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艺术家最开始都是业余的

wechatimg1rs

「夜空中最亮的攝協」,2016

“Every artist was first an amateur.” – Ralph Waldo Emerson

「每个艺术家最开始都是业余的。」- Ralph Waldo Emerson

昨天是我们学校社团的游园会,而我作为我校摄影协会的一份子当然也去帮忙了(笑)。和往年一样,我发现有很多新同学都展现出了对摄影的兴趣(尽管他们当中大多都没有什么摄影基础)。这不禁让我回想起当年(其实也就是两年前而已嘛)那个对摄影一无所知的我──那时我才刚买相机,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组织来「带我飞」。

事实上,摄影是非常个人的事情,你不一定非要找到「组织」。

 

摄影是非常个人的事情

昨天在游园会摆摊的时候,我们摄影协会在桌子上摆了很多「会员作品」供大家翻看。有人问到我:「在这么多的照片里面,你觉得最好的是哪一张呢?」

当时我的内心其实是懵逼的。因为我觉得这些会员作品的风格基本上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中固然有很多很漂亮、很壮观的风光照,也有一些很精致、细腻的人像作品,但我并不觉得这些作品足够好(尽管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都是「很好看」的照片)。当时的我只好急中生智地回答说:「摄影是非常主观的东西,就像艺术一样──你觉得它好,那就好;你觉得它不好,那我说什么也没有用啊。」

纽约街头摄影师 Bruce Gilden 曾经说过他为什么要以自己的方式来记录当代「纽约人」的风貌,他认为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单一了,或者说是越来越「同质化」了──全球化的浪潮使得全世界的人都逐渐变成同一类人(以现代西方为主导潮流)。随便举几个例子吧:我们这些东方人在不断模仿西方人的生活方式;全世界人都在头玩手机(仔细想想实在是可怕);网络直播上千篇一律的「网红脸」等等。

所以我不认为摄影中有任何标准去衡量一幅作品是否「好」或者「坏」。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标准,这个标准更应该追随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受所谓的「主流观点」的影响。

摄影是非常个人的事情。开心就好。

Just follow your heart.

 

光有热情是不够的,你需要有超乎寻常的热情

我忘记是哪个摄影师曾经说过类似这样的一句话:“Being passionate is not enough. You have to be over passionate.” 中文意思就是「光有热情是不够的,你需要有超乎寻常的热情」。

根据往年的情况,我们摄影协会每年大概都会有四五十人来报名(他们大多都是对摄影感兴趣的初学者),但一年之后还在拍照的恐怕只剩四五人(也就是大概只有10%人能够坚持下来)。当然,我这里没有任何批评或者看不起那些没能坚持下来的人的意思,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或者还在寻找当中(也不一定非要是摄影嘛)。其实我也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我曾经有过很多爱好,却也没有一项能够坚持到最后。希望摄影是我真正的热情所在吧──毕竟摄影我才玩了两年,我怎么知道我明年这个时候还拍不拍照呢?

我觉得坚持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之一。很多人说真正的热爱不需要坚持,我只能说我部分认同这个观点,或者说不完全认同这个观点,因为据我所知很多在自己领域有着杰出成就的科学家、艺术家都曾经有过「挫败期」──他们都曾经怀疑过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他们也都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即使是森山大道也有过几年的时间完全没有拍照)。因此我觉得即使是「真爱」也还是需要靠毅力去支撑的,谁没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呢?

光有兴趣是不够的,你需要有热情。光有热情是不够的,你需要有超乎寻常的热情。

 

谁都有刚开始的时候嘛

我觉得上面那些话好像会把很多摄影新人给吓坏,那我现在就来调节调节一下气氛好了。

在昨晚的游园会上,我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大概是:「学长,我没有(单反)相机,我能够加入摄影协会吗?」

通常我的回答都是:「可以啊。只要你对摄影感兴趣,手机摄影也可以啊。开心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大多会将单反相机和摄影等同起来(虽然我当年也是这样)。我觉得对于大多数人(98%以上的人)来说,手机拍照已经足够了(我认为现在手机拍照的画质和以前的135底片相机相当)。所以一般来说我不会建议摄影初学者因为想学摄影就立刻去买相机(除非你不在乎那些「小钱」),我比较提倡的是先用手机拍一段时间,当你觉得自己真的需要用数码相机的时候再去买(不然你买回来的相机放在一边吃尘的几率高达90%)。

每个艺术家最开始都是业余的。

拍照嘛,开心就好(笑)。

 

 

2016-10-31T16:00:42+00:00 2016/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