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东京!

R1002217

东京,2016

期待已久(其实也不是很久)的东京之旅终于结束了。

前天(2月3号)回到家,昨天(2月4号)大概整理了一下在东京拍的照片,今天终于开始更新部落格了(原来已经十天没有更新了)。虽然在东京没有拍到特别赞的照片,但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的。无论如何,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I really had a great time there!

 

在东京扫街是怎样一种体验?

前段时间 Magnum 摄影师 David Alan Harvey 也在东京,他说到东京是一个与他摄影风格截然相反的城市,以下是他在 instagram 上的原话:

“I’ve been in Tokyo for over two weeks and somehow with not a single day of just shooting. This is my last day. Heading home tomorrow. So I’ll probably just wander a bit. I’m in a area of used book shops, so it’s hard not to just want to fill up a suitcase with books. It’s also so easy to see why Moriyama is Moriyama. Place and culture totally determine at least an element of style. Japan is the opposite vibe of where I normally work. No eye contact no hello to somebody you haven’t officially met. Gaijins will always be gaijins. I probably break every cultural rule every day. Not on purpose of course. I’m just too big too tall too clumsy. At the same time IF you get ”inside“ there is a very special warmth. Strip away cultural mores and religion and humanity is humanity. There is nothing better than learning. Nothing better than accepting. Nothing better than a haiku to sum it all up.” – David Alan Harvey

「我在东京待了两个星期左右,因为某些原因而没有一天只是拍照。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明天我就回家了,所以我应该还会在东京闲逛一阵子。我现在在一个都是二手书店的地方,想不用一个行李箱装满书带回家都是有点难呢。与此同时,我也发现森山大道之所以如此「森山大道」的原因──地方和文化至少已经奠定了风格的一种元素。日本与我的摄影风格截然相反──在没有正式与一个人相识之前,不能有眼神接触、不能打招呼,外国人永远都是外国人。我很可能每天都在打破一些习俗,不是出于故意,而是因为我实在是太壮、太高、太笨拙了。但一旦你融入了日本人的圈子里,你会感受到其中特有的热情。除去所有的文化宗教习俗,人性终究都是相同的。没有什么比学习更好了吧,没有什么比接受更好了吧,没有什么比用俳句来总结更好了吧。」- David Alan Harvey

好吧,与其说我喜欢东京(虽然我确实喜欢东京),不如说我喜欢在东京拍照。我一直很喜欢日本的街道──「干净」、「整洁」、「电线杆」、「自动贩卖机」,这些仿佛都是日本街道的代名词。走在这样的街道上似乎怎么也不会觉得累(虽然我大多时候都走在渋谷、新宿的繁华街道上),这几天东京的天气也是不错的──三天晴天(大蓝天)、一天下雨、三天多云,虽然平均气温只有几度的样子,却也不觉得有特别冷,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干冷吧。

之前看过 Eric Kim 的一个视频(Tokyo Street Photography Documentary on Youtube),说他第一次在东京拍照的几天里遇到了好几次冲突──既是被人抓住手臂,又是被人踢了屁股(也是有点搞笑哈哈哈),弄的我也是有点怕怕的,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到一个语言不通的地方进行街头摄影,万一出了什么状况产生什么大误会的话我可不太好解决啊。不过,万幸的是,这次在东京扫街七天,怎么也拍了有一百几十个人吧,只遇到了两次「冲突」──一次是在渋谷一个西装大伯要求我删照片,后来他发现其实我并没有拍到他的照片,他笑了,于是我叫他能不能让我拍一下他的西装,他也笑着同意了(虽然并没有拍好)。第二次是最后一天在渋谷109附近看到一个「渋谷黑妹」,虽然我早就知道日本以前有段时间很流行这种打扮,但我这几天却很少又看到这样的「渋谷黑妹」,于是我二话不说迅速的举起了我的相机,一束闪光打亮了她黝黑的皮肤──正当我洋洋得意想要 chimping(看回放屏) 的时候,她突然冲过来抢过我的相机要我删照片──但当她看到我的相机显示屏里面显示的「删除」是中文的时候,她傻眼了(我估计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只好用英文跟她解释照片已经删掉了(是真的删掉了),她才肯放过我的相机。尽管如此,总的来说在东京扫街的体验是非常赞的(是我目前去过的我觉得最适合街头摄影的城市),尤其是 shibuya crossing 这样的地方是怎么也不会感到腻的呢。

