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机坏了,我却更快乐了

广州,2016

广州,2016

我的 Ricoh GR 已经用了有一年了,前几天它刚好坏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上星期天(9月18号)我在外面拍照的时候,我的 GR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忽然间坏了──其实也不是毫无征兆,上个月的时候我就发现它偶尔会出现「对焦不实」的情况,但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这个「小问题」,所以没有予以理会。直到上星期天,它才彻底地坏了──镜头无法收回,也无法开机。那时我正在外边拍照,当时我就吓尿了──心里想着:「啊啊啊不是吧。这破 GR 我才刚用了一年,怎么能现在就坏了呢?」

回去之后我在网上寻找解决办法,我这时才发现这是 GR 的通病。在网上我并没有找到确切的解决办法,只能送去维修了,但我又在网上看到有人说「维修费用都差不多够买一部新的了」。此时我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我有些忧伤,因为我并不想又花大几千块钱去买一部新相机;另一方面,我又有些兴奋,因为如果维修费用如此之高的话,这就给了我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顺理成章光明正大地换相机了(开心)!此时我终于抑制不住我多年以来忍住不犯的「器材党综合症」,我开始疯狂地在网上查找很多有关相机器材的资讯,如饥似渴地查看各种各样的相机测评,最终我锁定了新的目标──Fujifilm X70!其实我对这部相机早已垂涎已久,我觉得这部相机比我现在手中的破 GR 顺眼多了!

当然,对于我这样一个穷学生而言,这部相机并不便宜──4500软妹币。但因为我之前早已把我心爱的 Leica M6 卖掉了,所以手里还是有些闲钱(还是买得起的)。我内心的物欲在不断地告诉我:「还在犹豫什么?立即购买啦!买了这部相机之后你会重新对摄影充满热情的!只有买新相机才能挽救你对摄影那绝无仅有的热情!」然后我又开始幻想着自己入手新相机后的情形:手里握着全新的 Fujifilm x70,悠闲地走在大街上,虽然并没有人会懂我手里的相机给我带来了多大的快乐,但这种感觉一定会是非常美妙的,嗯,一定会是这样的。

于是那天晚上我作出了一个决定(事实证明晚上作出的决定大多是不太理性的)──假如维修费用超过1000软妹币的话,我就去买新相机;如果维修费用不到1000软妹币的话,那就不买好了。第二天(星期一)我去到广州的理光相机维修中心(在中山六路),发现原来维修费用只要600块(比我想象中便宜多了),而且三天后(星期四)就能来拿了。在我得知维修费用只要600块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如释重负──看来我的内心还是希望相机能够修好的,我不是真的想换相机──那只是我内心一时物欲膨胀的不理性想法罢了。

昨天我刚把我心爱的 Ricoh GR 拿回来,那种感觉跟我刚买这部相机时的感觉很像(我甚至感觉修好后的相机是一部新相机一样)。我很庆幸自己没有买新相机(虽然 Fujifilm X70 确实很吸引)──节省了4000块钱。我知道这4000块钱可以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浪费在一部小小的相机上面。相机只不过是工具罢了。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英文中有一个词叫 “Hedonic Treadmill”,翻译成中文大概就是「快乐适应症」。「快乐适应症」指的是我们每当得到自己想要的、期盼已久的东西,我们会开心一阵子,但我们很快就会习以为常,回到以往的状态──又开始有新的欲望,又想得到另一样东西。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钱买不来快乐」的主要原因──因为我们永远不会满足,每当我们得到一样东西之后,我们还会想得到更多。也许我买了新相机 Fujifilm X70 之后会开心一段时间(可能也就几天时间),但我很快就会适应这种物质带来的快乐,然后我又会开始垂涎其他的东西(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物欲黑洞)。

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花钱去购买经历(比如旅行)要比花钱去购买物质(比如相机)更划算。我和两个朋友去台湾玩了半个月花了六七千块,去东京玩了一个礼拜花了四五千块,但我从来不后悔在这上面花过的每一分钱──因为这种经历带给我快乐是持续性的(这些旅行的经历成为了我人生记忆的一部分)。假如说花钱购买的物质终究会消逝的话(比如说相机过时、或者坏掉了、被小偷抢了),花钱购买的经历(旅行)永远会留在我的记忆当中,直到我离开人世。

我现在还时常回忆起自己去年和两个朋友在台湾垦丁,那天我们凌晨四点起床骑电动车去海边看日出,当我一边骑着车一边抬头看到满天繁星的星空时(那大概是我目前的人生中看到星星最多的晚上),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了吧(现在回忆起来也感觉很幸福啊)。

 

Blogging 一周年纪念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应该没有记错),这个部落格应该是在去年(2015年)的9月23日上线的。虽然那时我是从9月初就开始准备(在本地搭建 WordPress、先翻译了几篇 Eric Kim 的文章作为「干货储备」),但我是在9月23号那天才买的主机空间和域名。还记得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在浏览器输入 “hifitamphotography.com” 然后看到自己的网站时的心情,既是激动又是紧张,实在是妙不可言(笑)。

很感谢在过去的一年里给予我支持的朋友们。希望自己在未来的时间能够写更多「深度好文」吧,比如说一些摄影集的书评啊,一些摄影作品的分析啊,一些摄影师给予我的启发啊等等,就像我昨天写的「Everybody Street 观后感」那样。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多拍照(不然就会沦为「键盘摄影师」了)。

我发现自己果然还是要在咖啡馆之类的地方才能比较高效率地码文(再不济学校的图书馆也行啊)。我曾经在知乎上看到有人问为什么作家、自由职业者都喜欢在咖啡馆里面工作的原因,有人回答说「因为咖啡馆没有床啊」。不管怎样,我十分赞同这个答案。我甚至还梦想着以后要开一家摄影主题的咖啡馆(就像东京新宿黄金街那间号称「摄影师的酒吧」── “Kodoji Bar” 一样),然后墙上挂的都是一些马格南摄影师的作品,书架上放很多很多的摄影集供大家翻看,也可以在那里开办一些摄影工作坊。虽然我知道现实很残酷,但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2016-10-31T16:00:36+00:00 2016/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