex photos and shoot more layers, and focus more on expressing social meanings.” 在 Eric 给我们每个人建议之后,就把我们带到 Scramble Cafe 隔壁的一条小巷子里「实地演练」。首先 Eric 给我们的任务是练习拍摄多主体和多层次,然后我就拍到了下面这张照片。。

Eric 其实还挺喜欢这张照片的(笑)

Eric 其实还挺喜欢这张照片的(笑)

当时 Eric 就叫 Damon 站在墙壁前做抽烟的动作,然后 Eric 在他前面晃来晃去并且假装在抠鼻的样子(这是在模拟街头的日常),然后就叫让我们轮流练习拍多主体啦。当然,拍摄这类照片重点就是不要让主体有重合的部分,要让主体和主体之间留有空隙。说起来很简单,但拍起来还是很困难的(毕竟街上的人们都在「快速移动」)。练习完这个部分之后便是走到真实的街头上去 shoot multi-layers,虽然我并没有拍到好的照片,但这时我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开始 shoot more layers 了。

之后的环节便是 Eric 要求我们练习怎样去接近拍摄对象,并且在拍照前征询他们的同意。我觉得如果是在国内的话,这种任务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嘛。但这是在日本,我们都不会说日语,所以我们必须要靠自己的肢体语言和真诚来打动拍摄对象。很高兴的是我们终于看到 Eric 是怎样拍照的了——我们看到他是如何开口,并且如何「多拍」(work the scene),如何去与拍摄对象互动(即便他也不会说日语)。

Eric 在拍照时的花絮

Eric 在拍照时的花絮(behind-the-scenes)

之后 Eric 就让我们分头去各自拍照了,任务是 “5 yes 5 no”,也就是要得到五次拍摄者的同意,但也要得到五次拒绝才算完成。Eric 说如果完成了 “5 yes 5 no” 的话任务就升级为 “10 no”——当然,这个任务的目的在于让我们大胆地去征询拍摄对象的同意,而不是单纯地去得到同意或者拒绝啦。我知道对于很多人来说,在街上开口与陌生人谈话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这个任务的启发性就在于——一旦你开口去问,你会发现被拒绝其实也没什么,而且当你被拒绝一次、两次、三次之后,你就会更加努力地去得到拍摄者的同意——这大概就是一种「反作用力」吧。这时和我一起去 “ask for permission” 的搭档是東京在地的日本摄影师 Takashi(他的个人网站是 http://www.takashinakagawa.com),也是这次 workshop 中唯一的日本人。他目前有在中国进行一个拍摄项目(我觉得拍的超棒的),因为他在中国东莞有一个女朋友,所以他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中国(所以我们还有很多机会一起拍照)。还有就是他的职业其实是一个飞机师,不过他目前正在长期休假中,所以才有很多时间拍照(他上个月还去了 Jacob Aue Sobol 在曼谷的 workshop)。他现在在東京的 72 Gallery 还有一个展出喔。

 

6pm – 9pm

Patrick 和 Damon

Patrick 和 Damon(当时我们在居酒屋吃晚饭)

虽然说 workshop 是 10am – 6pm,但我觉得 6pm 之后的晚饭环节才是整个 workshop 中最开心的地方。我们去的是渋谷宇田川町的一家居酒屋,虽然吃一顿人均要三四千円(也就是人民币两百多),但我觉得还是非常值得的。首先是食物超好吃,而且环境也超温馨,最重要的是和一群同样志同道合的 street photographer 一起聊天、吃饭欸!因为我们去吃饭的一共有12人(有些人有事所以没能来),所以只好分成三桌。跟我一桌的是 Tim、Damon 和 Patrick。Patrick 是一个德国人,不过他目前正在日本福岡工作,我很很喜欢他的作品(他的个人网站是 http://www.patrickgeister.photography)。他跟我同样喜欢使用闪光灯,但他最近在他的闪光灯上贴了一张红色的胶纸,所以他拍出来的作品是这样的(下面这张照片是他在 workshop 期间拍的),然后我才醒悟到原来闪光灯还可以这样玩(开心)。

© Patrick Geister

© Patrick Geister

虽然 Eric 坐在隔壁桌吃饭,但他还是有来「关照」我们的。Eric 问到我街头摄影在中国发展得怎么样,我的回答是「在中国其实还是有很多很不错的街头摄影师的,但我觉得街头摄影在中国并没有像在国外那么流行。毕竟中国太大了,很多街头摄影师都分布在不同的城市,所以我们都没法碰面认识之类的。」Eric 还分享到自己目前在越南的生活,说到越南贫富差距很大什么的,然后我也说中国的贫富差距也很大(笑)。Eric 很好奇我一个人是怎样克服扫街时的恐惧,我的回答是:「Youtube 上那个 Bruce Gilden 的视频我已经看了不下十次了,每当我怕的时候我都会看一遍,看完我就不怕了(笑)。」反正一晚上就聊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因为喝了一些酒所以我也不记得太多了(笑)。还有就是其实参加这次 workshop 的人的平均年龄都挺大的,我估计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有很多人都已经结了婚并且有了孩子),反正我是最年轻的——当我说到我只有20岁的时候,他们的共同反应都是「你还只是个孩子啊。20岁还不能喝酒啊(在美国的话)。」Eric 也表示大吃一惊——他以为我应该和他(28岁)差不多年纪。

