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body Street 观后感

everybodystreetlogors

 

我相信有很多喜爱街头摄影的朋友都听说过国外有一部叫 Everybody Street 的街头摄影纪录片,网上也有相应的资源(在 Vimeo 上可以用 Paypal 来购买),但是并没有中文字幕(Google 上可以找到英文字幕),那这就对英文不太好的朋友十分不友好了。虽然我也有过「做字幕」的想法,但鉴于我在这方面毫无经验而且我还是个懒癌和拖延癌患者,所以我还是决定写一篇观后感好了(毕竟这部纪录片我也看了有三四遍了)。

 

Everybody Street 主要讲些什么呢?

© Jamel Shabazz

© Jamel Shabazz

Everybody Street 是由美国纪实摄影师 Cheryln Dunn 导演的一部纪录片,于2013年播出。这部纪录片主要采访了纽约一些知名的街头摄影师,并讲述了他们多年来在纽约拍照的一些故事(很有启发意义喔)。片中出场的摄影师有 Joel Meyerowitz、Boogie、Martha Cooper、Jill Freedman、Jeff Mermelstein、Rebecca Lepkoff、Clayton Patterson、Elliot Erwitt、Bruce Davidson、Bruce Gilden、Ricky Powell、Jamel Shabazz 和 Mary Ellen Mark。

这里面有一些摄影师我们可能很熟悉(比如 Joel Meyerowitz、Elliot Erwitt 等等),但也有一些我们之前可能从没有听过的摄影师(在看这部纪录片之前我并不知道 Martha Cooper、Jill Freedman、Rebecca Lepkoff、Clayton Patterson、Rick Powell 和 Jamel Shabazz)。无论如何,这并不重要,因为我也不打算一位一位地去介绍这些摄影师(毕竟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将在下面分享我从这篇纪录片中获得的一些启示和心得。

 

Everybody Street 带给我的一些启示

关于拍摄题材

© Boogie

© Boogie

我知道很多摄影师开始对摄影失去兴趣(包括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拍些什么,或者说找不到想拍的题材。好吧,其实拍摄题材到处都有──只要我们能看到的东西,我们都有机会去拍(除非是什么国家机密之类的)。以下是 Everybody Street 中一些街头摄影师谈及的拍摄题材:

  • Boogie:纽约布鲁克林区的黑帮、瘾君子
  • Martha Cooper:纽约火车上的涂鸦
  • Jill Freedman:纽约警察、消防员
  • Clayton Patterson:他当时居住的社区(纽约曼哈顿下东区)
  • Bruce Davidson:80年代纽约地铁上的人们
  • Jamel Shabazz:妓女

 

不妨试着去拍些有难度的题材吧

kids_door1rs

© Boogie

“It’s not about taking pictures. It’s about just being there.” – Boogie

Boogie 在 Everybody Street 提到他在2003年曾经在布鲁克林(纽约的黑人区)拍过当地的一个黑帮,他拍摄的人群都是一些十分「危险」的人──黑帮成员、吸毒的瘾君子、非法持枪者等等。显然,拍摄这类题材有一定的风险,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摄影师要和被摄对象达成一种信任与默契)。Boogie 还说到他当时拍摄这群人时的恐惧──在给相机换底片的时候手都是发抖的,但在适应了环境之后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不过后来他还是决定停止拍摄,他认为拍摄这类题材是「有底线的」──毕竟你不能触怒那些不好惹的家伙。

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让你一定要去拍黑社会什么的,但如果你觉得扫街已经不能给你带来更多的乐趣的话,不妨去找一些更专一、更深入、难度更大的拍摄题材(比如拍摄特定的人群、拍摄一个社区什么的)。Clayton Patterson 也在片中说到他在拍摄他所在的社区时的一些情况(你也可以拍自己所在的社区嘛)。最近我也很少漫无目的地「扫街」,因为我就在拍摄一个特定的社区和一个特定的人群。这类纪实摄影的题材拍摄难度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也很有挑战性──我原本还想着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完成这个拍摄项目,但现在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实在是不简单)。

 

摄影集是不朽的

"Buy books not gear" 大概是 Eric Kim 最著名的金句之一了吧

“Buy books not gear” 大概是 Eric Kim 最著名的金句之一了吧

“Books are immortal.” – Boogie

Boogie 在片中提到一个我一直都很赞同的观点:「摄影集是不朽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严肃」的摄影师都会出版自己的摄影集的原因。也许当我们过世以后,没有人会记得我们,但如果我们过世后我们的摄影集仍被安放在某间书店里,或者是某个人的书架上──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这难道不是一种莫大的欣慰吗?

