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六 · 六个街头摄影决心

R1001514rs

广州,2016

话说广州的天气预报还真是不准,两天前明明还说未来一周都是下雨的天气,结果昨天居然就开始放晴了(笑)。今天的天气也是不错,虽然没有昨天好,但也起码能看到太阳,挺暖和的。昨天是今年第一次出去扫街,集中100%的精力去拍照,感觉超好的,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人(虽然礼拜天的天河路一向都很多人,感觉不比 Shibuya Crossing 人流量少啊)。感觉一段时间没拍照之后视觉好像更敏锐了,动作也更利索了,很少有犹豫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想要拍照的欲望远远大于内心的恐惧吧。这也证明了街头摄影中很重要的一点:只要你足够想拍下眼前的景象、人物,什么恐惧都根本不是事嘛(就像小偷为了维持生计不惜冒着被警察抓的风险去偷窃)。根据昨天扫街时的一些心得与感受,我决定制定一个「新年街头摄影决心」(New Year’s Resolution Of My Street Photography),虽然大多是一些老生常谈,但我也有一些新的体会。

 

一、更多地「横拍」(在构图上多下功夫)

回顾自己去年拍的照片,很大一部分都是单一人物主体的「直拍」照片,但说实话其实我更喜欢「横拍」的照片,至少看起来感觉会更舒服。当然,「直拍」也有它的好处,比如说很多时候可以避免拍到很杂乱的背景,也很适合拍单一的人物主体(毕竟人是直立行走动物嘛)。Bruce Gilden 有很多经典的作品都是「直拍」的,他也是喜欢拍单一的人物主体。最近在 Instagram 上发现了一个挺不错的在东京的街头摄影师 Chulsu Kim (@chulsukim),看名字应该是韩国人,他和 Josh White (@jt_inseoul) 一起搞了一个叫 @wearethestreet 的 Instagram 账号。好吧,回到正题,我挺喜欢他们两个的作品──大多都是「横拍」的照片。

其实「直拍」也不比「横拍」简单,因为「直拍」的时候小手一抖很可能就拍不到移动中的主体了,但「横拍」的难度在于对背景、多主体的把控。「横拍」更适合拍多人物、多主体、多层次的画面(Alex Webb 就是很好的代表)。好吧,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决定今年要多点「横拍」,在构图上多下功夫(Alex Webb、Josef Koudelka 都是很好的榜样),尝试多拍一些多主体的照片。虽然「直拍」很多时候能够在构图方面「偷懒」,但到头来我还是更喜欢「横拍」的照片啊,看起来更舒服,拍起来也更顺手(不用扭手腕)。

我要像 Koudelka 一样追求 Maximum。

 

二、只在想拍照的时候拍照(并集中100%的精力)

开头提到,尽管昨天是我今年第一次扫街(因为期末考试的缘故),但我却觉得自己昨天的状态比去年有段时间几乎天天扫街的时候要好,或许是因为一段时间没拍照之后太想拍照了吧,连视觉都变敏锐了,动作也利索了,也更少犹豫了,也看到更多有趣的事物了。

所以,当你觉得自己状态不太好,或者是不想拍照的时候,就不要拍了吧。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呢?At the end of the day,拍照不就是为了开心吗?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忧虑、烦恼呢?

And, like I said before,我很喜欢集中100%精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的感觉── I don’t feel nothing but inner-peace, passion and simple happiness(内心的平静、热情、单纯的快乐),这是能让我感受到人生意义的时刻,I really enjoy that(我很享受)。

 

三、用好手中的 Ricoh GR(极简主义)

「极简主义」一文中我提到过我认为摄影中的极简主义应该是保持器材、操作设定的「简单易用」,比如说坚持使用同一部相机和同一个镜头,使用自动模式(P档)拍照等等。我觉得自己还真的不需要多一部相机,Ricoh GR 已经足够好了(虽然我还常常想买一个更 Powerful 的闪光灯),至于那部快被我遗忘的 Leica M6,可能等我朋友还回来以后就卖了,或者借给下一个需要的人(笑)。反正我是不太需要 Leica,不,不是「不太需要」,是「根本不需要」。

问题是,我是人啊,我是欲望无穷大的万恶的人类啊,Leica 又新出了一部 M typ 262,取消了很多多余的功能,好像变得更「极简主义」了(算了吧,我根本不需要这样又贵又俗两三年后又过时的数码相机)。本来打算添置一部 GR 菲林相机专门旅行用的(说实话,不用充电的机械菲林相机在旅行的时候真的超方便欸),后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多一部相机只会带给我多一个烦恼,我可不想在出门或者在拍照的时候纠结带哪部相机、用哪部相机拍。

只要我的 Ricoh GR 还能正常使用,今年打死不买新相机、新镜头,买了就砍手指!

