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新找到对摄影的热情?

R1003939

广州,2016

我很喜欢街头摄影,或者说我很喜欢在街上拍照吧,或者说即使我不拍照我也很喜欢到外面的一些地方去走走。虽然我很喜欢扫街,但我也常常会有 don’t feel inspired(不想拍照)的时候。就像是爱情一样吧,在疯狂热恋的日子后总会平淡下来(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在接触摄影之前,其实我也有过几项爱好,但最终都半途而废,不了了之。哪怕是像森山大道这样公认的摄影大师,也曾经有过自己的「低迷时期」,也有好几年的时间几乎完全没拍照;Henri Cartier-Bresson 到了晚年也几乎不再拍照,而是重新拾起画笔画起画来。

对于一个摄影师、艺术家而言,失去创作的灵感和热情应该是最致命的事情了吧。那么,我们应该如何保持对摄影的热情的呢?接下来我就简单地分享一些 2 cents(浅见) 吧。

 

观摩摄影集

前段时间写过一篇有关摄影集的文章:为什么要买摄影集?

俗话说得好:「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每当我不想出去拍照的时候,只要我翻出一本「压箱底」的摄影集,看完之后就会有一种「摄虫上脑」的感觉,心里就会想:「啊,好想出去拍照啊。我也要拍出这么赞的作品!」

但其实在观摩摄影大师的作品之后我常常也会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创作出像他们这么棒的作品吧(也可以说是一种打击),但这种打击往往会激起我对摄影的渴望:「他们拍了大半辈子才拍出这么棒的作品。我拍照才拍了不到两年欸!怎么可能比得上他们呢?但我一定要沉得住气,十年磨一剑,总会有出头日的!」

于是我就屁颠屁颠地带着相机出去拍照了。(笑)

 

带上相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常常暗自庆幸自己生活在珠三角地区,这是一个巨大的城市群,什么广州、深圳、香港、澳门都是很大很繁华的城市,还有佛山、东莞、珠海、中山等不小的二三线城市。我无法想象生活在中西部一些相对「孤独」的城市会是什么体验,比如说重庆(虽然重庆也是一个大城市,但它周边没有第二个城市了啊)。而生活在珠三角的城市群当中,只要我们有时间,花上几十块钱买一张车票,就能到附近的城市去乱逛了。

在接触摄影之前我就很喜欢旅行,或者到一些陌生的地方去走走。平时我在广州一般都是在市区比较热闹的地方拍照的(天河路、北京路),虽然这些地方的人很多、很有趣,但时间长了也是会感到有些厌倦(在东京那几天天天在 shibuya crossing 拍照虽然很开心但还是有些腻啊)。这时我就会选择到一些自己之前没有去过的地方拍照,哪怕是一些郊区、农村一点的地方。虽然这些地方人烟相对稀少,但也会有很多平时在市区里看不见的有趣的东西。

谁说街头摄影一定在热闹的街头哒?Lee Friedlander、Stephen Shore、William Eggleston 什么的不也经常拍没有人的 Urban Landscape 吗?好吧,其实什么街头摄影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能够重新找到对摄影的热情啊。

最近我就比较喜欢到夜店里面去拍照,喝几杯酒之后拍照的热情简直不能再高涨。平时出去拍一个下午我一般只会拍五六十张照片,但到夜店里面一晚上能拍一百多张照片(虽然大多都拍的不怎么样),感觉自己就像得到重生一样:「我要拍摄一个有关夜店的专题!」

 

浏览网络上的摄影资源

摄影集很贵啊,不是人人都能随便买得起的啊,所以我们才要充分利用网络上已有的摄影资源啊,所以我前一段时间才写了这样一篇文章啊:我在关注的摄影网站有哪些?

