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记死亡

Epicurus-quote-death

事情的缘由

今天下午刚刚到医院去打了一支破伤风针。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上龙舟课,上岸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岸边的石头,割到了脚趾。当时有同学说到这种情况最好去打一下破伤风的疫苗,反正打一次十几块钱也不贵,毕竟感染破伤风只是一个概率的问题(小概率事件)。好吧,当时我的心里就开始有点慌了(如果他不说的话我可能还不知情),于是我又到网上找了很多有关破伤风的资料,忐忑了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最后还是决定去医院看看。医生帮我清理了一下伤口,虽然不深,但是伤口很窄,里面还有一些脏东西(破伤风杆菌容易繁殖),所以还是打一支破伤风抗毒素比较安全。

破伤风的发病率大概是1%–2%,发病后的死亡率大概是10%–20%,这么说来我死的概率大概是几百分之一吧。天啊,我还不到二十岁,我还没出版自己的摄影集,我还不想死啊。

 

调整风险敞口

尽管我染上破伤风并且因此死去的概率很小,但无论概率如何小,一旦我感染了破伤风,我的死亡率将上升至10–20%,这可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且一旦事件发生了,概率就没有意义了。

Nassim Taleb 在其的《反脆弱》一书中提到很多很有趣且很实际(却鲜为人知)的观点,其中一个观点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们不应该去计算某个灾难性事件发生的概率,只要这个灾难性的事件发生了,概率再小也是白搭,因为它已经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了。所以,我们应该去调整风险敞口,从源头上避免这种灾难性事件的发生,而不是祈祷它不发生(哪怕它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所以,尽管感染破伤风的概率很小,我还是选择了注射破伤风抗毒素。

(说白了其实还是因为我比较怕死。。)

 

人固有一死

今天在医院里面看到有很多插着各种各样输液管的老人,不禁让我想到:五十年后,我也会是这个样子吗?或者说,如果我稍微不幸的话,我能活到五十年后吗?

无论我们多么有钱,多么有名,多么成功,我们终究还是无法从死神的魔掌中逃离出来(这只是迟早的事)。然而我们在平时的生活中却很少真正地去思考过有关死亡的问题,很多时候我们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终究会死这个事实。毫无疑问的是,没有人想死,我们都不想失去我们眼前的一切。相比起死亡,人生中的一些挫折、失败、不幸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有机会去创造、去改变。只有我们死了,我们才真正地死了。

我很喜欢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Epicurus)说过的一句话:「死亡对于我们什么都不是,因为我们存在的时候,死亡不可能降临;死亡降临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存在了。」尽管这句话有助于减轻我们对死亡的恐惧,但我还是不想死啊(摔)。

 

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我还没有真正的死过(废话),但我有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

那是2013年的暑假(16岁),那时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出去骑自行车,当时我骑的是死飞(是真的死飞,不是街上那种几百块钱的倒刹车)。当然,当时我骑死飞已经有两年了,我也不是什么新手了(溜得很)。当时我骑车时穿的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那时我还没有卷裤脚的习惯,这也给我的意外埋下了伏笔(安全隐患)。本来我是很嗨地在路上骑着车(时速20公里左右),突然我的裤脚被卷进了单车的链条里(要知道死飞并没有刹车,链条和飞轮、脚踏是一起转动的,当时我的裤脚卷进了链条里就意味着整台车都已经抱死了),于是乎我整个人就摔到了地上。

据说大脑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会启动一个自我保护的机制,会让你感觉异常的平静,而不会很紧张的想:「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雅蠛蝶雅蠛蝶!!」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躺在地上的感觉也是异常的平静。

当时我的几个小伙伴有的骑到我前面去了(所以并不知道我已经躺在马路上了),而有的还在我后面(所以看到我躺在马路上了)。所幸的是这条马路车很少,基本都是行人为主。我还记得我躺下之后有个很热心的大姐姐过来帮我打电话叫救护车,通知我的父母。当时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脑子一片空白,想说话却也说不出话(喉咙非常嘶哑)。

躺在地上的我又开始想今天是什么时候,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这究竟是寒假呢还是暑假呢(我真的超冷静地在想这些问题)。

再后来我的小伙伴赶上来了,他们看到我躺在地上,头部鲜血直流,吓得不能自已(这是他们后来告诉我的)。有路人建议我的小伙伴把我的头托起来,叫我不要睡觉(睡了可能就醒不来了),我也用手去摸自己的头,整只手都是红色的,把自己吓了一跳(其实还好,因为在那种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心里根本紧张不起来)。

我还记得当时我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双手、腰都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直到后来救护车来了,我的状态感觉还不错,意识十分清醒(虽然头部失血有点晕),我才觉得自己不会死掉。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躺在地上的时候,其实我还挺开心的,看来大脑真的会让我们在接近死亡的时候开启「快乐死」模式嘛。

