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回归

R1005744

香港,2016

俗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尽管我放暑假已经放了有一个多月了,但在这一个多月里我都没有更新什么文章,想想也是有点愧疚(懒癌晚期还可以抢救一下)。那好吧,今天我就决定重新开始更新这个部落格吧。

 

最近我都在干些什么?

暑假因为要考驾照(学车)的原因,所以也没有大片的空闲时间出远门去旅行,只能和家人在广东附近这一带的地方稍微转一下。话说今年的夏天好像特别热啊(除了前几天打台风下雨稍微凉快了一下),所以也懒得到处跑(扫街)了,宅在家里看书看电影看纪录片多好玩啊(笑)。

这段时间也算是我自己的一个放空期吧,我几乎没怎么拍过照,也没更新过blog,也没到知乎上写回答,连 Instagram 也很少看。倒是看了几本书(自从买了 Kindle 之后看书的时间真的多了很多啊),还有一些纪录片、电影之类的。尽管这些东西大多和摄影沾不上边,但我还是从中获得了不少知识、体会,也产生了几个新的拍摄项目的想法。这一个多月可以说是输入远大于输出吧。

 

摄影生涯进入下一个阶段

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站名已经从「高保真的街头摄影」变成「高保真的摄影部落」了。为什么要改名呢?好吧,主要原因是因为用「街头摄影」来定义自己的风格已经不太准确了,或者说是有些狭隘,我也觉得自己不应该用「街头摄影」来限制自己。以后我打算专注拍摄一个偏向于纪实的摄影项目(毕竟是存在已久的想法),而不再是像以前一样带着相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尽管还是有些目的的)。通过一年多的街头摄影,我也收获了很多拍摄经验──从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到与拍摄对象交流,再到一些拍摄技巧的实际应用(比如闪光灯什么的)。我相信这些经验和技巧一定对我未来的纪实摄影项目有很大帮助,嗯,就是这样的。

Alec Soth 曾经说过,20岁到30岁这十年是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你既没有钱、也没有声望,或者说第一个 project 永远是最难完成的。鉴于我的大学生活也只剩下不到两年了,所以我打算在这段时间里在广州完成一个纪实的项目,至于具体是什么还是暂不透露。嗯,希望一切顺利吧。卖掉 Leica M6 之后其实有一些闲置的资金,也有想过买一部 xpan 或者 617(太贵了)来拍一些风景之类的,想了想广东这边好像并没有什么风景好拍,最后还是觉得花钱买经历比花钱买物质要划算很多。

 

感谢一直在关注这个部落格的朋友们

尽管我有一个多月没有更新部落格了,但昨天看网站流量的时候还是发现这段时间还是有不少访问量的(笑)。几个月前我创建了一个街头摄影的微信群,也因此结识了一些喜欢街头摄影的朋友。五月份的时候有个刚从洛杉矶回来中国的朋友路过广州,结果那两天我们就一起出来扫街了,然后他看到我用闪光灯之后也中毒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前几天听他说他过几天就要去 Eric Kim 在洛杉矶的 workshop 了,超羡慕啊啊啊,我还不知道自己今年11月的时候有没有时间去東京参加 Eric Kim 的 workshop(怕是会碰上期中考试什么的)。然后上个月的时候也有在美国读书的朋友来香港和广州游玩,然后也一起出来扫街了,听他说他一个人在纽约扫街的经验,感觉也是挺不错的(笑)。

最近我发现 iPhone 的慢动作(slow motion)很好玩啊,之前在 Instagram 上看到 @pinkhassov 经常用慢动作来拍下生活中一些有趣、美妙的瞬间,原来还真的挺好玩的。

未来还是会打算继续翻译完 Eric Kim 之前写的一系列街头摄影构图教程(82课那个我打算放弃了),同时也再多写一些自己的心得和见解吧,或者当作是写日记一样。之前停更的时候也有想过在扫街的时候拍一些 POV 视频,也想过用视频的方式来讲授一些心得,最后还是发现自己一个人对着电脑的摄像机说话还是怪怪的(所以就没有继续下去了),那以后有机会的话再试试吧。嗯。

 

 

2016-10-31T16:01:09+00:00 2016/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