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马格南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动车上就「情不自禁」地把电脑拿出来码字(这是第一次在交通工具上写文章)。我现在(10月2号上午11点10分)在广深线的动车上,下午约了朋友一起去深圳看 Magnum Contact Sheets 的摄影展(下面有观后感)。

 

第一次与马格南摄影师面对面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和 Bruno Barbey 和我的朋友的合影

左边是我,中间是 Bruno Barbey,右边是我的朋友;我们手中拿的是 Bruno Barbey 的中文版摄影集《在路上》

前几天(9月28号)马格南摄影师 Bruno Barbey 来我们学校(中山大学)开讲座了。当时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感觉很突然(我是在讲座前两天才得知),感觉不像是真的(一个堂堂的 Magnum Photographer 居然会专程来我们这个山沟里的学校来讲座?)不过仔细想了想也觉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毕竟他前几天还去了山西平遥的摄影展呢(我有一个在上海的朋友还偶遇了他)。Bruno Barbey 本人在80年代的时候也在中国拍过很多的照片(对他的彩色反转片印象尤为深刻)。在我印象中,那个年代(七八十年代)常来中国拍照的马格南摄影师还有 Marc Riboud、Patrick Zachmann 和 Hiroji Kubota。

虽然我对很多马格南摄影师都或多或少有些了解,但其实我并不是特别清楚 Bruno Barbey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摄影师。所以在我得知他要来我学校开讲座这个消息之后,我在网上找了很多有关他的采访,翻看了很多他的作品(马格南官网上和他的官网上都有很多),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当然还是那张一群孩子将要跳入亚马逊河的照片。在网上看了这么多资料之后我才发现,原来 Bruno Barbey 不仅在中国拍照——他几乎在世界上每一个地区都拍过照,看来他是一个很传统的摄影记者(Photojournalist)嘛。

在讲座那一天,Bruno Barbey 首先给我们展现的是他年轻时的照片,还有很多当时马格南年度大会的照片,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张是70年代马格南年度大会的照片——当时几乎所有的马格南摄影师都在 Bruno Barbey 巴黎的家中开会,我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坐在墙角、靠在窗户下玩弄着相机的 Koudelka(毕竟他是我心中的摄影之神啊)。接着 Bruno Barbey 就大概地讲述了自己多年来(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摄影经历,还讲述了很多照片背后的故事。

当然,如果讲座仅仅是这样的话那未免也太无聊了吧——这可是千载难逢的与马格南摄影师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欸。果然,最后还是有提问环节的。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的我终于有机会举手了(当时我坐在前排,我觉得我很可能是全场第一个举手的)——很好,我成功地引起了 Bruno Barbey 的注意,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对 Bruce Gilden 有什么看法?」虽然说我早就预料到像 Bruno Barbey 这样传统的纪实摄影师应该不会喜欢 Bruce Gilden 的风格,但我还是相当期待他的回答。他说虽然他觉得 Bruce Gilden 的作品风格很强烈,但他并不喜欢 Bruce Gilden 的「强奸式」拍摄风格,他认为这是不道德的。

其后我还问到他「这五十多年来是什么让你一直坚持着摄影?」之类的问题,Barbey 的回答很含糊(所以我已经不太记得他当时说的是什么),但我能从他的话中感觉他对摄影的热情——这种热情不是一般的摄影爱好者能够比得上的。

虽然说是「提问环节」,但我觉得我的提问更像是「闲聊环节」。我还问他他和 Koudelka 是不是好朋友之类的,他回答说他两个星期前还在巴黎见到 Koudelka(当时我的内心是超激动的,感觉自己和寇神的距离又近了)。讲座之后,我和一个朋友都去买了他的画册《在路上》,他告诉我 Koudelka 现在在土耳其进行一个拍摄项目,还是拍风景,而且是在用 Leica S2 的中画幅相机在拍。

 

马格南在深圳的展览观后感

wechatimg1

现在是10月2号晚上7点半,刚刚下午去完在深圳大学美术馆展出的 Magnum Contact Sheets 的展览,已经迫不及待要分享自己此时内心的激动了。据说这也是马格南作为一个团体第一次在中国展出。虽然说 Magnum Contact Sheets 这本书我早都买了(在去年被禁掉以前已经收入囊中了),也知道这次展览的内容全部可以在 Magnum Contact Sheets 这本书中找到,但看展和看书的感觉(观感)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啊。这次 Magnum Contact Sheets 的展览一共有两层,作品大致按书中的顺序(也就是照片拍摄的顺序)排列,尽管展览的照片和底片印样(Contact Sheets)都只是书中的一部分(不是全部),但给我的感觉还是很震撼的。下面就放一些照片供没有机会来展览的朋友们欣赏一下吧(请原谅手机渣画质)。

 

展览简介(照片都可以点开来放大看):

wechatimg10

 

有关「手稿」(Contact Sheets)的介绍:

wechatimg11

 

Phillipe Halsman 拍摄的知名作品「原子达利」(在50年代拍出这样的照片真的不容易):

wechatimg18

 

展览中很多照片的背后都有各种笔迹、印章的东西,感觉超赞的说。

wechatimg19

wechatimg13

 

这是 Inge Morath 非常出名的一张照片的底片印样(占据三米多高的墙壁):

wechatimg12

 

下面这幅 Alec Soth 的作品是用 8×10 的大画幅相机拍的,这幅作品边长应该有一米多,但是靠近看完全看不到颗粒,第一次亲眼被大画幅超细腻的画质还有可控景深震撼到!

wechatimg3

 

下面是 Thomas Hoepker 在 “9·11” 恐怖袭击当天拍摄的照片及其底片印样:

wechatimg24

wechatimg15

 

Steve McCurry 谈到,在拍摄下面这张照片的时候,他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是保护相机使其免受沙尘暴的伤害,二是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拍摄机会;他选择了后者。

wechatimg14

 

Trent Parke 是我最喜欢的马格南摄影师之一,下面是他在这次展览中入选的照片和底片印样(其实我更喜欢书中那张他在悉尼拍摄的照片):

wechatimg4

wechatimg5

 

最后奉上这次展览中我个人最喜欢的两张照片吧。这张是 Koudelka 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尽管照片中的手并不是 Koudelka 本人的手,但下面的手是我本人的手啊。

wechatimg6

 

还有这张也是 Bruce Gilden 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照片下面是我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打火机。

wechatimg7

 

当然,我这里放出来的照片其实只是展览中非常小的一部分(毕竟我也没有每一张都拍下来)。之前在东京看森山大道摄影展的时候我觉得135底片放大之后画质会变得非常差(现在看来或许是因为森山大道本身个人的风格所致吧),但在这次展览中很多135底片印成边长一米多的照片画质却也依然保持的非常好。啊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Magnum Contact Sheets 现在有中文版了(如下图)!淘宝有售(价格480元)。我一直觉得 Magnum Contact Sheets 是一本非常好的书,所以我也打算趁着展览大热的近期写一篇 Magnum  Contact Sheets 的书评(观后感),希望能够写好吧(最重要的是不要犯拖延症)。

 

wechatimg8

 

近期深圳还有很多很多的摄影展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这里:「我是他者」观展攻略 | 深圳福田影像节(新浪新闻)

 

 

2016-10-31T16:00:34+00:00 2016/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