 

四、买自己喜欢的摄影集(并反复欣赏)

摄影集很贵,真的很贵,但再贵也没有那些万恶的相机厂商引诱我们买的相机镜头贵。感谢广州太古汇方所书店为我等广大无力购买大量摄影集的摄影爱好者提供如此多精美、优秀的摄影集,也感谢 Magnum Photos 的网站能够免费让我看到如此多 Magnum 摄影师的精彩作品,不过网上看图终究没有看实体的摄影集那么爽,而摄影集又偏偏很贵,所以我只会买自己喜欢、而且打算反复欣赏的摄影集。

一个礼拜后到东京,必定是会到 SOBOOKS 书店一趟(Tokyocamerastyle 说这是他在东京最喜欢的书店,专门收藏、出售各种精美的摄影集、艺术作品集)。我可能会买一本森山大道(或者其他喜欢的日本摄影师)的摄影集,然后再看看有什么喜欢且值得入手的摄影集吧,好像神保町那边也有很多二手书店有出售比较稀有的摄影集,真是越说越兴奋了啊,连成人杂志都没能让我这么兴奋。(笑)

把买相机镜头的钱用来买喜欢的摄影集,这就对了。

 

五、更加「浪摄流」(走更多的路、去更多的地方)

「浪摄流」就是「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我很喜欢走路,也很喜欢旅行,在旅行的时候为了扫街一天走十几二十公里也是经常有的事,在广州也试过从早扫到晚一天走了三十公里(不过那次更多是为走而走)。最近三四个月的扫街我基本都在同一条路上走来走去,感觉也是有点腻了呢,虽然说天河路是有很多有趣的人,但是偶尔去一些没去过的角落不是更好玩吗?

所以我决定今年我要去更多之前没去过的地方──或许是即兴到某个地铁站或者公交车站突然下车出去探寻一番,也不一定要是市区,据我经验,郊区也有很多很有趣的地方(虽然没市区那么多人),而且很多都是没有人拍过的地方,或许除了 URBAN EMOTIONS 之外我要开始另一个叫 RURAL EMOTIONS 或者 SUBURBAN EMOTIONS 之类的 Project(名字是即兴起的啦)。(笑)

今年过年(春节)的时候应该会和家人(父母)坐高铁去越南转一趟,虽然是跟旅行团(我不喜欢按计划行事的啊),但还是有些许期待的。一来是好像好久没有和家里人去远一点的地方玩了,二来是以前没有去过越南(本来是打算明年寒假去顺便去参加 Eric Kim 的 Workshop 的,这次就当是「初体验」吧)。

Whatever the fuck,走到哪拍到哪就对了。

 

六、十年磨一剑(不要急着公布自己的「作品」)

正所谓「慢工出细活」、「闷声发大财」。

去年11月中到12月中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泄漏了自己的 URBAN EMOTIONS 系列,后来我决定还是「下架」为好,主要还是因为拍的不够好──我专注街头摄影还不到一年啊!急什么啊?不到一年就想会飞了?(笑)

现代社会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快餐文化」。感觉现在的人都很急功近利(包括我在内)──恨不得自己白天在知乎上抖个机灵晚上就获赞过千;恨不得自己发了条朋友圈立马就几十几百个赞;恨不得自己 Instagram 上立马多了几千个 follower。

This is fully, totally, completely, 全て BULLSHIT!

如今地球上超过七十亿人,每个人都想获得关注、获得认可,当然,这是人类的天性、需求。To be honest,当初我建立这个 blog 的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成为「中国版 Eric Kim」──我想获得认可,独树一帜。有时候我会很羡慕(嫉妒) Lofter 上的 @胖电塔 有那么多追随者,我会想:「如果我是他,那该有多好!」

But at the end of the day,我摄影的终极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得「关注」(虽然初衷是这样的),我是为了快乐而摄影,我喜欢的是街头摄影的生理性快感。想想历史上那些在生时被低估甚至被鄙弃的摄影师(Diane Arbus)、艺术家(Van Gogh),你就应该知道摄影并不是唱歌娱乐(能够吸引人们眼球的东西)。摄影是艺术,艺术往往是超前的、不被世俗所理解的。

借用 Josef Koudelka 的一句话来表达我在摄影方面的追求吧:

“What has interested me in taking photographs is the maximum — the maximum that exists in a situation and the maximum I can produce from it.” – Josef Koudelka

不要急着把自己拍的照片发出去,忘掉那些无谓的「赞」与「关注」吧。

Just follow your heart, and fulfil your personal maximum.(笑)

 

 

2016-10-31T16:04:24+00:00 2016/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