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摄影中的道德问题(以及如何在扫街时保持礼貌)

R1002620

東京,2016

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叫「非自愿被街拍,怎样应对?」的问题。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想写一篇有关街头摄影中的道德问题的文章了,因为在我刚开始接触街头摄影的时候也常常会被「道德问题」所困扰。当我第一次看到 Eric Kim 和 Bruce Gilden 在街上开着闪光灯拍人的时候,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他们这样子真的好吗?这样真的不会被人打吗?」

 

问题的根源

我认为(事实上也是)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地区法律都是允许人们在公共场合拍照的(当然什么偷拍裙底之类的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为什么现在的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有权利在公共场合不被拍照呢?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这侵犯到他们的隐私呢?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法律明令禁止在公共场合拍照的话,这个世界将会变得一团糟。我们今天之所以能看到历史上那些宝贵的照片,恰恰是当时的街头摄影师的功劳,所以我们街头摄影师其实也是承担着社会责任的。只不过,为什么背负着这种社会责任的我们常常会被很多人误解呢?

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 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的分工程度越来越高,人与人之间越来越「不需要」打交道(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意味我们在社会化的过程中越来越「个人化」,我们越来越注重提升个人的生活品质,注重个人的隐私。
  • 信息时代的影像泛滥。现在我们每天都有成千上亿张照片上传到网络上,而且信息传播的速度极快,没有人希望自己的「丑照」在网络上疯传。
  • 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很多人都害怕自己的照片不被正当利用,损害到自己的名誉等。

所以我们这些在街上拍照的街头摄影师才常常被人误解啊(泪)。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如果我不是街头摄影师的话我也很可能觉得那些在街上乱拍照的人都是变态。作为街头摄影师嘛,本身就应该海纳百川、包容社会的。(笑)

既然如此,在街头摄影中我们的道德准则又应该是怎样的呢?

我的观点是:只要你的意图正确(无意侵犯他人),街头摄影的方式并没有对错之分(哪怕是使用闪光灯这样看似「不尊重他人」的方式)。

 

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从小我们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的意思──自己不想要的,就不要强加给别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己所欲,施于人」就一定是对的)。

我觉得这也应该是街头摄影中重要的准则──如果你在街上不希望自己被拍的话,那你有什么理由去拍别人呢?

所以,如果你想让自己的行为「正当化」的话,你首先就要接受这种行为。如果你想得到他人的尊重的话,就应该首先要尊重他人。

我知道有很多人(包括很多街头摄影师)都觉得在街上使用闪关灯近距离抓拍是一件很不礼貌、很不尊重他人的拍摄方式(所以有很多人会骂 Bruce Gilden 是 asshole),我曾经也是这么觉得的,但现在我已经不再这么认为了,因为我现在也是这么做的了。当然,我不是因为自己在做这件事所以才为自己去辩护(虽然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我使用闪光灯是因为我很喜欢使用闪光灯带来的拍摄效果,而且我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至少我在街上拍照是很礼貌的(保持微笑、打招呼、说谢谢),而且事实上有很多人都很喜欢被拍啊,因为他们觉得我在他们身上发现了有趣的地方。毕竟人都是喜欢被关注的嘛。

我喜欢近距离抓拍,一方面我很喜欢这种拍摄方式带来的生理性快感,另一方面我喜欢与我的拍摄对象互动(我拍的人通常都很有趣哈哈)。相比之下,我觉得躲在角落里用长焦镜头偷拍反而更奇怪(所以我不会这么做)。

如果你是那种比较内向的街头摄影师(不喜欢打扰别人也不喜欢被人打扰)的话,那你可能就不适合近距离抓拍了。如果你觉得在街上近距离抓拍是不道德的行为(也不希望自己在街上被拍)的话,那你可以用自己觉得合理的方式去拍照。如果你觉得自己能够接受这种方式,那你就追随自己的内心吧。只要你对自己的方式充满自信,那就坚持下去吧。

当然,在街上保持礼貌还是相当重要的。保持礼貌一方面可以让更多人信任你(减少很多不必要的冲突),另一方面也会让自己感觉很棒(感觉自己如鱼得水一样)。

 

在街上如何保持礼貌?