我想,在语言不通的地方进行街头摄影,保持微笑往往是最好的办法(我像个笨拙的游客一样用卡片机在大白天开着闪光灯拍照)。其实大部分东京人对待街头摄影师的态度还是比较包容的,不过很多人对相机这种东西都会特别敏感,在街上常常看到我手里拿着相机就躲得远远的,所以这几天在东京我很明显的进步是──我比以前更「快」了,所以后面几天我拍的照片很多都是在拍摄主体反应过来以前的原有情绪。不过也因此我的构图也变得更加「不正经」了,我以前大多时候只会把被摄主体放在画面中间,现在玩出各种花样来感觉也是找到了新的方向了呢。

 

在东京我都去了哪些地方呢?

因为我是一个街头摄影师(严肃脸),不是一个游客,所以我去的很多地方一般游客都不会去,或者说一般游客去的很多地方我都不会去。(笑)

 

渋谷(No.1 喜欢)

R1002683

渋谷(Shibuya)应该是东京我最喜欢的地方了。在东京这几天我每天都会去 shibuya crossing 这个号称世界上最繁忙的十字路口,这里实在有太多有趣的人和事了,最后一天还在这里偶遇到了东京本土的一个知名街头摄影师鈴木達朗(Instagram: @tatsuo_suzuki),他也笑着说到 “it’s very interesting here”。的确,渋谷是年轻人(也是街头摄影师)的天堂,渋谷车站也是东京最繁忙的车站之一(shibuya crossing 就在渋谷车站外面),每天到了下午和晚上这里的人流就会变得非常繁忙,有趣的角色(interesting character)可以说是络绎不绝、目不暇接,以至于我经常在人群中远远地看到了有趣的、想拍的人却无法穿过人山人海走到他面前按下快门。

我很喜欢在 shibuya crossing 的人群中穿梭的感觉。

对于街头摄影师(尤其是像我这种喜欢 close-up、head-on 的)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 shibuya crossing 更有趣的地方呢?

 

新宿(No.2 喜欢)

R1002432

虽然新宿是森山大道本人最喜欢拍照的地方,但新宿在我心目中的排名要排到渋谷之后。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我的感觉罢了。本来还想着在一个良夜走进歌舞伎町的深处,却发现歌舞伎町也没有太多有趣的东西可拍(太多 dodgy character 盯着)。森山大道曾经说过晚上在歌舞伎町拍照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因此他还说到他在歌舞伎町经常盲拍。

当然,新宿也是很有趣的地方,新宿车站附近也一样有很多有趣的人,还有思い出横丁、Golden Gai 什么的。Golden Gai(黄金街)是有名的酒吧街(也是歌舞伎町中的一片「净地」),其中有一间叫 kodoji(こどじ)的酒吧,也叫做 “photographer’s bar”(「摄影师的酒吧」),我有两个晚上都在那里度过,里面有很多摄影集看,虽然大多都是日本本土的,但我在里面发现有 Jacob Aue Sobol 的 I, Tokyo!第一次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同是来自香港的摄影师(居然能在日本讲粤语感觉真的好亲切),还和另外一个日本的摄影师在用蹩脚的英语交谈,虽然听起来蛮吃力的,不过还是能够交谈的。喝了一些酒(有些晕晕的)之后再走到街上拍照的感觉真的有点爽喔,有助于克服自己的恐惧。第二次去的时候遇到了日本当地一个稍有名气同时在 kodoji 吧里做展览的摄影师尾仲浩二(Koji Onaka),虽然我对他的作品并不是太感兴趣,但他是一个比较有趣的人,英文也说的还不错。后来吧里还来了两个外国人,都是那种在日本长期定居、会讲日文的外国人──于是我抓紧机会问他们认不认识 Charlie Kirk(Charlie Kirk 是我最喜欢的街头摄影师之一),他们居然认识!还说到他们虽然不太喜欢 Charlie Kirk 的街头摄影方式(开闪光灯近距离抓拍),但他们都很喜欢他的作品。