所以,相比起频繁地花钱购买、更换相机器材,我觉得买书(摄影集)是更划算的投资。一部相机可能两三年后就过时了,但一部制作精良的摄影集不仅具有艺术和收藏价值,还可以保存好几十年呢(而且通常都会「升值」)。

 

每个人都必须从某个地方起步

© Joel Meyerowitz

© Joel Meyerowitz

“Every artist was first an amatuer.” – Ralph Waldo Emerson

Joel Meyerowitz 在片中提到他之所以会开始摄影是因为 Robert Frank。Joel Meyerowitz 那时因为一次工作的机会结识了 Robert Frank,而那时的 Robert Frank 还没有变成有名的 Robert Frank。但 Joel Meyerowitz 还是深深地被 Robert Frank 拍照时的姿态吸引了,再之后他发现街上的一切原来都是那么地有趣,才毅然踏上街头摄影师的道路。

「每个艺术家一开始都是外行人。」所有大师最开始都只是个普通人,他们曾经也害怕在街上拍摄陌生人(我猜)。所以,如果你是一个街头摄影初学者,不要觉得自己永远都可能赶不上那些大师(我以前常常是这么想的),相反,你的摄影生涯才刚刚开始,路还长着呢。加油吧(笑)。

 

运气是通过努力创造出来的

© Jeff Mermelstein

© Jeff Mermelstein

“You need a lot of hard work to create a luck.” – Jeff Mermelstein

在街头摄影中,运气是很重要的(虽然我觉得人生中任何时候运气都很重要)──你需要一定的运气才能发现精彩的瞬间,同时你还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方按下快门才有可能得到一张精彩的照片(但也可能不会很精彩)。我觉得运气这个不确定的因素使得很多事物都变得非常有趣,也因此具有挑战性(街头摄影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运气固然重要,就像人们常常说的那样:「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如果我们不花时间去拍照、钻研摄影的话,我们有可能会拍到精彩的照片、创作出一流的摄影作品吗?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我们足够努力,运气才会不期而来。

Luck is when preparation meets opportunity.

 

与拍摄对象互动(激起拍摄对象的反应)

© Clayton Patterson

© Clayton Patterson

Clayton Patterson 在片中谈到他当时住在纽约曼哈顿下东区的时候,他就在那个社区内拍照。那个社区里面也有很多毒贩子、持枪者、小混混之类的(看来贵国真乱)。Clayton Patterson 给他们拍照的时候不会说什么 “Cheese”(类似于中文里的「茄子」) 之类的话,有时他就跟他们说 “Pussy”(这个 “Pussy” 在英文里面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词),以此来激起他们有别寻常的反应。

很喜欢与拍摄对象互动的摄影师还有很多──比如 William Klein、Diane Arbus、Bruce Gilden 等等。William Klein 那张著名的「举着枪的小孩」的照片(下图)就是「摆拍」的──当时是 William Klein 叫那个小孩装出严肃的表情的。

© William Klein

© William Klein

我知道有很多街头摄影师都不太喜欢和拍摄对象互动(包括公认的「街头摄影之父」Henri Cartier-Bresson),他们可能更喜欢「抓拍」或者躲在一旁「偷拍」。无论如何,我就是一个非常喜欢和拍摄对象互动的摄影师(不然一个人在街上拍照怪寂寞的)。Charlie Kirk 也在他的个人纪录片中谈到他喜欢与拍摄对象互动的原因(跟我一样欸)。相比起单纯地在一旁不加干涉地「偷拍」,我认为多与拍摄对象互动更可能拍到不一样的东西,也能够加深彼此的了解(而不是拍了照片就「逃跑」)。我常常能从拍摄对象身上了解到很多自己以前从未了解过的事情,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嘛。于我而言,摄影就是一个了解社会的重要工具。