其实我曾经也是一个相对内向的人,在街上拍照的时候常常会很紧张(恐惧)。事实上,在街上如果你越紧张的话,人们往往越会怀疑你的意图。如今我在街上拍照很少遇到冲突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对我的做法充满自信(至少不会紧张),同时保持礼貌。

Martin Parr 这个怪叔叔在街上拍照时也会使用闪光灯。当初我在他的一个扫街视频中发现他在扫街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一种迷之微笑,而且在拍完照之后不会「马上逃跑」,而是不紧不慢地走开,甚至能很愉快地与他的拍摄对象聊起来。那么,在街上拍照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保持礼貌呢?以下是我的一些建议:

  • 不要紧张。在拍完照之后不要马上逃跑,而是要放轻松(毕竟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当然这是需要时间来锻炼的。
  • 微笑示意。微笑是一个很管用的东西,尽管在中国人们都倾向于把自己的情绪封闭起来,但在拍完照这种情况下微笑示意一下往往能解除拍摄对象的怀疑──毕竟,哪有人对你做了亏心事还会对你微笑的呢?
  • 赞美你的拍摄对象。我在街上拍照的时候常常会有人问我为什么拍他,这时我通常都会微笑着赞美他──比如说我觉得他的造型很酷,或者身上的某个东西很有趣之类的。不要小看赞美的威力,人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赞美。这招常常能化解冲突喔。
  • 给他看照片。我在近距离抓拍完以后常常会回放照片给我的拍摄对象看,很多时候他们前一秒还在诧异、生气,但看了照片之后下一秒就会开始笑起来──因为这时我不再是从他们身上「偷走」照片,而是让他们也参与到这个拍摄的过程中来。

我很喜欢这种在街上与拍摄对象的互动。

当然,你首先要克服自己在街头摄影中的恐惧。以下是我过去写过以及翻译过的几篇有关克服扫街时的恐惧的文章:

怎样克服扫街时的恐惧?(上街实战篇)

怎样克服扫街时的恐惧?(心理准备篇)

如何在获得拍摄对象同意的前提下进行街头人像摄影

如何成为一名「无所畏惧的」街头摄影师? 

 

摄影是对被摄者的尊重

很多人不喜欢被拍照,也觉得在街上拍别人的照片是一件不尊重人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不能从相反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呢?

我恰恰认为摄影是对被摄者的尊重。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也有很多人喜欢被拍照的原因吧。

frank-5a061c67335fa11d69958685e4c84ce6f2c30e8d-s800-c85rs

© Robert Frank

上面这张照片是 Robert Frank 的著名摄影集 The Americans 中的其中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中的女子在多年后才回忆起自己当年被 Robert Frank 这样鼎鼎大名的摄影师拍了下来,现已被 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

当我看着那些经典的街头摄影作品(比如 Henri Cartier-Bresson 的那张著名的「抱着酒瓶的小孩」)时,我常常会想:「被那些著名的摄影师拍下并『名垂千古』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呢?」很多人都认为 Bruce Gilden 在街头的拍摄方式过于「粗暴」,但如果我能够被 Bruce Gilden 拍下来并且留下一张经典的照片的话,我是相当乐意的呢。

历史上有很多摄影师都曾因为拍摄一些「丑陋」的人像作品而饱受抨击,比如 Diane Arbus、Richard Avedon、Bruce Gilden 等等。很多人认为他们都丑化了被摄者的形象,甚至有损被摄者的名誉。为什么人人都觉得他们「丑」呢?为什么拍摄这些「丑」的姿态就是不道德的呢?难道给一些人赋予「丑」的标签这种行为就道德了吗?

总的来说,我还是认为摄影本身对于被摄者而言更多是一种「尊重」(只要摄影师的意图是正当的),而不是从他们身上偷走什么,也谈不上什么「丑化」。毕竟,相机不会说谎,我们拍下的只不过是现实中确确实实存在过的一瞬。

 

带上「尊重」去扫街

我发现有的街头摄影初学者很喜欢拍一些「弱势群体」的照片,比如说街上的乞丐、残疾人什么的。当然,这些「弱势群体」应该是要引起社会的关注的,但如果你拍摄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社交媒体上的「赞」的话,我不会认为这是道德的。你也许会反问:「你上面提到的那些摄影师不也这样拍吗?为什么我就不能拍那些弱势群体呢?」那我会回答你:「因为他们具有人文关怀精神,而你只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赞」。」

就像我开头提到的一样,无论做任何事,意图很重要。如果你真的想要探讨弱势群体这个专题的话,我建议你认真地花上一些时间去做足功课,拍摄一个深刻的有关弱势群体的项目,而不是随便在街上对着乞丐拍几张照片发到 Lofter 上求「赞」。

总之,意图是很重要的,尊重也是很重要的。只要你带着正当的意图和应有的尊重,街头摄影是没有对错之分的。

(写完感觉自己严肃得让我自己都对自己肃然起敬(笑)。)

 

 

2016-10-31T16:01:53+00:00 2016/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