 

Workshop Day 2

10pm – 3pm

今天是上午10点直接在上课的地方集合,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带了自己的电脑来整理照片(虽然 Eric 说我们可以不用带),不过可以看到别人如何挑选、整理照片也是一件很有启发意义的事嘛。因为 Eric 要我们每个人选出三张最棒的照片和三张还可以但不够好的照片,所以前一天晚上其实我还是纠结了好久(感觉自己并没有拍到什么特别好的照片)。等到10点30分我们出发去上野拍照(从五反田过去大概要坐30分钟的山手線),然后要在3点前回来这里进入最后的 Critique & Feedback 环节,所以今天我们还有大概3个小时的拍照时间。到了上野之后,虽然我有些想继续跟着 Eric 拍照,但最后我决定还是和 Patrick、Damon、Tim、Takashi 还有 Deb 他们一起行动,因为我很想看 Patrick 和 Takashi 这两位我很欣赏的摄影师是怎样拍照的。我们先是去了上野著名的「アメヤ横丁」,这里是東京少有的富有市井气息的地方——虽然有很多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但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地方的——很多有趣的人,街道很挤,很有香港街市的感觉。当我们都表示挺喜欢这个地方的时候,Takashi 表示他其实并不太喜欢这里(可能是因为他是本地人以前经常来所以不觉得有趣吧)。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吃了些烤肉卷(超好吃),然后就继续去拍照了。下午去了「上野恩賜公園」,虽然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在这个公园里拍照,但我还是挺喜欢这个悠闲的公园的。下午2点的时候我们回到上野站集中,然后就一起回去五反田了。

 

3pm – 6pm

当时我提交上去的十二张照片

当时我提交上去的十二张照片

终于进入最后的 Critique & Feedback 环节啦——也就是我们每个人要挑选出这个周末期间拍到的最好的三张照片,还有三张不那么好但仅次于那三张最好的照片的照片(请原谅我糟糕透底的语言功底)。当然,这三张照片应该有一个共同的主题(也就是我最前面提到的 mini-project 的概念),而不是三张毫无关联的照片。我觉得这是整个 workshop 中最精华的部分——因为我们会看到其他摄影师的「最终作品」还有他们「犹豫不决的作品」,我们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哪怕是有时我们一起扫街的时候会拍同样的人或者物件,但我们拍出来的照片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虽然 Eric 只要求我们提交六张照片,但我整理照片的时候实在不知道怎样去 “kill my babies”,所以我最终是提交了十二张照片,然后由其他的摄影师来帮助我 “kill my babies”。有一些照片我自己很喜欢,但他们反而不太喜欢;而有一些照片其实我自己不是特别喜欢,但他们又特别喜欢。摄影固然是很个人的事情,但我觉得 ask for second opinion(寻求他人意见) 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最终作出选择的当然还是你自己。

20161113-r1890723

20161113-r1890729

20161113-r1890740

其实最后选出来的这三张照片(上面三张)都是在 Workshop 的第二天拍的(也就是在上野)。虽然我觉得这三张照片拍的并不够好,不够有趣,背景也有些杂乱,但我还是很高兴看到自己开始有了转变的方向(shoot more layers and focus more on expressing social meaning),感觉自己也重新「燃」起来了。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 workshop 中所有摄影师的作品喔(包括我的):
http://erickimphotography.com/blog/2016/11/13/tokyo-workshop-photos–2016/

 

6pm – 11pm

Eric 在 workshop 最后给我们的「礼物」

Eric 在 workshop 最后给我们的「礼物」

Critique 完之后其实 workshop 就已经结束了。Eric 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本价值20美刀的 Street Notes(而且还是签名版喔),等 Eric 出名之后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笑)。Workshop 结束之后又是最开心的晚饭环节,我们10人就近去了五反田的一家居酒屋(Takashi 帮我们订位)。一边吃饭,一边喝酒,一边听 Eric 讲各种有趣的故事(有一些是他从来没有在 blog 上讲过的!!)。Eric 有谈到他以前教 workshop 的时候遇到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人,还有他在韩国的时候得了流感还得继续 teach workshop(他说到有很多人在听课的时候都睡着了)。还有就是 hater 的问题,Eric 说到摄影圈中至少有一半的人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他、攻击他),不过那些 hater 这样做其实反而让 Eric Kim 这个名字更加「出名」。Anyways,反正就是很多有趣的东西。如果你要去 Eric Kim 的 workshop 的话,记得最后一定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饭,不然你会错过很多的(笑)。