 

关于数码摄影(On Digital Photography)

6a00df351e888f883401bb08fe46e8970d-600wi

片中有专门提到「数码摄影」这个问题,有很多街头摄影师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以下是我的概括。

Elliot Erwitt 作为片中最「年长」的摄影师,观点也是最为传统的──他认为摄影应该是一系列过程:先拍照,再冲洗胶卷,再制作底片印样(contact sheets),最后洗出照片。他觉得底片摄影才是真正的摄影,理由是数码摄影简化了摄影的过程,使得摄影变得简单(人人都能拍照),这就促使了大量「烂片」的产生(他说现在世界上实在有太多太多的「烂片」了)。Elliot Erwitt 还谈到 “Digital Manipulation Kills Photography” 的问题,即他认为数码摄影的可操纵性(我们姑且理解为 Photoshop 技巧吧)触犯到摄影的本质。

Joel Meyerowitz 也是片中较为年长的摄影师,但他对数码摄影的态度却与 Elliot Erwitt 相反──他表示他可以理解数码摄影促使了大量「烂片」的产生,但他依旧认为数码摄影是伟大的发明:数码摄影使得摄影真正地成为属于大众的媒介(现在人人都可以成为摄影师,人人都可以通过摄影来表达自己),这也意味着有更多的摄影天才等待我们去发现(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被埋没)。我十分认同 Joel Meyerowitz 的观点。诚然,我们需要面对数码摄影带来的问题,但我们更应该接受数码摄影给我们带来的机遇──这是自摄影被发明以来真正的「盛世」。

以下我就简单总结一些其他摄影师的观点吧:

  • Martha Cooper:数码摄影是「免费」的(她的意思是指按快门不用钱),这很好,我很喜欢。
  • Boogie:我还会继续拍底片,因为我觉得拍底片的感觉更好,也能得到更好的结果。
  • Jeff Mermelstein:我不喜欢 Photoshop。我觉得数码摄影太「精细」了,还有我觉得数码照片备份起来不方便,所以我还是在拍底片。
  • Jill Freedman:是拍数码还是拍底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照片本身。

 

把照片印出来送给你的拍摄对象吧

Bruce Davidson 在80年代的纽约地铁里拍照时的样子 / © Bruce Davidson / Magnum Photos / Steidl

Bruce Davidson 在80年代的纽约地铁里拍照时的样子 / © Bruce Davidson / Magnum Photos / Steidl

Bruce Davidson 在片中提到他在80年代拍摄纽约地铁时的一些情况和习惯。他在拍照的时候会随身带着一个相册,里面装着他的一些作品(5×7的照片)。每当有人质疑、询问他的企图的时候,他就会把他的一些作品拿出来给他的拍摄对象看,并以此来增强彼此的信任感。Bruce Davidson 在拍摄他的 “East 100th Street” 项目的时候,拍完照片之后会把照片洗出来送给他的拍摄对象。Anders Petersen 在一次采访中也提到他会把照片洗出来送给他的拍摄对象。

现在我们大多都只会在手机或者电脑上看照片了,会把照片印出来的少之又少。前段时间我把自己的一些作品印了出来,在拍摄之前也常常会把照片拿出来给我的拍摄对象看,这样他们就会知道照片拍出来之后大概会是什么样子(也会更乐意被拍)。我在拍摄后也会把一些拍得还可以的照片印出来送给对方(他们收到之后也挺开心的)。假如你觉得把照片印出来不太方便的话,通过微信或者电子邮件什么的把照片发给对方也好嘛。

我曾经看到有人将「摄影师」与「被摄者」的关系比作是「捕猎者」与「被捕者」。这个比喻虽然有些残忍,但也有一定的道理。下次在你给别人拍照的时候,不妨把照片送给对方作为答谢吧(笑)。

 

关于街头摄影中的冲突(安全)问题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毫无疑问的是,现代人都越来越注重自己的隐私,这意味着在街上往往有很多人不愿被拍,那片中的大师们都是怎样预防、解决街拍时遇到的冲突的呢(或者说遇到过哪些冲突呢)?以下是我的一些概括:

