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人人都是摄影师的年代,我为什么还要摄影?

0000006-660

广州,2015

 

这个问题就像「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一样。

虽然当我真正投入到摄影的过程中时,我并不会想这样的问题,我摄影是因为单纯的快乐,而不是因为有什么意义。就像当一个人快乐时,他根本不会去想人生有什么意义一样,只有一个人感到消极、无聊的时候才会去想这样的问题。

尽管我以前常常也会想这个问题,都是在没有什么灵感,不想拍照的时候想的。但这次我却是在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刻之一(在东京疯狂拍照)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问题──我十分清楚地知道我当时拍的照片大多都只是一些 cliche,为什么我还要连续七天每天走十几公里去拍下这些「并没有什么卵意义」的照片呢?

除去「快乐」之外,摄影还能带给我什么?

 

“Most street photography today is shit.”

“Most street photography today is shit.” – Jonathan Auch

「当今的街头摄影大多都很烂。」- Jonathan Auch

在出发东京的前一天,我偶然在网上发现了一位名叫 Jonathan Auch 的 NYC-based 的街头摄影师。虽然他主要在纽约拍照,但他去年也曾在东京拍到一些令我印象十分深刻的照片。我在 Vice 对他的采访上看到他很直白的说出这一句话:“Most street photography today is shit.(当今的街头摄影大多都很烂。)”

随后他又说出原因:

“I think that street photography should be something that has guts. That asks a questions versus gives answers. It’s an open genre—you can take a picture of whatever you deem important, attractive, or interesting. But to me, most street photography done today is a stage, or it’s a one-lined joke, a bad cliche. I don’t think that has any artistic value.” – Jonathan Auch

「我认为街头摄影应该是具有勇气的,能够提出问题而不是给出答案的。街头摄影是很自由的摄影类型──你可以拍下任何你认为重要、有吸引力或者有趣的东西。但我认为,当今大多街头摄影都只是些摆拍、小笑话、早都被人拍烂了的东西。我认为那些东西并没有什么艺术价值。」- Jonathan Auch

无独有偶,另一位我很崇拜的街头摄影师 Charlie Kirk 也曾经在一次 Leica Blog 的采访上说过 Juxtaposition-type(并列手法)、Shaft of light(光影)类型的街头摄影很无趣。

当然,话也不能说的太绝对,当今还是有很多优秀的街头摄影师的。但真正能够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却也是屈指可数。

Charlie Kirk 去年在他的「隐退声明」中说到他决定不再摄影的原因,以下是其中的一段话:

“I feel a degree of image saturation that borders on soporific… I see photographers being lauded for their work and I just can’t understand why. With very few exceptions, photography simply doesn’t excite me like it used to. I could count on my fingers the photographers whose work genuinely moves or amazes me.” – Charlie Kirk

「我感觉现在这个世界的照片已经多到让人感到无趣……我不能理解很多摄影师的作品为什么能得到人们的赞赏。除了极少方面,摄影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吸引我了。真正能够打动我的摄影师和摄影作品屈指可数。」- Charlie Kirk

是的,如今人人都是摄影师,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产生数以亿计的照片。But at the end of the day, 99.999% of them are just shits.

如今网络上的「摄影」与其说是「摄影」,不如说是一场「营销游戏」──一些「有名」的摄影师拍的很烂的照片发到网络上也会得到很多的 「赞」。当然,我是有些嫉妒他们的(笑)。但让我更不解的是,看来网络上的这些人还真的没见过真正优秀的摄影作品啊。

所以最近几个月我很少会把照片发到网络上。一方面,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不想把一些烂大街的、cliche 至极的照片放出来;另一方面,我摄影不是为了得到网络上的「赞」。我的目标是出摄影集、办摄影展、加入 Magnum Photos(这野心也是有点大哈)。

 

相比世界的需要,这个世界的摄影师太多了

这是去年年中的时候我在某个微信公众号看到的一句话。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太对了。不,与其说是这个世界的摄影师太多,不如说是这个世界的摄影师太少了。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摄影师拍出来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毫无特点的。其实我不太懂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蹲在同一个观景台拍着一模一样的风景,明明拍出来的照片都是一模一样的啊,有意思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像摄影师」拍出来的人像风格感觉都是一模一样的「小清新」呢?为什么那么多人拍的「纪实摄影」不是拍老人就是拍小孩的呢?拍的什么环卫工人、报摊、水果摊的照片,真是不想再看到了啊,这种照片真是太无聊了。

 

那为什么我还要摄影?

