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后的奇思妙想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a6 preset

给我鸡蛋、咖啡和 Wi-Fi,我就能生存下来(笑)

放假好几天,终于回到家了。

You’ll always find your way back home.

 

半个本地人

昨天舍友说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对于你们这种半个本地人,放假回家应该也没有什么感觉吧,我特么的外地人回家一趟不容易啊。」说的也是,像我这种平时基本半个月就回一次家的人来说,放假回家似乎也不是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呢。但对于那些几个月、半年甚至一年、几年才能回一次家的人来说,回家应该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吧。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最多估计也就试过一个月没回家,真的不知道一年回一次家的感觉会是怎样的。

物以稀为贵,愈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才愈发会珍惜吧。人类总是对触手可及的大切なもの不屑一顾,却总是渴望得到那些自己未曾拥有的东西。太过接近太阳的话只会被烧的什么也不剩喔。

像我这种半个本地人,也应该要好好珍惜每一次回家的机会,毕竟,我怎么知道这一次回家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回家呢?(我怎么知道我今天一定不会死去呢?)

 

奇怪的感觉

昨天晚上回到家,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看了一阵子书,便洗洗睡了。大概一点钟入睡,四点钟就醒了,在床上躺到六点,决定起身做点什么。如果早上待在家里的话,我很可能又会重新倒在床上。那还是出去好吧,到家对面的星巴巴开启「高效率」的写作模式,实际上效率还是有点低,刚刚本来还想有很多东西想写的感觉,现在的感觉却是脑袋空空(写了「物以稀为贵」那段以后,我迷思了好一阵子,然后就断了思绪)。

以往我在家里可都是睡的好好的(经常一觉睡十个小时以上),可这次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就这么早醒了。不过说实话自从那天深夜出去扫街之后,这几天的睡眠状态都有点怪怪的,希望今晚能够睡个好觉吧,毕竟平时在学校里睡的硬床板可没有家里的软床垫睡的这么舒服。(笑)

第一次尝试星巴巴的浓郁咖啡拿铁(Extra Shot Latte),话说 triple shot 感觉咖啡还真的有比较浓了,即使是 Venti 奶味好像也比一般 double shot 的拿铁要淡好多,嗯,不错,以后再也不喝一般的拿铁了,下次试下 Grande 的看看咖啡味还能不能再浓了一点。吹了这么多牛逼,其实我对咖啡一无所知,因为也喝得少(感觉中国很少有好喝的咖啡),平时到星巴巴一般都是喝星冰乐比较多,可最近的天气实在是有点太冷了,未来几天还要继续降温的样子,看来去东京(热)「避寒」还真的是挺明智的选择。(笑)

 

随手拍

最近(这两天)又开始随身带相机拍照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感觉想多拍一些照片,拍一些无聊的东西有时候也是挺有趣的,毕竟透过相机镜头呈现出来的世界和现实世界还是有点区别的。借用 Garry Winogrand 的一句话:

“I photograph to see what something will look like photographed.” – Garry Winogrand

「我拍照是为了想看看照片中的世界会是怎样的。」- Garry Winogrand

我写作也是为了想看看我内心的声音变成文字会是怎样的。

刚刚看到 Josh White 在他的 blog 上说到为什么他的照片很多都是在地铁里拍的──他觉得他在地铁里拍照和很多人在地铁里听歌的性质是一样的,只是一种习惯罢了(感觉总要做点什么来打发在地铁里的时间)。而我认为恰恰是这种习惯让他拍摄的照片总有一种独特的感觉──看似平常的画面中却有着独到的意味,仿佛他总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融入到自己的照片中,无论是有意抑或是无意。

「照片终究是拥有感情的人的造物,不管你是否愿意,一张速拍里总是容纳着丰富的个人属性:个人的思考、个人的生理状况、个人的性癖、个人的记忆、个人的美学、个人的情绪,等等,摄影家能够强行消除多少呢?或者说,消除摄影中的个人性到底是否可能?我始终为之困惑,反复思考着。」──森山大道

真希望有一天我的照片中也能够拥有我的感情。

 

What to do next?

在这个不下雪的寒冬里,还要再做些什么呢?

I don’t really know.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 Socrates

「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苏格拉底

一无所知就多读书好了。(笑)

 

 

2016-10-31T16:04:21+00:00 2016/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