  • Jill Freedman:使用旁轴相机(小相机),用腕带缠在手上,人们一般不会太把你当回事。
  • Boogie:我一直都有在锻炼身体,因为我想有能力去保护自己(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
  • Martha Cooper:我出去拍照一般都不会带太多器材,但我也不会把器材藏的太深。我会把器材放在一个很破旧的相机包里面,也没遇到过什么问题。
  • Bruce Davidson:我试过有一次被困在地铁的一个车厢里面。一群涂鸦的年轻人在车厢里面涂鸦,他们有特殊的钥匙把车厢锁起来,直到他们涂完之后我才能离开。
  • Clayton Patterson:那时警察赶我走,但我不想走,于是就产生了冲突,他们生气了把我暴打了一顿,打得我头破血流,衣服都被扯烂了,还打掉了我一颗牙齿。
  • Bruce Gilden:十年前我遇到过一个很屌的家伙,光头,头上还有很深的疤痕。我当时觉得他很酷,然后心里想「不管了,先把他的照片拍下来再说」。我拍了他之后,他过来跟我说「有种你再拍一次」,然后我就不敢说话了,因为我觉得他可能会把我举起来扔到窗外去(笑)。

 

在拍照前先征询拍摄对象的同意(但记得叫他们不要微笑)

© Jamel Shabazz

© Jamel Shabazz

Jamel Shabazz 在片中谈到他在拍照之前都会征询被摄者的同意,原因在于他有一次在没有征询同意的情况下拍了一个妓女,然后这个妓女大声地叫了起来,以致她的一个顾客还没有付钱就被吓跑了,还把保安和她的皮条客老板引了过来。Jamel Shabazz 跟她的老板说:「恕我直言,在你动手之前,先让我解释一下我在做些什么和我为什么这样做。」在 Jamel Shabazz 解释完以后,她的老板跟他说:「好,我很欣赏你,从现在开始你可以随时过来我这边拍照了,只是在拍照之前你要先跟我说一声。」从此 Jamel Shabazz 才意识到征询拍摄对象同意的重要性。

当然,从那以后,也有很多人说 Jamel Shabazz 的照片摆拍的太「假」了。我觉得拍照前先征询被摄者的意见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要把照片拍好却也不简单,所以我一般在「摆拍」的时候都会叫他们不要笑(或者引导他们的动作、情绪),因为笑起来会显得很假。

 

启示录

© Mary Ellen Mark

© Mary Ellen Mark

片中还有很多有趣的观点无法一一展开,那我就在这里以「启示录」的形式简要地概括出来吧。

  • Boogie:拍照本身并不难,难的是你要有勇气去到那里(这里指的是他去拍布鲁克林的黑帮的时候)。
  • Jeff Mermelstein:在街上拍照的时候,我会追随我的直觉。
  • Bruce Gilden:有些人看起来很漂亮、很干净、很好看,但那些人并不是我想拍的类型。
  • Bruce Gilden:我不会见一个人就拍一个人,不然的话我可能不会像今天这样坐在这里了(他指的是街拍有风险,选择拍摄对象时需谨慎)。
  • Bruce Gilden:有时候靠的太近,人们反而意识不到我在拍他们,他们会以为我在拍他们身后的东西呢。
  • Mary Ellen Mark:我认为街头摄影是最难的摄影类型。
  • Mary Ellen Mark:一部电影可以讲一个故事,但一张照片并不能讲述一个故事。一张照片应该要能自圆其说。
  • Mary Ellen Mark:我是一个很老派的摄影师──我不主张裁图,我觉得一张照片就应该在取景窗里构好图(而不是后期再去「二次构图」)。

 

总结

everybodystreetrs

总的来说我觉得 Everybody Street 是一部很好的纪录片,也是一部值得每个街头摄影师都(至少)看一遍的纪录片(我觉得这里面会带给街头摄影师很多的灵感和启发)。鉴于我的能力有限,所以没能把中文字幕做出来供大家去欣赏,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到一些英文不太好但又想了解这部片的一些内容的朋友们吧(笑)。

 

 

Everybody Street 官方网站:

http://everybodystreet.com

http://www.alldayeveryday.com/everybody-street

 

 

2016-10-31T16:00:37+00:00 2016/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