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社交媒体的迷思

R1004008

广州,2016

这是一篇有关「社交媒体」的思考的超长口水文(四千字以上)。

 

迷思的导火线

昨天晚上,我发布了一篇翻译的文章──「Donald Trump 的街头摄影指南」。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这篇有趣的文章,我把这篇文章的链接转发到了朋友圈。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得到他人的关注(或者「赞」),同时给自己的这个部落格带来更多的「流量」。

然而,半个小时(大约)过去了,只有一个人给我点「赞」。我很沮丧,只好灰溜溜地删掉那条朋友圈。

感觉像吃了屎一样糟糕的我,决定再次停用微信中的「朋友圈」功能,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启用该功能」。

 

我与社交媒体的爱恨情愁

我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我指的是「停用朋友圈」这件事)。

从去年的10月底到今年的1月底,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完全从我的「朋友圈」中销声匿迹,以至于1月底我重新回到「朋友圈」这个平台的时候,很多「朋友」评论道──「欢迎回来朋友圈(笑)」、「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娱乐圈复出的大牌明星一样──真是感觉太棒了!于是乎,我又重新开始 Po 朋友圈,大概平均是两三天发一条的样子──有时发发旅行状态,有时发发以前拍的照片,有时分享自己最近写的文章,平均每条都能得到十几二十几个赞,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直到昨天晚上,我才从这种「满足」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原来我只是在「做梦」罢了。

社交媒体能够带给我的快乐,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多。

 

被「高估」的社交媒体

在社交媒体当中,我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我也高估了社交媒体的「重要性」。我开始怀念去年10月底到今年1月底这三个月的日子里那种「遗世独立」的快感。是的,那段时间里我每天几乎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情──上课、阅读、写作、拍照、吃饭、睡觉,我没有那种要分享自己生活的欲望(除了在这个 blog 上写写字)。Life was a lot simple back then, and I feel really “zen”.

没有这种社交媒体我们真的会活不下去吗?

当然不会,我们的祖先两三百年来都过着没有社交媒体的生活,不也照样挺过来了?

当然,我不否认社交媒体在当今时代的重要性。没有社交媒体,也就没有这个部落格。尽管在社交媒体出现以前,我们并不会意识到我们需要这样一个媒介,但一旦这种媒介出现了,我们却再也无法从中脱身,只不过我们似乎「高估」了社交媒体的重要性罢了。我们每天都在这种东西上花数个小时的时间(至少我是这样的)──吃饭的时候看手机,上课的时候看手机,在便利店排队的时候看手机,我还常常走在路上看手机(很危险),就像是我们无法从中脱身一秒钟一样。但是,从现在开始,我觉得我要开始控制自己了(认真脸)。

 

伴随网络的一生?

今年我二十岁,社交媒体已伴随我十二年的时光。

我是1996年出生的(典型的90后)。我记得在我有意识的时候(大约是从2000年开始吧),家里便有了电脑。我还记得那时的电脑只有 10G 硬盘空间,我常常在电脑上画画、玩游戏(主要是单机游戏)。直到2004年,我才开通了自己的第一个 QQ。当然,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以玩网络游戏为主的,QQ 只是用来和朋友聊天的工具。大概2006年的时候,QQ空间才逐渐兴起,那时我和我的同学都很喜欢把自己的QQ空间弄得漂漂亮亮的,还很喜欢「互踩」,甚至还为此充值了很多「Q币」。回顾那些年,真是觉得自己既单纯幼稚又快乐。

QQ空间是一个典型的部落格平台吧,这么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十年前就已经开始 blogging 了。看来十年过去了,从QQ到贴吧到微博到微信,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 blogging 呢。

2010年应该是一个转折点吧,当时我读初三,我还记得这一年中国的GDP首次超过日本,三年后我读高三的时候中国的GDP已经是日本的两倍了。2010年我开始玩微博(可见当时我还是相当「前卫」的),2011年的时候我的粉丝就有三四百了,然后在2012年还是2013年的时候我的微博粉丝首次过千(直到现在我的微博粉丝还是一千出头,估计里面有一半是僵尸粉吧)。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开始在乎自己的「影响力」吧──不过那个时候的微博还没有「赞」这种东西,只有「转发」和「评论」,当然我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粉丝」数量。后来2012年的暑假我开始使用微信、Instagram,2013年的暑假我才开始玩「朋友圈」,2015年的9月(半年前)我建立了这个 blog,12月开始在知乎上回答问题,直到现在。掐指一算,看来目前我这大半辈子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网络上了。

而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社交媒体是一场「数字游戏」

无论我得到多少的「赞」,有多少的「粉丝」,我永远都不会满足。

明明只是一个虚拟的、看得见却摸不着的数字,why so serious?

其实我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赞」的数量、「粉丝」的数量,我需要追求的是「赞」的质量与「粉丝」的质量。当然,量变是可以引起质变的,比如说当一个人的追随者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他的威望自然也不会低,也更容易得到有份量的认可。但假如我在 Instagram 上发布一张照片,我宁可得到 Bruce Gilden 的一个「赞」,也不想得到一万个不懂摄影的人的「赞」(这就是「我只在乎我在乎的人的观点」)。

去年6月我曾经在 Instagram 上发布过一张照片,得到了 Leica 官方账号 @leica_camera 的「赞」。虽然我知道这个「赞」可能是 @leica_camera 的工作人员一不小心手抖按出来的,但这还是给予当时的我很大的鼓励。

而「朋友圈」上的那些「朋友」,他们大多都不懂什么是「好的照片」,他们很可能觉得一张「好看的照片」就是「好的照片」(相信我,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认为的)。Bruce Gilden 在 Vice 的一个节目「艺术摄影行不行」中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You show this photograph to your uncle, he may say this is great. But your uncle doesn’t know shit about photography.” 

