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如何整理、挑选、编辑街头摄影作品的一些心得

R1004999

广州,2016

其实我并不是太喜欢「作品」这个词。如森山大道所说,「摄影只是一种复写的行为。」台湾著名纪实摄影师阮义忠也说过,摄影师只有50%的功劳,另外50%的功劳来自于拍摄对象。我也常常觉得,摄影只是现实的定格,街头摄影更是如此。

好吧,不说「作品」,说「照片」。

毕竟编辑(挑选)照片的重要性不亚于拍照。

Jacob Aue Sobol 说他一年时间只会在一月和二月这两个月份拍他自己的个人作品(在两个月里拍几万张照片),然后用十个月去挑选、编辑他的照片。当时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觉得这实在是太夸张了。Jacob Aue Sobol 说他很喜欢冬天的阴暗、寒冷──这在他近几年的作品中能够很好地体现。

 

「编辑」与「后制」

严格地讲,在摄影中,「编辑」(Editing)和「后制」(Post-processing)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传统意义上的「编辑」更多地是指「挑选」照片,而非「后制」照片。当然,现在人们说 Edit 的时候经常指的是 Post-processing,导致这两个概念经常混用,所以现在通常用「挑选」来代替「编辑」一词。

至于「编辑」和「后制」的时间分配──我会用90%以上的时间去挑(纠)选(结)自己最好的照片,然后用不到10%的时间完成后期处理。

为什么?

因为后期处理并不能改变一张照片的本质。与其花时间尝试去将一张极其无趣的烂片修成「好片」,不如在挑选照片上多下功夫。与十分依赖后期处理的风光、人像、商业摄影不同,在街头摄影中,在按快门那一刹,照片的本质就已经定格了,后期处理不过是润色罢了。很多人觉得将一张普通的街头照片修成黑白、加暗角就会变得「高大上」,然而,在街头摄影的「行家」眼中,也只是一张无聊的照片罢了。

变黑白、高对比、加暗角,这些谁都会──但不是谁都能在街头捕捉到精彩的瞬间。

 

挑选照片的重要性

真正的摄影大师一般都会花很多时间在挑选照片上──从 Magnum Contact Sheets 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摄影师在拍摄时会针对某一个画面拍摄多张照片,回去之后在从中认真挑选一张能够代表「全部」的照片。即使是擅长捕捉决定性瞬间的 Henri Cartier-Bresson,很多时候也并不是拍一张就走人──在下面的 Contact Sheets 当中,你可以看到 Cartier-Bresson 拍摄这张作品的过程。

01

Contact sheet from Henri Cartier-Bresson in Seville, Spain, 1933. © Henri Cartier-Bresson / Magnum Photos

是的。街头摄影中的「决定性瞬间」很多时候并非是「先知先觉」的,而是在挑选照片的时候「后知后觉」的。如果你在街头摄影的时候看到某一个很有趣的画面或者很有趣的人,尽可能地多拍几张照片吧──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拍到足够精彩的照片。

 

时间是最好的裁判

Garry Winogrand 有一个很著名的习惯——拍过的菲林留到一年后再去冲洗(以至于他逝世后还给世人留下了几千卷未冲洗的菲林)。为什么?

因为──“Sometimes photographers mistake emotion for what makes a great street photograph.”(「有时候摄影师会将自己的情绪加成到照片中,并误以为那是一张好的街头照片。」)- Garry Winogrand

当初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做法的时候,很惊讶,很诧异,但后来我逐渐明白到其中的智慧──确实,我们常常会把自己拍摄时的兴奋和留念等情绪加入到照片当中,并误以为自己拍的很好(这是所有摄影师的通病)。

所以,如果你想更客观地看待自己拍的照片的话,拍了之后过一段时间(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甚至一年)再去整理、挑选吧。时间会告诉你最好的答案。

 

该放手时就放手

说实话,挑选照片其实是一个满痛苦的过程──我们总想把所有的照片都留下来(每一次快门的努力都不想白费),把照片全部都公布出来,但这并不是一个理智的做法。

一个有「逼格」的摄影师是不会随便把自己拍的照片发出来的──他们只会(在精挑细选之后)公布自己最好的作品。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觉得马格南的摄影师都那么地「高逼格」──他们从来不让我们看他们的废片。事实上,如果你看过 Magnum Contact Sheets,你会发现他们平时拍的照片并不多好,只是他们只让我们看到他们最好的作品。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拉开普通人和大师的距离了。

“Artists don’t exhibit their outtakes.”