感谢当时向我伸出援手的路人甲路人乙,还有我的小伙伴们,不然我今天可能就不会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了。(笑)

后来到了医院我也只是在头部缝了两针,身上的伤口也不是很严重,感觉自己也是挺幸运的。

当天下午出的事故,到医院缝了两针,晚上九点多就出院了。在家休息了十来天就蹦跶蹦跶地去上学了(高三开学)。

 

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类

因为有了死亡,所以我们才会珍惜在这个地球上短暂的人生时光。

从小我们就被灌输很多功利化的思想:我们需要好好读书,考到好的成绩,上到好的大学,找到好的工作,成为人生赢家,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为了追求功与名,我们不惜以健康为代价。很明显,即使是 Steve Jobs 或者是李开复这样的大名人,在罹患癌症之后都开始重新反思自己的人生。在生命面前,难道赚很多的钱、住上大房子、开上豪跑车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尽管这是妇孺皆知的道理,却也阻挡不了人们追求功与名的脚步。

人嘛,不见棺材不落泪,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我也是这样的。举个例子吧,我肚子痛的时候就常常会想:「如果肚子不痛有多好啊,肚子不痛我就满足了!」等到肚子好了我又会开始想:「唉,如果我不长痘就好了,不长痘我就满足了!」等到我不长痘了我有会开始想:「唉,如果我长得帅一点就好了,帅一点我就满足了!」

。。。

天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满足呢?

直到有一天,我吃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肚子又开始痛了起来,我就又会想:「如果肚子不痛有多好啊,肚子不痛我就满足了!我再也不追求其他的东西了!」

上帝:「呵呵。」

 

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无限地接近死亡

We are slowly dying.

很多人很喜欢规划人生:20岁要考上好大学,30岁要买房子,40岁要养孩子,50岁要好好存钱,60岁退休环游世界。。

但我不喜欢规划人生,我也不喜欢作长期的计划。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活到60岁呢?我常常觉得自己能不能活到30岁都是个问题。

我们很容易有一个错觉,就是觉得自己一定会活到很老才去世。虽然一般来说也的确是年纪越大死亡的概率也就越大,但其实在死亡面前,无论是新生儿,还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他们距离死亡的距离都是相等的。从出生那一刻开始,我们永远都在无限地接近死亡。有时我们离死亡很近,可能就是一步的距离,或者是一个细小的决定,就把我们扯到了死亡的边界上(就像我骑车的意外一样)。

生命终究是脆弱的,一个小小的细菌(比如破伤风杆菌)就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整死。我们每天都面临着很多生命威胁,无论是吃饭、过马路、坐电梯还是开车、玩手机、熬夜,死亡的几率始终存在。前段时间我还看到原来「猝死」是与基因有关的,这不禁又让我感到些许害怕──我会不会可能有这种「猝死」基因呢?

我真的不想死啊(摔)。

 

活在当下

假如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还会去做今天原本打算要做的事吗?

假如今天你突然被告知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年、三年、五年或者十年的时间,你还会去做今天原本打算要做的事吗?

我们常常忘记死亡的存在,常常感觉死亡离自己还很远,所以我们会把很多时间浪费在一些根本不值得一做的事情上。这也是我对大学的学习生活感到些许失望的原因(不过大学相对来说还是很自由的)。是的,大学很忙,忙着各种社团活动、各种课堂展示,但我并不觉得这些事情有多大的意义,假如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在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的。哪怕我还有一年的生命时间,我也不会将人生中最后三百六十五天的其中一天浪费在这上面。

假如今天是我人生的最后一天,我很可能会带着相机到外面走走,拍下最后几十张照片吧;我还要回家跟我的父母道别,感谢他们多年的养育之恩;我还要在这个部落格上写下最后一篇道别的文章,告诉大家我要走了。

这么说来的话,看来摄影才是(至少目前是)我人生的意义(热情)所在呢。

我有很多朋友(同龄朋友)都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些什么,找不到自己的 passion 就究竟在哪里。这样的话,不妨认真地想想,假如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会打算做些什么呢?或许那些事情就是你生命的意义所在吧。

假如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还会打算通过煲剧来打发这一天吗?假如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还会打算窝在家里打游戏吗?假如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还会去做自己根本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情吗?

我很怀疑喔。

当然,这是一个稍微有点极端的问题,毕竟今天是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天的几率很小,但我们每天都在无限地接近这一天。而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又能不能做到无悔这一生呢?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妨想象一下自己明天将不再醒来。

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不妨想象一下自己就像得到重生一样。

谨记死亡,要知道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2016-10-31T16:01:39+00:00 2016/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