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自己的作品吗?

Untitled (31)

高雄,2015

昨天偶然在 PetaPixel 上看到一个叫 Why You Must Show Your Work as a Photographer 的视频,片中的 Austin Kleon 就此(为什么摄影师一定要公开自己的作品)说出了三个主要的原因──

  • Becoming a documentarian of what you do has intrinsic value(记录自己在做的事情本身就有一种固有价值)
  • Showing your work serves as self promotion(公开自己的作品可以是一种自我营销)
  • Sharing your work can create a community around it(分享自己的作品可以以此建立起一个社群)

虽然我认为这三个原因并不足以说服我去公开自己的作品,但还是引发了我对自己的「作品」的思考。

 

你喜欢自己的作品吗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喜欢自己的作品吗?」

最近我时常这样问自己,却还是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毫无疑问,我拍的照片当中99%以上都是垃圾──从去年4月份开始「正式扫街」以来,在这接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大概拍了六千多张照片,但我真的拿不出几张自己能够非常引以为傲的照片,更谈不上什么「作品」。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真的能够拍到足够好的东西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对自己的「作品」有些信心的,起码我知道自己应该努力的方向。摄影很难,真的很难,所以也才这么有趣吧──如果摄影很容易的话,那我还「努力」来干嘛呢?

如果说我完全不喜欢自己的「作品」的话,那也是假的。摄影师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常常把自己拍的照片当作是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不忍心去把一些很难拍到或者是拍的很辛苦但拍的不好的照片踢掉。可以这么说吧,在街头摄影中我们拍的很多照片都是 half decent shot(差那么一点点就「完美」的照片),但这些照片终究还是 doesn’t work(不合格)的,但我们还是想去极力留下这些照片(因为这些照片来之不易)。我们这些「仁慈的家长」,在挑选照片的时候还是要狠下心来「杀死自己的孩子」啊。

 

你喜欢自己拍的照片吗?

R1003689

东莞,2016

Eric Kim 去年曾经写过一篇叫 Do You Like Your Own Photos 的文章,森爸前段时间写过一篇叫「你在乎自己的作品嗎?」的文章,我的这篇文章叫「你喜欢自己的作品吗?」算是把前面两者相结合吧。

作为一个严肃的摄影师(严肃脸),「照片」和「作品」终究是不能等价的。我喜欢自己拍的一些照片,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这张照片本身有多好(或者客观地来讲这就是一张「烂片」),而是因为这张照片对于我的意义是重要的,比如说相片中的是我的好朋友、亲人,或者象征着一些美好的个人回忆。但这些照片终究只是些对于我个人来说有意义的照片(Personal Photography),很可能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因为这张照片背后的意义而喜欢这张照片,所以我不会公开这张照片,更不会称之为我的「作品」。

不过也的确会有一些摄影师会把自己的 Personal Photography 分享出来,比如 Anders Peterson、Jacob Aue Sobol、森山大道(虽然拍摄风格迥异于前两位摄影师)都是这方面的能手。不过他们的作品也的确拍的很好,在很 personal 的同时也可以很 strong,即使我并不认识照片当中的人物,我依然会被他们的作品所触动到。

我很喜欢我拍过的很多照片,但我对自己目前的「作品」还不太满意,简单来说就是这样的吧,所以至今我的「作品」页面还是空的。

 

这是一个自我营销的时代

我要庆幸自己生在这样一个便利的时代,被网络包围的时代。因为有了网络,所以我才能够在这里营销自己。细数我们现在每天都在用的东西──微信、公众号、Instagram、知乎、微博、部落格、视频网站等几乎都是可以进行自我营销的平台,我们现在只需要动几根手指打打字就能在网络上营销自己(想想现在微信上有多少公众号)。

像我这种「白手起家」的自我营销者(在建立这个部落格之前我在网络上没有一点影响力),要想保持发展,立于不败之地,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 keep updating(不断更新)。为什么?因为如果我不再更新,不再写文章的话,我就会被人们遗忘(这在我三个月不发朋友圈的时间里有着深刻体会)。如果你不是什么「大V」或者本来就有一定威望、名声的名人,想要在网络、社交媒体中保持「存在感」的话,就必须 keep updating 啦。

你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我写跑题了,其实并没有,因为我接下来讲的是网络上的摄影作品。我常常在 Instagram 上看到一些有人气的摄影师,经常发一些我认为不足够好的摄影作品,也会得到很多人的赞。如果你是一个很严肃地对待自己作品的摄影师(比如说那些 Magnum 的摄影师),你应该是不会把这样的照片(outtake)给别人看到的,那为什么他们要把这样普通的照片 po 出来呢?没错,他们很可能是害怕被人们所遗忘(所以即使没有拍到好的作品也会不断地更新自己的动态),而一个真正有实力的摄影师是不会害怕被人遗忘的,因为他们不会被人遗忘(想想历史上那些伟大的摄影师)。