「你把这张照片拿给你的叔叔看,他可能会觉得这张照片很棒,但其实你的叔叔对摄影一窍不通。」

所以,如果你真的 really serious about your photography,最好不要把你很严肃的对待作品发出来给一般人看,因为这没有什么意义。

擦,抱歉,跑题了,强行回到正题吧。

 

「炫耀」与「嫉妒」的生成器

每个人都想在社交媒体上展现最好的自己。包括我。

我常常一边刷着微信朋友圈,一边感到沮丧──「为什么他们(我的『朋友』)的生活看起来都那么的充实?天天出去浪?又去国外旅游?又得到了某个奖某个证书?Shit,为什么不是我?擦,我也要炫耀一下自己最近拍的『大作』,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混得很好,我在知乎上得到了很多『赞』。快来给我点『赞』啊混蛋!」

没错,我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相比于「快乐」,社交媒体带给我的「沮丧」、「焦虑」、「不安」等负面情绪似乎更多。这类社交媒体我接触的越多,我就越浮躁、越焦躁不安,越难静下心来专注地做一件事。虽然这个 blog 也算是一个社交媒体,但写 blog 带给我的「快乐」要远多于「焦虑」,我关闭了文章的评论功能,所以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我的文章,我只知道我确实很喜欢写 blog 这件事,每写完一篇都是满满的成就感,感到非常的充实。最近这两个月偶尔会有人加我的微信,说是从我的这个部落格来的,对此我是高兴的──原来还真的有人在看我写的文章欸!这说明我写的文章还是不算太烂的。(笑)

 

社交媒体「大撤退」

Fast From Social Media.

「大撤退」不是指完全不使用社交媒体,而是尽量减少花在上面的时间。

其实我在用的社交媒体是挺少的,只不过我在上面花的时间太多了(每天对着微信界面发呆)。我觉得我还要减少自己的上网(尤其是手机上网)的时间,以下是我在用的一些社交媒体:

  • 微信:全中国都在用,完全不用会很不方便(尽力控制使用时间)。至于「朋友圈」这种东西可以完全停用,上面95%的信息都是垃圾(我为什么要关注那些我不在乎的人的生活呢),剩下5%我想关注的人每隔一段时间我会直接打开他的「个人相簿」去看,省时间省精力。公众号的话,我的原则是关注不超过十个(只关注有价值的)。
  • 知乎:应该算是最值得花时间的一个社交媒体,干货很多。每天花在上面的时间断断续续加起来至少应该也有半个小时以上吧,如果答答题的话可能就不止了。最近又上了一次「编辑推荐」(又助长了我的虚荣心),不过能帮助到别人才是最重要的吧。
  • Instagram:每天刷一到两次,主要关注一些国外的摄影师(很多 Magnum 摄影大师都在上面喔)。目前我关注了100个人,我有一个原则:关注人数不超过100人。这意味着现在如果我要关注一个「新」的人,我就要取消关注一个「旧」的人。其实关注100个人已经很多了,所以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再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关注。我们真的能同时关注那么多人吗?
  • 微博:很少上,也很少看。可能平均一个星期一次吧。
  • Facebook:和微博差不多。
  • Flickr:可能也是平均一个星期一两次,上面关注的摄影师不多。不过有一个叫 Hardcore Street Photography 的 group 非常最值得关注,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街头摄影师很多都在上面(跟他们比起来我简直就是垃圾),应该是网络上综合水平最高的街头摄影团体了吧(我常常这么说)。
  • Lofter:可能平均一个月一两次。我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目前拍的最好的一部分照片发上去,但好像时机还未成熟,还是多出去拍拍照,拍到足够好的作品再说吧(年轻人要沉得住气,不要老想搞个大新闻)。到时可能会和 Instagram 同步「复出」吧。

与其用稀疏的渔网铺满整个太平洋,还不如用结实的渔网铺满一个小池塘吧。

信息时代,内容为王。

 

「消费型快乐」与「创造性快乐」

根据我的理解,「快乐」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消费型快乐」,一种是「创造型快乐」。「消费型快乐」包括购物、看电视、听音乐等被动消费产生的快乐;「创造型快乐」包括阅读、写作、摄影等主动创造产生的快乐。

我觉得社交媒体这种东西带来的快乐大多属于前者吧。我们固然需要消费来为自己的创造提供原动力、灵感(比如说通过欣赏他人的摄影作品来为自己提供摄影灵感),但真正能够给我们带来快乐的还是创造的过程吧(比如说写作后的满足感)。不已创造为目的的消费似乎都是无意义的(比如看一些无脑的肥皂剧),所以选择性消费似乎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关注有价值的社交媒体,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信息上。

少些消费,多些创造;高质量地消费,高质量地创造。总结起来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今天的迷(口)思(水)到此结束。

 

写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用了那么多个「吧」字,这是毛病,得改。

 

 

2016-10-31T16:02:10+00:00 2016/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