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选择困难症患者的自白

R1004616

广州,2016

Eric Kim 过去曾经写过一篇叫做 Having No Choices is the Ultimate Freedom 的文章。我们常常觉得「自由」就是要能够有很多选择,但能够有很多选择就一定是「自由」吗?或者说是那是我们想要的「自由」吗?

 

我的选择困难症

我是一个选择困难症患者。

每当我站在便利店的饮料柜面前时,我总是不知道自己该喝哪一瓶饮料──是喝可乐、柠檬茶、奶茶、牛奶、果汁还是咖啡好呢?我觉得很多人应该也会有类似的感受吧。或许有人可能会觉得这很奇怪──「你喜欢喝哪一种就买哪一种啊,为什么要纠结呢?」是啊,问题是我都很喜欢喝啊,但是如果我买了奶茶的话,我可能又会后悔没买柠檬茶啊(我就经常这样),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当天究竟想喝什么饮料,做人真的好纠结啊。

无独有偶,每当我到星巴克的时候,我也会总是不知道喝什么饮料好。是喝星冰乐呢,还是喝咖啡、拿铁、摩卡、果汁呢?如果喝星冰乐的话,是喝香草星冰乐呢,还是喝摩卡可可碎片星冰乐呢,还是喝咖啡星冰乐呢?

幹。做人真的好麻烦啊(摔)。

 

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

我很庆幸自己生长在这样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虽然中国社会目前也有很多问题,比如环境污染、贫富差距什么的,但至少社会还是挺安定的啊,虽然坑蒙拐骗也是挺多的,但起码不是兵荒马乱的战乱、革命时代啊。

然而,物质极大丰富随之带来的很多「第一世界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就说这个「选择困难症」都简直逼死人啊。是的,现在的物质生活很丰富,不像三四十年前连吃个粥都要拿饭票排队拿(大锅饭时代),那时每个人吃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每个人穿的衣服也是差不多风格的,每个人的工作都是国家分配的,我们那时选择的余地很少,很多时候甚至无法选择。

可是现在的社会不同了,我们有无限的选择──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各种自我增值的活动,我们可以更多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去更多自己想去的地方(这真的很自由欸,感谢国家感谢党)。但面临着如此之多的选择其实我们也是挺头痛的,尤其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的时候(就像我在便利店买饮料的时候一样)。

现在我就在喝着一杯 Venti 的冰抹茶拿铁,我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了──虽然冰抹茶拿铁没有热的拿铁和星冰乐那么腻(最近不想吃太腻的东西),但还是有点腻啊,早知道今天喝冰摇黑加仑茶算了。

我现在手下的 MacBook Air 13吋 256GB 是 2014年暑假的时候买的(那时刚考完高考),一方面我很庆幸自己当初买的是 256GB 而不是 128GB(根本不够用嘛),另一方面我又有点懊悔自己没有买足够小的 11吋的 MacBook Air,13吋终究还是有点大啊(虽然不重)。虽然很多人觉得摄影师、设计师什么的应该要买 Retina 屏的 MacBook Pro 才合适,但其实我用电脑还是以上网为主,我也不懂修图什么的,也不打什么游戏,MacBook Air 已经足够用了。虽然在星巴克里面的时候常常会感觉逼格不够 MacBook Pro 的高(果然还是虚荣心作祟啊),但是真的够用了(想想非洲多少贫困的孩子连电脑都没见过)。

 

我的相机镜头选择困难史

在我刚开始玩摄影,或者说是玩相机的时候(2014年9月),在刚开始的几个月里面我买了很多镜头。最开始我用的是 Sony α5100,买的是双镜头的套装(16–50 和 55–210)。后来我发现自己靠这两只镜头无法拍到网上那些很好看的「大光圈虚化」的照片,所以我又买了一支 E50 f/1.8 的镜头。再后来我又发现这支镜头的等效焦距太长了(75mm),根本无法愉快地扫街嘛,于是乎我又买了一支 Sigma S30 f/2.8 的镜头。再后来我发现数码相机拍照逼格不够啊,于是乎我又在网上买了一部旁轴菲林相机 Canon QL17 第二代。

然而上面这些经历,都仅仅是2014年9月到2014年12月这四个月内发生的事。

2015年2月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台湾旅行(点击此处可以看我那时写的游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同时带上这么多的相机和镜头去旅行。于是在一番斟酌和纠结之后,我最终决定带上了 Sony α5100(配 16–50 和 S30 f/2.8 这两支镜头)和 Canon QL17 第二代这两部相机。尽管装备算是相对比较轻便的,但我的选择困难症还是犯了──在旅行的时候我常常会纠结自己是该用 16–50 镜头还是用 S30 f/2.8 去拍好呢?或者是该用数码相机还是该用菲林相机拍好呢?所以在台湾旅行的那几天我几乎每天都要纠结好几十次(真的不夸张)是要用哪部相机、哪支镜头去拍好。