其中我最常光顾的应该还是 Eric Kim Blog 吧。Eric Kim 平均两三天就会写一篇文章(比我勤奋多了),每次看完之后我都热血沸腾啊。或者到 Google 上去搜一些自己喜欢的摄影师,看他们的 interview 或者视频什么的,都是极大的鼓舞啊。

 

放下摄影,去做些其他的事情

虽然我很欣赏一些摄影师每天都拍照的习惯(据说 Blake Andrews 摄影十多年来最多只试过1–2天没有拍照),但我还是不会强迫自己在不想拍照的时候出去拍照。同样地,我也不会强迫自己在自己不想写文章的时候写文章。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呢?

“Don’t do nothin’ ’less you’re all in it.” – Justin Bieber “All in it”

「要么不要做一件事,要么全心全意地去做。」- Justin Bieber “All in it”

在我不拍照的时候,我通常都会比较喜欢看书(什么书都看)、看电影(美剧之类的)、上网、听音乐等等(其实我也是挺「宅」的)。显然,这些都属于是「消费型活动」,所得到的快乐也是「消费型快乐」(也就是些很容易感到空虚的快乐)。这样子持续一段时间我总会感觉有些不对劲,心里便会想:「看来还是要出去拍拍照才会比较舒服些啊。」隔了一段时间没拍照之后的第一次拍照通常都会比较兴奋,基本上看到什么东西都会拍(哪怕是一些花花草草),能够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待以前「看腻了」的事物──「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这么有趣的事物的啊。」

可以这么说吧,每当自己不想拍照的时候就把自己憋(宅)在家里,憋(宅)久了就想出去透透气了,这时通常就是想拍照的时候啦。

 

叫上朋友一起去扫街

其实我90%以上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出去拍照的(因为我还挺喜欢一个人的),这样我往往能更专注地观察街上的活动,如果我叫上朋友的话通常一路都在聊天(然后就错过了很多「决定性瞬间」。。)。

我们人类终究还是群体动物,我们都需要同伴(即便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我曾经有过很多爱好半途而废的原因都是因为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同伴(一个人真的好难坚持下去欸),还好在大学里还是有很多喜欢摄影的同学的(虽然像我这样如此「认真」地对待街头摄影的还是少数)。

和朋友一起扫街的好处其实也是挺多的,比如可以交流一下最近拍照的一些想法,又新发现了哪个喜欢的摄影师,或者分享自己最近在搞的 project 等等。最重要的是──不会感到孤独啊!我常常自己一个人在街上扫街的时候都觉得挺 lonely 的,所以我也常常会在街上找一些有趣的人聊聊天、拍拍照。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用 28mm 镜头靠近拍摄对象去拍照,而不是用 50mm 镜头躲在远处「偷拍」──我喜欢融入人群的感觉,去和一些有趣的人互动、交流。

 

做人呢,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最近我把微信上的个性签名改成 “I AM SERIOUS ABOUT NOT BEING SERIOUS”,当然,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 Elliot Erwitt 说的,原话是:

“I’m not a serious photographer like many of my contemporaries. That is to say, I am serious about not being serious.” – Elliott Erwitt

「其实我并不像我的很多同行摄影师一样严肃。我的意思是,我在『不严肃』这方面很『严肃』。」- Elliot Erwitt

虽然我觉得自己对待摄影的态度还是有点严肃的,比如说我不会把随手拍的照片发出来然后说这就是我的「作品」,这也是为什么我的「作品」页面一直都没有作品放上去。我拍照的时间也不过五百天左右,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我真的能拍到能称之为「作品」的东西吗?显然不大可能。历史上那些伟大的摄影师拍一个 project 往往要好几年甚至十多年的时间去完成(想想 Josef Koudelka 的那几个 project),Alec Soth 也谈到现在的很多摄影师都过于「急于求成」,而不能沉得住气去认真地做一个拍摄项目。

好吧,我对自己的「作品」这方面是挺严肃的(严肃脸),但我对摄影的过程这方面是不太严肃的(我在扫街的时候是很随意、很开心的)──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烦恼呢?

Just hit the streets and leave out all the rest! 🙂

放下一切,只管拍照就好!(笑)

 

 

2016-10-31T16:01:58+00:00 201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