吃完饭之后大概是晚上9点吧,我们感觉还意犹未尽,于是又去了附近的 Oslo Coffee 喝咖啡(继续吹水)。Eric 真的像他在 blog 上那样说的一样——他在和朋友(我们)吃饭、喝咖啡的时候从来不玩手机,全心全意地跟我们聊天(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向他学习啊啊啊)。哪怕是有时候我们突然静下来的时候,他也很快能够挑起一个话题让我们聊起来。Eric Kim 真的超喜欢喝咖啡的,他说他在越南的时候靠咖啡一天能写10–15篇文章(当时我就惊呆了)。

 

一些很零散的心得体会

其实我在 workshop 期间并没有记什么笔记,但后来我回忆了一下整个 workshop 的过程,大概能够总结出以下一些很零散的心得体会吧(还有一些在上面已经提到过了):

  • 关于街拍的肖像权问题。Eric 表示基本上全世界都是只要你将照片不用于商业广告的用途,哪怕你把照片作为 prints 卖出去,或者出版摄影集,其实都没有问题。即便历史上有人曾因这些做法告过一些摄影师,但最终的结果基本上都是摄影师胜诉。Eric 认为其实现有的有关肖像权之类的法律都是一百年前制定的,到现在其实已经非常过时了。所以我们在街上(公共场所)拍照的话,并不用太在乎这些「法律问题」。
  • 关于在国外扫街语言不通的问题。Eric 认为只要我们能够展现出我们的真诚去赞美对方,并配合我们的肢体语言,并用简单的英语问拍摄主体「Photo?Photo?」(当时我们看到 Eric 真的是这样做的时候我们都笑尿了),其实大多数人还是非常乐意被拍的。毕竟人都是社会性的动物,没有人愿意被孤立,我们都希望都到他人的认可——当我们被他人重视、赞美的时候,难道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吗?
  • 把自己的作品打印出来(Print out your Portfolio)。比较让我震惊的是 workshop 中有不少人都带了自己打印出来的作品集来分享给我们看,比如说 Patrick 和 Takashi 都把自己很得意的作品打印了出来(他们也是这次 workshop 中我最欣赏的两位摄影师),反正我是真的很喜欢那种看 prints 的感觉——感觉他们真的很 artsy,他们都有很认真地去看待自己的摄影。我觉得自己在未来也应该要把自己的一些作品打印出来,虽然目前我觉得自己水平还不太够(笑)。
  • 多人一起扫街的问题。虽然我很喜欢和这些摄影师一起扫街的过程,但我觉得多人一起扫街的问题在于我们经常会拍到同样的东西——这种感觉会很奇怪,感觉就像是我们在「争夺」拍摄对象一样。不过多人一起扫街总的来说还是相当有启发意义的,因为我们常常能够看到自己没有看到但别的摄影师看到了东西。
  • 直方图不会告诉你一张照片的「好坏」。在 Critique & Feedback 的环节中,Eric 有简单的介绍到自己整理、挑选、后期照片的一些 workflow(工作流程)。有人提问到:「Eric,你会根据直方图来挑选、后期照片吗?」Eric 的回答非常精辟:「不。直方图不会告诉你一张照片是否具有 emotion,它只是一堆衡量照片曝光的数据。」是的,我们应该更注重照片本身传达的内容、情绪,而不是去追求一张技术上「完美」的照片,这大概也是我不喜欢那些千篇一律的风光照、糖水片的原因吧。
  • 不要被过去所束缚,保持初学者的心态。在 workshop 第二天吃完饭的时候我问到 Eric:「为什么你最近每在 Instagram 发一张照片都要把过去的照片删掉呢?」Eric 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他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 “Stay refreshed”,也就是忘掉过去自己得了多少个赞,被多少人赞过之类的,这样感觉就能够「重新开始」啦,而且这样人们会更加「珍惜」你的照片(因为他们知道这张照片很快就很不见了)。前几天我也把自己过去在 Instagram 上发过的照片都删掉了(我删的时候其实是有些犹豫的),我决定也要像 Eric 那样——每发一张照片都把过去发的那张照片删掉,也就是永远只有一张照片(这样的感觉好酷啊)。

 

总结

非官方合照

非官方合照(Photo by Tim)

总的来说这次 workshop 真的是超开心超难忘的体验。非常感谢我的朋友 Victor 当初在洛杉矶参加 Eric 的 workshop 的时候就向 Eric 推荐了我,并且鼓励我去参加他的 workshop。虽然 Eric 的 workshop 并不便宜,两天的 workshop 即便是学生价也要295美金(也就是接近2000人民币),但我觉得还是非常值得的。Afterall, buy experience, not stuff; buy books, not gear(笑)。当然,更重要的是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但志同道合同样热爱摄影的朋友,这种感觉也是超振奋人心的(开心)。

 

 

2016-11-18T17:35:43+00:00 2016/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