Kodoji Bar 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呢。

 

其他地方(原宿、六本木、池袋、上野、秋葉原、代代木、有楽町)

R1002301

请原谅我用「其他地方」来概括这几个其实还是蛮有趣的地方,但到头来还是渋谷和新宿更有趣呢。

原宿。原宿是很 fashion 的地方,有很多「潮人」,传说中的表参道也在这里,原宿的一些大街小巷里有很多很文艺的地方(感觉有点像台北的「东区」)。对了,还在这里看了森山大道的彩色摄影展「Daido in Color」,色彩真不错。

六本木。六本木的话主要去了「六本木hills」,「六本木hills」应该是最适合看东京夜景的地方了吧(还很人性化地可以带三脚架上去拍照),能够清晰的看到两公里外的东京塔,天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一百公里外的富士山(那天我还真的看到了)。虽然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迷恋风光摄影了,但这样的风景终究是吸引人的吧,还是拍了很多照片。(笑)

池袋。虽然早有耳闻听说池袋到处都是中国人,可我那天怎么到处都没听到有人说中文呢?那天去池袋的时候主要是为了去東京芸術劇場看森山大道的摄影展(但是里面不给拍照),600円的门票也是值了──第一次看到放大到边长一米多的 print!超震撼有木有!(虽然近看都是马赛克。。)真是看得我都想办摄影展了(总有一天我会的)。现场还有电视在播一部我之前从来没有看过的森山大道纪录片 Movie in London。看完之后就在池袋逛了一下,嗯,人不太多,还是渋谷比较有趣。

上野。森山大道曾经说过他虽然很喜欢在新宿拍照,但来到上野这种地方,却没有了拍照的欲望,对此我的感觉也是相同的。上野有一个著名的平民集市アメヤ横丁,最后一天我在这里买了一双全白的 Nike Air Force 1(没错,就是那双经典款),含税8740円(折合人民币490元不到),超划算有木有!虽然我常常鞭策自己不要把钱花在不必要的 fancy shits 上,但我也实在太久没买鞋啦,于是乎我只好安慰自己说──两双 2014 年买的 Nike SB 如今早已破旧不堪,也是时候买一双新鞋来「激励」自己走更多的路了吧,连 Matt Stuart 都说过一双好鞋子的重要性──“Buy a good pair of comfortable shoes, have a camera around your neck at all times, keep your elbows in, be patient, optimistic and don’t forget to smile”。最后去成田机场的时候也是在京成上野站搭京成線去机场。

秋葉原。好吧,我又不是什么おたく(御宅族),大白天的去秋葉原干嘛呢?虽是这么说,五年前的我在秋葉原买的那块 Seiko 手表可是陪伴我到了现在。(其实还是有点想去女仆咖啡店的啊。)

代代木。这次去代代木主要是去了 SOBOOKS 书店,不得不说里面真的都是摄影集和艺术画册。在里面观摩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最后只买了两本摄影集──一本森山大道的 The World Through My Eyes(11500円),一本 Richard Avedon 的 In The American West(12000円)。看到有 William Klein 的 New York 好像买啊,可是居然要 32400円(折合人民币1800元)。还好没买更多摄影集,事实证明旅游的时候不应该买太多书,书都好重好重的,而且还生怕弄湿弄曲弄弯弄折。

还有那时从新宿走到渋谷(这个 idea 是由 kodoji 吧里偶遇到的那个香港人提出来的)的时候也经过了代代木。其实新宿车站走到渋谷车站也不是太远,也就四五公里的样子吧,慢慢走一个多小时就走过去了。

有楽町。在 kodoji 吧里遇到的那个日本人说如果你喜欢晚上的新宿的话,那么 you should pay a visit to 有楽町。据说晚上那里还有很多白天被老板操翻了的晚上喝的烂醉的上班族,感觉也是不错的拍摄题材。可是我那时(晚上五六点)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可能是因为太早了吧,看来下次要晚些去才比较好。

这次去东京主要就去了这些地方了吧。然而80%以上的时间我都在渋谷和新宿到处乱转,这也没办法啊,谁叫渋谷和新宿那么好玩呢?(笑)

 

这次的东京之旅有哪些心得体会?