因为我是这个世界上少数的摄影师。

“I haven’t fulfill my personal maximum yet.”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摄影爱好者都知道 Henri Cartier-Bresson(布列松),但说实话,我并不太喜欢他的作品。我不否认他在摄影史上的功绩,但我真的不喜欢他的风格啊(躲在远处用 50mm 镜头「偷拍」)。「决定性瞬间」固然是一个重要的摄影理论,但如果单单是现在网络上很流行的等某个人走到哪里按下快门就称之为「决定性瞬间」的话(虽然我曾经也是这样的),那我也只能「呵呵哒」。

一年前我刚刚知道「街头摄影」这种摄影风格时,那时候我还常常上 Lofter 什么的,我深受其中一些摄影作品的影响──以为那些看上去很「好看」的照片就是「好」的照片,以为等某个人走到某个地方按下快门的街头照片就是街头摄影。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觉得那时的自己好天真呢。如今我也很少上 Lofter 什么的了,也不太了解上面的情况,不过我觉得无聊的照片还是佔大多数的吧。

如果要说我最崇拜的摄影师,其实不是 Bruce Gilden,也不是 Trent Parke、Jacob Aue Sobol、森山大道,而是 Josef Koudelka。Koudelka 的一生都在追求自己的极限──反观 Henri Cartier-Bresson 这个公认的「街头摄影教父」,到了花甲之年以后却几乎不再摄影。在我看来,Henri Cartier-Bresson 还远远没有达到他的个人极限。比 Henri Cartier-Bresson 还要早一个十年的摄影师 Andre Kertesz,到90岁的时候还在出版自己的摄影集,有人问他是什么在让他坚持摄影,他回答道:「I’m still hungry.(我对摄影依旧充满渴望。)」

显而易见的是,Josef Koudelka、Andre Kertesz 穷尽一生来追求自己的 personal maximum,从未停止。而像我这种才刚刚玩了一年的小毛孩,似乎还离自己的 personal maximum 好远好远呢。我还没有在摄影中找到自我──我模仿 Bruce Gilden,我使用闪光灯;我模仿森山大道,喜欢高对比的黑白影像;我模仿 Eric Kim,开始写 blog⋯⋯到底我还是只是个 wannabe 罢了。

我一定要在摄影中找到自我

自小我就不太喜欢和别人一样,所以我也不想拍那些别人都在拍的东西。”I DON’T TAKE EASY SHOTS“ 是我在知乎上的个人简介里的一句话。如果我拍的东西人人都能轻易拍到,那我还有什么意义呢?

街头摄影很难,我的街头摄影更难。

我真的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呢。

 

摄影是个人的

虽然我认为大多数人拍的照片都是垃圾,但摄影终究是个人的东西,别人的看法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记得我以前曾经很直截了当地跟一个人说他拍的很不好,于是他便抱着一副「你行你上啊」的态度。好吧,如果你真的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信心的话,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呢?

很多人摄影只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赞」罢了。他们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摄影过。

不过人类终究是群体动物呢,我们都想获得关注,获得赞同,获得认可,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呢?

我只在意我在意的人的看法。

 

我能为摄影做些什么?

前段时间 Nikon 在新加坡那边的一个摄影比赛发现一个获奖摄影师公然用 Photoshop「造假」的事件。让我回想起 Charlie Kirk 曾经在他的 102 Lessons I Have Learnt About Street Photography 上提到过,意思大概是「这是街头摄影最后的十年,十年以后人人都能在电脑上随意捏造影像了。

我向来不否认后期处理的重要性,但我否认捏造影像这种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的做法。摄影是对现实瞬间的定格(尽管不尽客观),但如果要主观地「无中生有」的话,怎么不去画画呢?

我不在意大多数人拍的是好是坏,那与我无关,但我很在意这种捏造影像的做法,因为这有损摄影「正直性」的本质。作为这个世界上少数的「严肃的」摄影师,我有义务维护摄影的「正义性」本质。

这大概也算是我还在摄影的原因吧。

 

街头摄影真的很好玩呢

好吧,说了这么多沉重话题,说些轻松点的吧。

其实终极目的还是因为摄影很好玩啊(尤其是街头摄影)。

半年前我曾经写过的一篇文章:我为什么喜欢街头摄影?

不同于一成不变的「风光摄影」、所谓的「人像摄影」,我总是能够在街上找到无数的可能性,每一张「街头摄影」作品都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虽然有很多 cliche)。街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物、事在相遇、出现、发生,真是怎么玩都不会感到厌倦呢。

嗯。就是这样。还是少些胡思乱想,多些出去拍拍照比较好。(笑)

 

 

2016-10-31T16:02:13+00:00 2016/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