 

关于拍摄项目与单张照片

我之前在「街头摄影」与「纪实摄影」一文中提到过一个观点:街头摄影更注重单张照片是否精彩,而「纪实摄影」更注重一个完整的拍摄项目。好吧,我发现这么说好像也不太严谨,毕竟街头摄影也是可以以拍摄项目的形式进行的,比如 Trent Parke 的 Dream/Life 和 Minutes To Midnight 都是非常出色的街头摄影项目,或许是因为街头摄影和纪实摄影本来就有很大一部分是重合的吧。但我认为目前网络上的街头摄影一个很大的问题就在于很多人都过于注重单张照片,比如说我在扫街的时候也很喜欢一天能够拍到一两张还不错的照片(虽然大多数时候我都不能)。我感觉在国内很少人有意识到「拍摄项目」(project)的重要性,如果你上过国外一些摄影师的个人网站你就会发现,他们的作品集大多都是分为好几个 project 的,而不是一堆散乱、毫无关联的照片。我认为围绕一个主题来进行一个拍摄项目还是相当有必要的,毕竟一张照片(无论多么精彩)都不足以表达一个相对完整的想法。

“You can’t tell provide context in 1/500th of a second.” – Alec Soth

「1/500秒的时间远不足以表现一个完整的故事。」- Alec Soth

 

重新发布的「作品」

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我曾经很冲动地在我的「作品」页面中发布了一些作品,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件羞耻的事,那些照片实在是拍的太烂了(当时我居然还有点很引以为豪),还好后来十二月的时候还是决定下架我的「作品」(这个决定简直不能更正确)。那些照片实在是不能叫做「作品」──那些照片实在是太差劲了。

半年后的今天(前几天),我重新整理了自己过去一年以来的照片,这时我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真正拿得出手的照片并没有几张(我说真的)──大多数(99%)照片都很平淡无奇,有极少数(1%)我觉得还算不太差(可以称之为 “half decent shot” 吧),但终究还是不够好。街头摄影实在是太难了。

 

关于照片的挑选

PAKISTAN. Peshawar. 1984. Afghan Girl at Nasir Bagh refugee camp.

© Steve McCurry / Magnum Photos

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那些摄影大师是怎样挑选自己最好的照片的。虽然我知道很多摄影大师都是拍完照片之后交由他的助理或者编辑来挑选照片,比如 Steve McCurry 那张著名的阿富汗女孩的照片(上图),我们现在看到的那张照片是由他的编辑挑选出来的照片,事实上 Steve McCurry 自己觉得另外一张照片更好,但他的编辑还是认为他选出的那张照片(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一张)才是最好的。

上面提到 Garry Winogrand 都是在拍摄一年之后才会看自己拍过的照片,这样当他挑选自己的照片的时候就会感觉自己在看别人拍的照片(因为一年后他很可能都忘了自己当时拍过些什么),这固然是一个好方法,但我觉得还是很难做到的(尤其在这个数码时代),而且我觉得自己现在这个阶段还是有必要通过近期的拍摄结果来不断调整自己的拍摄技巧。

开头提到 Jacob Aue Sobol 在冬天的时候一天拍1000张照片,我记得他还说过他当天晚上会挑选出100张照片,然后再由他的妻子帮他挑选出10张照片,然后再进行最后的挑选。