一、尽管我意识到我在东京拍的照片大多只是一些 Cliche(早已被人拍烂的东西),毕竟像东京这样的大城市早都被人拍烂了啊,但我还是很高兴能在这里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扫街。At the end of the day──结果总是次要的,重要的是 I really had a great time there。

二、我需要一支更强劲的闪光灯。在去东京的前一天我偶然在网上发现了一个叫 Jonathan Auch 的 NYC-based 的街头摄影师,我看到他的街头摄影作品都非常的 Strong,风格与 Bruce Gilden 的 RATP 系列很相像,但我却更感觉他更胜一筹。Jonathan Auch 用的也是 Ricoh GR,再配一支 FUJI EF-X20 闪光灯。我发现他的很多作品都是收到 f/16 的光圈,ISO 很多时候都好几千。Whatever the fuck,我很喜欢他的作品。所以这次在东京我的相机参数设定基本上都是 f/16(可以获得更大的景深)、ISO 1600、强制闪光,但 GN 指数只有 5.6 并不足以把整个天空压暗啊。等过完年之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支闪光灯,嗯,FUJI EF-X20 is good。

三、东京有很多流浪汉,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些流浪汉大多都挺友好的。其中有两次我还征询他们同意拍照,他们都愉快地同意了。后来还看到有其他日本本地的摄影师在和一个流浪汉一边拍照一边聊天,感觉也是挺温馨的。

四、日本人的「排外」不仅体现在文化习俗上,在摄影观念中也是有所体现。我感觉很多日本的摄影师好像都对国外的摄影不敢兴趣,有点故步自封的感觉。不过中国目前的摄影水平好像还比不上日本啊,日本起码发展出了自己的一套摄影观念,与西方的摄影观念截然不同,也可以说是独具一格。反观中国,大多数人拍的都是什么鬼啊。(当然,我认为国外大多数人也是相当平庸的,不过还是有很多大师啊。)

五、东京人好冷漠。虽然以前早已耳闻这是一个在电车上有痴汉性骚扰女性人们都不会伸出援手的冷漠的城市,但也有点太过冷漠了吧(感觉比中国还冷漠)。那些在便利店拉面店里的工作人员每天就像机器人一样重复地说着同样的话,却没多少顾客愿意搭理他们(不像台湾人往往会说一声「谢谢」之类的),感觉也是有点凄凉啊。要是美国人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一定会疯掉的吧。不过也恰恰因为冷漠,人们对于被拍照也不会太在意,毕竟要求删照片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啊。

六、能够生活(而不是工作)在东京真好啊。只要不下雨不多云,基本上每天都是大蓝天。空气超级好,完全闻不到汽车尾气的气味;街道超级干净,真是能随处满地打滚;拉面超级好吃,超级好吃,超级好吃;走到哪里都感觉超级安全,超级安全,超级安全;便利店超级方便,超级方便,超级方便,还有超多好喝的饮料、零食、便当,真是想吃都吃不完啊。

七、获得了新的灵感。在东京的这几天里我每天都会走好十几公里的路,平均每天拍照六个小时(用完两块电池),终于体会到什么叫 shoot the hell out of it 了。I finally learn something different, gradually find my potential, and how can I improve my photography. There is still a long way to go.

 

再见,东京!

东京是一个适合一个人的城市。

也许今年十一月的时候会再去一趟吧,虽然只是也许,我想去东京参加 Eric Kim 的 Street Photography Workshop 啊。

借用 David Alan Harvey 的三行俳句诗来结束这篇文章吧:

“There is nothing better than learning. Nothing better than accepting. Nothing better than a haiku to sum it all up.”

 

 

2016-10-31T16:04:16+00:00 2016/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