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照片就是好的照片吗?

DSC05031-1rs

澳門,2014

我最开始买相机学摄影的时候,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拍到好看的照片(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学摄影的初衷吧)。那时,我坚信:好看的照片就是好的照片。

 

颜值即正义?

LATVIA. 2004.

© Alex Majoli / Magnum Photos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人类本身就是一种视觉动物。我们通过对方的外表来产生第一印象,我们喜欢评价他人的外表,我们都喜欢和长得好看的人在一起,我们都希望自己变得好看(尽管现实总是残酷的)。

同样地,在摄影这方面,人人都希望看到好看的照片。人们喜欢漂亮的日落风光(哪怕是重口味的HDR),人们喜欢大光圈虚化的小清新妹子照,人们喜欢漂亮妹子的自拍,人们喜欢用滤镜、美图秀秀去把平凡的照片变得好看。

Don’t get me wrong──我也是视觉动物,我也喜欢好看的人/物/照片(我也常常吐槽当今中国很多人的审美水平,中国的街道、建筑、设计、字体不好看等等)。

但我不会认为好看的照片就是好的照片。

(注:本文中所有的「照片」一词可替换成「摄影作品」,「好的照片」是指「优秀的摄影作品」。毕竟「照片」本身无所谓「好坏」,照片就是照片。)

 

摄影的本质

既然要严肃地探讨这个问题,就必须要回到摄影的本质上来。当初发明摄影的目的是为了拍到好看的照片吗?不,摄影初衷乃至本质永远都是「纪实」。

纪实纪实,顾名思义就是「记录现实」(尽管这种「现实」并不一定就是「现实」)。相比起绘画这种几乎完全主观的东西,摄影还算是相对客观的。当时摄影刚发明的时候,人人都觉得画家都要失业了,没有人再会去画画了(然而现在看来真是太天真了)。绘画与摄影同属于视觉艺术,但它们之间的区别还是存在的。

在我刚接触摄影的时候,我很喜欢那些很漂亮、很壮丽的「风光摄影」,那时我觉得摄影的「终极目标」就该是那样的。后来我才发现这种照片几乎是千篇一律、毫无特点的(包括网上那些小清新的糖水片)。如果摄影是为了拍好看的照片的话,为什么非要从「丑陋」的现实中取景,直接用画笔在白纸上主观创造「美」不是更合适吗?

摄影的本质并不是为了拍「好看的照片」。

 

不好看的「纪实摄影」

FRANCE. Normandy. June 6th, 1944. US troops assault Omaha Beach during the D-Day landings (first assault).

© Robert Capa / Magnum Photos

相比起好看的「风光摄影」、「人像摄影」(尤其是那种「小清新」摄影),「纪实摄影」真是丑多了。

在我还在迷恋「好看的照片」的时候,那时我第一次听说 Henri Cartier-Bresson(不,那时候我只知道他叫「布列松」),第一次看到那张「抱酒瓶的小男孩」的照片和那张「跳过水洼」的照片,我心里就在想:「为什么这两张照片这么『难看』、这么普通,但人人都说这是经典呢?」后来我还看到了 Robert Capa 那张「诺曼底登陆」的照片,心里就在想:「为什么拍成这样又失焦、又模糊、又不好看的照片,都能这么有名呢?」

那时的我真是被「大众审美」误导了,以为「好看就是一切」,却忽略了摄影的「历史价值」。后来我才知道 Robert Capa 拍的那张著名的「诺曼底登陆」有多么的珍贵(可能是历史上唯一仅存的诺曼底登陆的照片)。如果当时的人们都像今天一样沉迷于拍好看的照片的话,如今的我们还能够看到过去社会的真实写照吗?

 

大多数人都不懂摄影

我常常在网上看到很多人会以「好看」和「不好看」为标准来评价一些摄影作品。当然,有时视觉上的美感会给一张照片增分。但是,到底什么是「好看」,什么是「不好看」呢?

尽管我并不想得罪广大市民,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不懂摄影。“Your uncle may say this is a good picture, but your uncle doesn’t know shit about photography.” 包括很多「专业」的摄影师,他们很多都过分强调视觉上的美感,而不是通过摄影去表达自己,去引发观看者的思考。

就像音乐,其实大多数人都不懂音乐(包括我)。很多人都只会听「好听的音乐」,比如说当下的流行歌曲什么的。我们听音乐很多时候只是为了放松,我们并没有真正地去了解过音乐。

漂亮妹子的「美颜自拍」固然「好看」,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的艺术作品会让人为之驻足

GB. Wolverhampton. 2013. Beat-up man. James.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我不喜欢上 Lofter 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上面太多太多的照片都千篇一律、毫无特点(人人都拍过的慢门堆栈风光、小清新妹纸等等)。每次用手机打开 Lofter、Instagram 之类的 App,我的手指是几乎不会停地一直玩上滑,我很少会看到能吸引我、让我想多看两眼的照片(好的照片)。

那些为了好看而好看的照片,真是太无聊了。

Bruce Gilden 去年出版一本名叫 Face 的摄影集,里面的作品都是一些很不好看、甚至丑陋到平常人看都不想多看两眼的人脸特写。以今天的「大众审美」来看,很多人可能会评论道:「这算哪门子摄影师啊,拍的这么丑!」

其实 Bruce Gilden 并不是第一个拍摄这些「丑陋人」的摄影师,以前 Diane Arbus、Richard Avedon 都拍过这种题材。当初 Diane Arbus 在 MoMA 做展览的时候很多观众还往她的作品上吐口水呢。我很喜欢 Richard Avedon 那本 In The American West,我喜欢揣测这些西部人物背后的故事。或许这些人并不好看,但却常常让我为之驻足良久。这些作品带给我的思考是深刻的。

而看着那些「好看的」小清新照片,我只能用下半身来思考了。(笑)

 

追随自己的内心

我并不想打击很多人对摄影的热情,我只是说出一些自己内心的看法罢了。任何一门艺术本来都不是属于大众的(包括摄影),只不过近年来科技的发展使得人人都成为了「摄影师」,但我们这些「摄影师」当中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摄影师呢?有多少是真正在意他们自己的摄影而不是为了取悦大众(得到很多「赞」)的呢?

这是本文的一个转折点,前方高能预警。

如果你真的喜欢风光摄影,就去拍吧;如果你真的喜欢拍小清新,就去拍吧;如果你真的喜欢拍花花草草,就去拍吧。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在意别人(包括我)的看法而委屈自己呢?

我只是碰巧喜欢街头摄影、纪实摄影罢了。(笑)

 

 

2016-10-31T16:01:33+00:00 2016/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