当然,我不是说网上的每一个摄影师都是没有实力的、害怕被人遗忘的(我也害怕被人遗忘),Instagram 上也有很多很活跃的 Magnum 摄影师,比如 David Alan Harvey、Alec Soth 就经常在 Instagram 上分享自己最近在做的一些事情,也是挺好的,因为我们这些粉丝也很想知道他们这些大师的日常是怎样的。(笑)

事实上,我现在很崇拜的 Eric Kim 曾经也是靠在网络上营销自己才逐渐获得认可的,所以以前很多人说他拍的很烂(不过这也是事实),但他对街头摄影的普及教育作出的贡献还是不可否认的(棒)。

无论你有多么优秀,haters are gonna hate。虽然我不是什么 hater,但我还是很羡慕(或者是嫉妒)那些在网络上比我有影响力的人的──我很羡慕 DRTV(Digitalrev)的 Kai Wong(还有 Lok Cheung),我觉得他拍的照片很一般,但他在 Youtube 上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过着像 playboy 一样的明星生活,不过我也的确很喜欢他主演的很多短片,超搞笑超欢乐哈哈哈。我也很羡慕 Lofter 上的胖电塔,虽然我觉得他拍的照片不怎么样,但他对国内街头摄影的普及和推广还是作出了挺大贡献的,比如说在网络上组织国内街头摄影作品的投稿活动。相比之下,我还只是个吃饱没事干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写写日记的 small potato 罢了(啊还有在知乎上装装逼)。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与过去的自己比较)

DSC06805-1-2拷貝rs

香港,2015

前天和两个朋友在广州爬楼,一览整个广州(天河)CBD的风光,突然有些怀念自己过去拍风光的日子,看回自己过去拍的一些风光照片也是感慨万千──原来我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独自一人扛着三脚架顶着寒风上太平山拍香港夜景的纯情小男孩(有点被自己恶心到了…),我也不再是那个在街上拍个陌生人都心惊胆战得不得了的小少年,我甚至已经不再记得扫街时的「恐惧」是怎么一种感觉(我记得好像是脚底发软、肩膀酸痛的感觉)。

我常常看着那些摄影大师或者是比我优秀的摄影师的作品,我都会在潜意识里拿自己拍的「作品」与他们比较,终究发现自己还是拍的太烂了,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那些摄影大师一生才拍摄了几个专案,拍了几十万张照片最终才选出几百张(甚至几十张)照片作为自己的作品集,如果我能拍的跟他们一样好那才是奇了怪了呢。

我们出生在中国这个「热爱攀比」的社会,从小我们就一直在比──比成绩、比排名、比家境、比样貌等等。然而,摄影终究不是什么「竞技体育运动」,我们没有必要非得分个你死我活,我看过很多「财富排名」、「企业排名」,但我从来没看过什么「摄影师排名」。为什么我们拍个照都一定要比比比呢?

我最喜欢的摄影师是 Josef Koudelka,但我也很喜欢 Bruce Gilden、Trent Parke、William Klein 什么的,如果你一定要我说谁比谁好的话,抱歉,我还真的无法回答你,因为他们都是很伟大、很厉害的摄影大师。

我觉得社交媒体中的「点赞数」对于摄影师来说意义是不大的,虽然我们都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但这个数字真的有很大的意义吗?Justin Bieber 随便发一张照片都有几十万个「赞」,而有的摄影师发一张好的摄影作品只有几十个赞,难道 Justin Bieber 就是很厉害的摄影师吗?只有几十个赞的摄影师就是没有实力的摄影师吗?

答案是很明显的。

所以我不会和他人进行比较,我只和过去的自己比较(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在进步)。

 

我的作品

最近通过 Google Analytics 看了一下网站访问量,发现除了主页和「部落格」页面之外点击量最大的就是「作品」页面了,也曾经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网站上没有我的「作品」。好吧,看来我最后还是妥协了,我决定要在不久的将来(预计今年五月份吧)公开自己的部分作品。

公开自己的作品某种程度上也是需要勇气的,因为无论你的作品有多么地出色,你总会受到很多人的批评(Diane Arbus 当年在 MoMA 展出的作品还被人吐口水了呢)。

但是,如果你真的喜欢自己的作品,并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信心的话,为什么要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呢?

我之前的想法是:「我要拍到足够好的一组照片,完成一个足够完美的拍摄项目后再把自己的作品公布出来。」Alec Soth 也曾经说过现在的很多摄影师都过于急于把自己的作品公布出来,而不是认真地花上几年时间去准备一个足够出色的作品集。但是,什么是足够出色呢?是的,我对自己目前的「作品」不太满意,但我什么时候才会满意呢?即使是那些 Magnum 摄影师也常常对自己的作品感到不满意,连 Koudelka 也还在不断地探求自己的 personal maximum,究竟什么才是足够完美的作品?我能够做到足够完美吗?

我想,我可能永远都达不到自己心目中的完美,我只能每天进步一点点,不断地去接近自己的 personal maximum 了吧。

 

相关阅读:在这个人人都是摄影师的年代,我为什么还要摄影?

 

 

2016-10-31T16:01:49+00:00 2016/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