后来2015年8月的时候我又去了一趟台湾旅行(台湾真的超好玩),这时我的装备就只剩下 Leica M6 这一部相机和 Voigtlander Nokton Classic 35mm f/1.4 这一支镜头了,所以我在旅行拍照的时候根本不用纠结用什么相机、用什么镜头(超轻便超潇洒有木有?!!)。

所以从2015年4月开始到现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只用一部相机和一支镜头,虽然2015年9月的时候换上了 Ricoh GR,不过从此我也是一直在用 Ricoh GR,也没有打算再用回 Leica M6。

我很喜欢这种没有选择的「自由」。这时没有选择带来的不是束缚,而是没有烦恼(笑)。

 

Choose the best and forget the rest

选择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然后把其他的选择都忘掉吧。

现在我坐在星巴克里面,用着 MacBook 码字。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是一种「装逼」的表现,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装逼(反正我是没有什么优越感的),我只知道我好像没有更好的选择吧。现在放假我回到家里(我家在东莞),我家对面就是这家星巴克,步行时间3分钟,而且环境也还算不错(虽然今天放假人有点多),这里可以算是我回家之后「生产力最高」的地方吧(在家里根本没有「生产力」可言,最多只有「消费力」)。至于 MacBook Air 什么的,现在市面上还有什么比 MacBook Air 更轻便、续航能力更好(充满电能上网10个小时)的电脑吗?好像没有吧。

为什么很多月薪只有三四千的人省吃俭用也要买 iPhone?因为 iPhone 好用啊,品质稳定,用户体验好(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如果买 Android 的话我们还要纠结是买 Samsung 还是买 Sony 还是买 HTC 还是买小米还是买华为还是买锤子什么的,决定买 Samsung 的话还要纠结是买 S7 还是买 S6 Edge 还是买 Note 5 之类的。而且 Android 手机的用户体验普遍不是太好,尤其是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Android 系统的可定制性(可玩性)的确比 iOS 要好很多,但随之带来的问题却是:我究竟是要用这个手机主题好呢,还是用那个手机主题好呢?(我以前用 Android 手机的时候就经常纠结这个问题)而在 iOS 上的话,我根本不用纠结──因为 iPhone 根本没法换主题啊(摔)!

为什么要去星巴克?因为星巴克的出品稳定啊(全世界的星巴克的口味几乎都一样),我去旅行的时候也常常会去当地的星巴克解决生理问题(我指的是吃饭),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当地有什么餐厅好吃的,而且我本身对吃的也没有太多要求(不要太难吃就好)。我那时我去湖南湖北的时候我几乎都是去麦当劳之类的地方解决三餐的(麦当劳出品也同样比较稳定),因为湖南湖北随便一家餐厅都好辣啊。那时我在武汉买一碗牛肉面,我再三嘱咐小二「不要辣,不要辣,一点辣都不要」,结果还是辣得我快晕了,吃了两口就丢掉了。我真的不喜欢浪费粮食,可是我真的吃不了那么辣啊,再吃多两口我可能都要进医院了。

 

学会满足

其实选择困难症的终极原因还是因为不满足吧,因为我们无论选择什么,事后都会感觉选择另一个貌似会更好。

曾经有人很严肃地开玩笑跟我说过:「选择困难症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穷嘛!」当时我居然还觉得挺有道理的:「是啊,如果有钱的话,我们根本不用纠结买什么相机买什么镜头好啊,把世界上所有的相机和镜头都买下来不就好了吗?」

但后来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不对,即使你拥有世界上所有的相机和所有的镜头,你在出门的时候还是要纠结带什么相机带什么镜头啊,你也根本不可能同时使用那么多相机和镜头。」

最后,我才发现,治疗选择困难症的关键在于──「学会满足」。

虽然「学会满足」这四个字听起来很像挺鸡汤的,但这碗鸡汤还是挺有营养的。因为如果我们不去学会满足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满足呢?我们这些贪得无厌的人类可能永远都不满足吧。

人之所以是人,和其他动物最大的区别或许就在于──人类永远都不会满足(所以我们才会不断发展进步嘛),而动物吃饱了睡好了就满足了,所以它们不会有去改变自己的欲望。而我们这些人类,似乎永远都不会满足,我们一直在不断地寻求发展,这究竟是好处还是坏处呢?

突然又想起了一句话:「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初中的时候我超喜欢这句话。)

「既然买了手上的相机,就好好的把它发挥到极致吧。学会满足,别老想着买新相机新镜头。」假如我能够回到2014年9月的话,我一定会对刚接触摄影的自己说这句话。

 

是时候收尾了吧

啊。明天又要回学校了,是坐巴士好呢,还是坐高铁好呢?

坐巴士的话虽然用时会长一点,但是可以看看沿途的风光;坐高铁的话虽然会早一点回到学校,但是沿途看不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只能看手机了吧)。

我的选择困难症又犯了。

多一个选择或许会多一点自由,但或许也会多一个烦恼呢。

 

 

2016-10-31T16:01:44+00:00 2016/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