Bruce Gilden 说他的照片都是自己挑选的(self-editor),他也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好的编辑(虽然主流的观点是摄影师自己通常都不是一个好的编辑)。他认为一张好的照片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具有 strong emotional content,另一个是 framed well,即同时具有好的内容和好的形式(构图),这点我是非常同意的。Bruce Gilden 还认为一张好的照片是会从一堆照片中「跳出来」(jump off the page)的,也就是一张好的照片应该是很明显的。Bruce Gilden 常常说他连续拍50卷底片(1800张照片)都得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可见他在挑选照片时有多么地严格,但我还是觉得他有时会将一些我认为不够好的照片公布出来,或许是因为我没看懂那些照片吧。

Charlie Kirk 挑选照片时的原则很简单:如果他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反复看一张照片,却也丝毫不感到厌倦的话,那就是一张好的照片。我认为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毕竟好的照片都是百看不厌的(想想历史上那些经典的照片),但老实说这样的照片我一张都没有,因为即使是当时觉得很好的照片,过去一段时间之后我也还是会觉得不够好。

街头摄影很难,挑选照片更难。

 

关于照片的编排

我很喜欢看摄影集,其中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我很喜欢摄影集的编排,不同于网络上那些散乱的照片,摄影集从来都不只是一堆乱糟糟的照片,摄影集的编排是非常讲究的──如果你认真地看过 Josef Koudelka 的 Exiles 或者 Trent Parke 的 Minutes To Midnight 你就会知道我的意思,看这两本摄影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看电影一样,感觉真的进入了 Koudelka 流放时的旅程,或者是跟着 Trent Parke 出生入死最后又得到了重生。

有些摄影集虽然不太注重 storytelling,或者干脆只是一些单张照片的合集(Best Collection),但照片编排还是很讲究的,比如 Alex Webb 最精彩的作品集 The Suffering Of Light,虽然总体上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其中的一些排列是有一番用心的(比如一些相似的照片 pair up)。

我原本是比较注重单张照片是否出彩的,但我在这次整理作品的过程中却有意无意地发现了自己原来可以通过照片的排列来实现一种 storytelling 的效果(稍微地模仿了一下 Trent Parke),这又给我的摄影带来了新的灵感(方向)。同时我发现一个注重 storytelling 的拍摄项目并不需要每一张照片都非常的出彩,即使是像 Exiles 和 Minutes To Midnight 这样的只有几十张照片的摄影集,其中也有很多看似很普通的照片,如果单拿这些普通的照片出来看,你可能会觉得平淡无奇,你甚至会说「这种照片谁都能拍啦」。但如果放到一整个摄影项目中理解的话,这些照片却是不可或缺的,能够很好地起到过渡或是实现视觉上的连贯性的作用。

Trent Parke 曾经说过他在整理 Minutes To Midnight 这本摄影集的时候,他有几张自己很喜欢的照片,但最终还是没有将这几张照片加入到书中──因为他觉得这会破坏整体的连贯性。

 

关于 URBAN EMOTIONS (2015- )

这是一个长期的街头摄影项目,这12张照片只能算是对过去一年认真扫街以来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吧,或许一年之后这12张照片全部都被换下来了呢。这12张照片并不是每一张都很好,比如说最后一张照片纯粹是用来收尾的(我本来并不觉得这张照片很好)。我觉得自己有一些更好的单张照片,但是如果加入到这个项目中的话整体的感觉又会变得怪怪的。

其实我有想过要写一个 Project Statement 之类的东西,但却不知道要怎么写,但其实我也不喜欢去解说自己的照片──毕竟好的照片自己会说话,那倒不如直接交给观看者去感受吧。不过显而易见的是,这并不是一个能够让人感到开心的拍摄项目,展现的是相对压抑的 URBAN EMOTIONS(目前还没有想好中文要怎么翻译)。

感觉这次整理作品最大的收获就在于发现了新的方向吧:一方面自己固然要继续探索拍摄技巧,拍到更精彩的单张照片,另一方面却也可以将自己的拍摄项目推往 storytelling 的方向。嗯,我真的很喜欢 storytelling 的感觉啊。

(然而我连单张照片都拍不好。。╮(╯▽╰)╭)

 

 

2016-10-31T16:01:27+00:00 2016/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