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怎样的照片?

R1004184

广州,2016

我一直很困惑。

前几天建立了一个街头摄影的微信交流群(详情点击此处),虽然说摄影是很个人的东西,但终究还是需要交流的吧。在这几天交流的过程,就发现了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我发现每个人对摄影的理解,或是对喜好的摄影风格都不太一样。至于大家分享出来的照片,我觉得大多都不够好,或是不是我喜欢的风格。

究竟怎样的照片才是好的照片?

 

我喜欢怎样的照片?

带上自己的个人情感去看自己拍的照片仿佛是所有摄影师的通病,我们总会因一些个人的原因而喜欢某张(不够好的)照片,我认为这是很正常。我有时也会困惑很多摄影大师(包括那些马格南摄影师)为什么会把一些我认为不够好的照片分享出来,我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吧:1. 我没有看懂他们的照片(他们看到了我没有看到的东西)。2. 他们很喜欢那张照片(以至于有些「不理性」)。

其实融入自己的个人情感也并非一定是件坏事,毕竟我们当我们举起相机决定要拍下某个画面的时候我们已经融入了自己的情感──我们决定要拍下这个画面,这本身就已经融入了主观的情感。

我不知道怎样的照片才是好的照片,毕竟我认为摄影当中不存在公认的标准,我只知道自己喜欢怎样的照片,我默认我喜欢的照片某种程度上都是好的照片,但不是所有好的照片我都会喜欢。接下来我就简单总结一下我喜欢怎样的照片吧:

  • 我喜欢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很强烈的触动(无论我能否看懂)。
  • 如果没有给人很强烈的触动,那有可能是我一下子并没有看懂。如果我一下子看不懂一张照片,我会尝试去看懂。如果照片中的细节足够丰富,并且我认为它们之间存在某种我看不懂但是我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其中的关联的话(故事性),我会初步认定这是一张好的照片。如果照片中的主体很单一,没有给我强烈的触动,细节也不够丰富的话,我不会认为这是一张好的照片。
  • 如果主体本身的足够有趣,只要构图不是太差,都是一张不错的照片。
  • 如果主体本身很无聊,再好的构图,也不会是一张好的照片。
  • 有很多可以加分的细节,却不显得混乱的照片。
  • 主体本身有点意思,但构图不好,干扰信息很多的照片,我不喜欢
  • 主体本身很普通,很多人拍过,但视角很独特的照片。
  • 可复制性低,一般人很难拍到的照片。
  • 很少有人拍,甚至没有人拍过的题材。
  • 如果历史上有人拍过相似的照片,除非你拍的比他好,否则都不会是一张极好的照片,一般我称之为 cliche(被人拍烂了的照片)。
  • 凡是我觉得可以再靠近一点的照片,都不够好。
  • 凡是裁图面积超过20%的照片,除非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然我都不会觉得是一张好的照片。
  • 有很鲜明的风格,不会扔到一堆照片当中就不知道是谁拍的照片。
  • 景深够大,细节丰富,但有不会显得混乱的照片。
  • 一般来说我不太喜欢大光圈虚化。
  • 不需要文字来解释的照片。
  • 随着时间推移,越看越喜欢,百看不厌的照片。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标准吧,其实用文字也很难说清楚,但感觉起来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近期整理作品的任务

最近我也在整理自己过去一年拍摄过的所有照片,毕竟我之前才说过自己要在五月份发布部分作品。我过去一年的时间里(2015年4月–2016年4月),大概拍了6300张照片,那我最终会选出多少张照片来作为自己的作品呢?

