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课:撼动你的观看者

R0152032rs

第31课

撼动你的观看者

“It’s so strange to me that anyone would ever think that a work of art shouldn’t be disturbing or shouldn’t be invasive. That’s the property of work – that’s the arena of a work of art. It is to disturb, it to make you think, to make you feel. If my work didn’t disturb from time to time, it would be failure in my own eyes. It’s meant to distrub – in a positive way.” – Richard Avedon

「很多人觉得艺术作品不应该是撼动人心的,我觉得这很奇怪,因为我认为这恰恰是艺术作品的意义所在。艺术作品本来就应该是要能打动人的、引人思考的、让人感受的。如果我的作品不能时常撼动人心的话,我会觉得那是失败的作品。」- Richard Avedon

我们作为摄影师、艺术家,我们时常恐惧。我们害怕被议论、被批判、或是被憎恨。

所有伟大的摄影师都曾遭受过批评。无论你的摄影有多么地出色,你也永远不会得到摄影界所有人都喜欢你的作品。人们厌恶一个摄影师,很多时候只是因为他们嫉妒他们的成功。这些心生嫉妒的人认为那些伟大的摄影师被「高估」,是他们对自己没能成名和成功而感到沮丧的表现。

无论你的摄影有多么地出色,总会有很多人会讨厌你。事实上,你甚至可以通过看一个摄影师有多少「厌恶者」来判断一个摄影师有多么地成功。

在你刚开始你的摄影生涯时,所有人都会支持你。但一旦你有钱了、成名了、有影响力了──就会有很多人在背后捅你几刀,嫉妒你的成功,在背后说你坏话(相信我,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当 Robert Frank 刚发布 “The Americans”(很可能是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一本摄影集) 的时候,它也是饱受批评的。很多摄影评论家称之为「共产主义者」、「反美国主义」和「丑陋的」,他们不喜欢高对比和多颗粒的影像,他们认为 Robert Frank 是一个不佩得到任何尊重的业余摄影师。

现在人人都会带着崇高的敬意看待 Robert Frank,他的作品激励了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摄影师。

每当你尝试做一些违反常理的事情时,你总会受到很多批评。举个例子,当森山大道刚开始拍照的时候,当时的潮流是拍一些超清晰、锐利和现实主义的影像(尽可能地少颗粒),那时人人都很看中影像的「完美性」。

但森山大道坚持了自己的风格,也不在意别人都在追逐的潮流。他从朋友那里借来一台傻瓜菲林相机(菲林 Ricoh GR),拍摄高对比粗颗粒的黑白照片,并将粗糙、失焦和技术上不完美的摄影风格发展为「粗糙、模糊、失焦」的摄影美学。

现在高对比粗颗粒的黑白影像已经是一种十分流行的摄影风格,为 Anders Petersen 和 Jacob Aue Sobol 等摄影师所使用。

回到 Richard Avedon 说到的那句话,伟大的艺术作品往往是撼动观看者的。伟大的艺术能够迫使观看者走出舒适圈,打破思维定势、固有概念、信念和观看者原有的观点。伟大的艺术能使观看者用全新的方式去思考、感受。

作为一个艺术家、摄影师,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是变得无聊吧。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失败的诀窍就在于创作一些不会撼动到任何人的作品。

无论一个摄影师有多么地伟大,总会有很多人怀恨在心。举个例子,在 Google 上搜索任何一个你崇拜的摄影师,在他们的名字后面加上「被高估」(“overrated”)、「烂透了」(“sucks”)的关键字,你就会看到那些厌恶者的评论。

在你的人生、摄影生涯中,你总会碰到很多不喜欢你的作品的人。

我的建议:接受它吧。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必在意别人是否喜欢你的作品。

 

 

2016-10-31T16:01:47+00:00 2016/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