我目前觉得应该不会超过10张。如果多于10张的话,那我展现的可能就是一个相对完整一点的拍摄项目了(因为我目前还没有想好究竟怎样比较好)。

我一直很崇拜那些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在挑选照片的时候也很严格的摄影师,比如 Charlie Kirk、Robert Frank、Richard Avedon、Bruce Gilden、Trent Parke、Josef Koudelka 等等。

Robert Frank 在拍摄 The Americans 的两年时间里拍了760多卷底片,也就是27000多张照片,最后只选出了83张照片出来,也就是说他平均从两百多张照片中才选出一张照片。

Bruce Gilden 在1980年的时候拍过600卷底片,他说他拍的那600卷都是狗屎,因为他当时还没有使用闪光灯,不能很好的将主体从背景中分离出来。后来他也说过他常常拍50卷底片(1800张照片)都拍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

Trent Parke 在拍摄 Minutes To Midnight 的时候,用了两年时间环绕整个澳大利亚,最后也只选了48张照片进入到他的这本摄影集中。他说过他有一些自己很喜欢的照片,但如果选入到这本书中的话会破坏整体 storytelling 的完整性,所以他也没有把那部分照片公布出来。

Josef Koudelka,花了10多年的时间在欧洲四处流浪,最后只选出了77张照片进到他的巨作 Exiles 当中。Koudelka 即使在不是在认真拍照的日子里每天都会坚持拍摄3卷底片,David Hurn 就看过他在马格南的办公室里到处乱拍,只为保持自己作为摄影师的「眼力」。

Richard Avedon,拍摄他的巨作 In The American West 用了五年的时间,一共拍摄了10000多张8×10底片(想想成本有多高),最后也只选出了100来张照片。

 

摄影应该是很难的

很多人不喜欢数码摄影(包括像 Elliot Erwitt 这样的大师),认为数码摄影弱化了摄影的本质,数码摄影使得摄影的门槛降低,认为数码摄影对影像的操纵会毁掉摄影(Digital Manipulation Kills Photography)。

但也有的摄影师持乐观的态度(比如 Joel Meyerowitz),认为这使得人人都可以成为摄影师,这个世界上将会有更多值得被挖掘的天才。

我认为总的来说数码摄影带来的好处是远多于坏处的,如果现在的摄影还是底片摄影的话,我很可能就不会接触到摄影了吧(毕竟底片摄影成本太高)。但我认为数码摄影带来的坏处主要有两个:1. 影像泛滥(尤其是不好的照片佔绝大多数)。2. 操纵影像的成本大幅下降。

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摄影师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十年前的话摄影师起码还是要有相机的,现在的话很多人有个手机就能称自己是手机摄影师。还有近十年社交媒体的迅速发展,给传统摄影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以往人们看摄影作品的渠道是很少的,基本都要去美术馆、画廊、图书馆之类的地方看,而现在不同了,人人都能够在网上看到很多照片。

而问题就在于,这样会造成一种恶性循坏:不懂摄影的摄影爱好者在网上看到那些「摄影作品」,尤其是社交媒体上那些很多人「赞」的「摄影作品」(然而那些点赞的人大多都只是不懂摄影的普通人),就会误以为那样的摄影就是好的,于是就会去模仿,模仿之后又将类似的照片上传到社交媒体中,以此循环。

我曾经也深受其害。

至于操纵影像什么的,以前底片摄影时代也有,只不过当时学习暗房技巧的成本是很高的(一般人都接触不到),不像现在我们只要学几天 Photoshop 就能大肆地操纵影像了。说到底还是一个成本的问题,数码摄影使这一切的成本都大幅下降了,所以也就变得泛滥了。

摄影应该是很难的(我说的是真正优秀、伟大的摄影),也正因为现在摄影的门槛降低了(人人都是摄影师),如果我们摄影师的摄影不能从大众的摄影中独树一帜的话,那摄影师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第一次上知乎日报

昨天很突然地(没有一点点防备)突然上了传说中的知乎日报(想想也是觉得有点狗屎运),发现原来知乎日报也不是什么太正经的东西啊。其实我觉得我的那篇文章上知乎日报是不太合理的,毕竟街头摄影是很小众的东西(大多数人都不懂、而且也不会接触到街头摄影),这也就导致了很多人在评论里表现出一副「你行你上啊」、「无图无真相」的态度。好吧,那篇文章明明原本只是我部落格当中的一篇文章啊,知乎编辑也真是的,要上报纸了都不通知我一声,不然我可以再编辑一下补一点图这样就不会被人喷了啊。

不过即使是那样的话,还是会有人喷的吧,说我拍的很烂之类。

Haters are gonna hate.

 

 

2016-10-31T16:01:32+00:00 2016/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