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六「六不要」

R0001376rs

广州,2015

前几天写了一篇很空洞的「新年决心」,后来看到 Eric Kim 写了一篇很有趣的 New Year’s (Not To Do) Resolution,才发现原来「新年决心」可以这么写(看来以后我要多点 think outside the box 了)。相比起决定要去做些什么,个人觉得决定不去做些什么似乎更简单、也更容易实现一些──如果想要快乐地生活,与其去尝试刻意去做些让自己「快乐」的事情,不如尝试避免做「不快乐」的事情。

 

一、不要埋怨美好的生活

其实我是一个挺「消极」的人,我常常关注社会的阴暗面──我觉得这个世界很黑暗、很无理、很不公平(虽然这也是一种事实)。为什么有的人天生高富帅,而有的人却连饭都吃不饱呢?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毫不费力地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而我等凡人用一生都到不了他们的位置呢?为什么他拍照拍的那么烂都有那么多人赞,而我拍的这么「好」都没有人看呢?为什么我就这么倒霉呢?不过,埋怨生活又有什么卵用呢?到头来,该面对还是要面对。

相比起非洲那些连饭都吃不上的小孩子,我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吃得饱、穿得暖;相比起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我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有家可归;相比起那些被病魔缠身的病人,我的生活是多么美好──至少我还是挺健康的。我很庆幸自己是这个世界中比较幸运的人,我的烦恼都不过是些「第一世界问题」。在生与死面前(温饱问题、疾病问题等),所有的烦恼都是那么的琐碎,所有的抱怨都不过是无聊的挣扎。

临近期末考,我又开始「压力山大」起来──平时不好好上课的我居然想在期末取得好成绩(不挂科)?放弃这种想法吧,顺其自然就好。挂科又不会死掉(我已经挂过好多科了),大不了补考、重修、延毕。每当我感到压力、焦虑的时候,我就会到校道上去走走,一步一步地慢慢走,一边认真地感受脚步踏在土地上的那种实感,一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还好大学城的空气还不错),再看看眼前的一切,无论是小路、树木还是天空,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feel completely zen)。拥有健康的身体、自由的四肢、清晰的视力,活在这个地球上,欣赏这个世界的一切,已经足够美好。

不要埋怨生活了,生活这么美好(让你活着),你居然还埋怨它?

 

二、不要买不需要的东西

自从上了大学之后,我有了充裕的生活费,这也就意味着我有更多乱花钱的机会。虽然我妈一直以为我是那种不会乱花钱的人(所以才给我充裕的生活费),但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那种乱花钱的人──我常常买一些自己根本不需要的东西,冲动消费,以为买了某样东西就能解决生活中的所有烦恼。既幸运也不幸运的一件事是,我出生并且生活在这样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哪怕是二十年前都不敢想象的时代)。这是一个消费主义、物质主义大行其道的时代,那些万恶的资本家为了赚钱(他们口中所谓的「为了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常常让我们产生购买某种商品的欲望,而这些商品大多都是没什么卵用的垃圾(我认为很多都是浪费资源,人类最后很可能会死于地球资源的枯竭)。

我真的需要一部 Leica M typ 240 才能拍出伟大的作品吗?答案是否定的,Ricoh GR is the best camera ever for me。我真的需要穿 NHIZ、Aape、I.T 那些华而不实的「潮牌」来证明自己很「潮」吗?放屁,UNIQLO 一百块三件的纯黑色T恤才符合我低调的风格。我真的需要一部五千块的最新一代 iPhone 才能过上高质量的生活吗?扯吧,一千块的国产手机已经够用了,剩下的三四千块用来旅行、买书、增加阅历不是更好吗?

一个月前有一天我突然很想买一支 Lamy 的钢笔和一本 Moleskine 的笔记本来记笔记(随笔), 但我真的需要一支价格三位数的钢笔和一本价格三位数的笔记本才能好好写字吗?我很庆幸自己当时克制住自己,没有冲动消费──因为我根本不需要 Lamy 和 Moleskine 来记笔记,几块钱的笔和笔记本已经足够了,再贵的文具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罢了(如果我买了一本 Moleskine,我很可能不舍得在上面乱写字,或者写错一个字会心疼好久)。相机也是同样的──如果我丢了这部 Ricoh GR,我可能只会心痛几秒钟,然后立马又去淘宝买一部 GR 回来。如果我丢了一部 Leica M typ 246,我很可能会心痛几个月。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陈奕迅的《富士山下》中一句我很喜欢的歌词。不要拥有自己无法接受失去的东西,除了生命。

我还是一个暂无经济收入的学生党,我不应该把钱花在那些没什么卵意义的地方,与其一味地消费而消费,不如为创造而消费。什么叫为创造而消费?旅行、买书、投资于学习教育等就是为创造而消费。那些万恶的广告、万能且万恶的淘宝,不要再来毒害我了,反正你再怎么诱惑我我都不会把钱白白送给你的,我要用有限的金钱来创造出无限的价值。

 

三、不要追求完美

「完美啊完美,你是何其的不完美。」最近了解到日本有一种叫「詫び寂び」(侘寂)的传统美学,虽然我不是太了解这个词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根据我的理解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因不完美而完美」。一些古老、饱经沧桑的物品会有一种独特的美感,比如说很多刮痕、污迹的菲林底片、陈旧得发褐的相片、露出黄铜的徕卡机械相机都是能体现「侘寂」美学的物品,我很喜欢这种「因不完美而完美」的精致。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其实追求完美并不是一件坏事,Steve Jobs 追求完美才有了今天的 Apple。但像我这种过分地追求完美就是一件坏事──因为害怕犯错、不够完美而不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我有「文字洁癖」,之前每当我用 Pages 写文章的时候,我常常一边写作一边排版(这不是一个好习惯),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糟糕的排版、错别字、标点错误等毛病。现在我用 Byword 来写作,因为 Markdown 几乎不能排版,写作的时候也不用去纠结标题、段落用多大的字号、要不要加粗、要不要插入超链接等问题,现在我都是写完之后把 “Draft” Publish 到 WordPress 之后再修改,我的「文字洁癖」才好了一些。

其实我的每篇文章都不需要是「精品」,也不需要一个错别字都没有,也不需要极好的文采。我只需要不断地写,一气呵成,写几百篇几千篇总会有一篇不错的文章。我拍的照片也不需要(也不可能)每一张都好,我只需要拼命地按快门,按几百下几千下总会拍到还不错的照片。

Just get it done, then make it perfect. Imperfection is perfect.

 

四、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我是人类。人类是群居动物。我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希望获得众人的尊重和认可。

事实上,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全获得他人的认可。即使是那些名垂千古、流芳百世的名人,他们的支持者越多,他们的 Hater 也就越多。

在我刚开始玩 Instagram 的时候(三年前),我很喜欢用手机拍照,然后加个 Instagram 上的自带滤镜,加上一堆 hashtag(因为这样会有很多不认识的外国人来「赞」),发出去之后焦急地等待别人来「赞」。当我第一次得到 10个赞以上的时候,我很高兴,但我很快又不满足了──我希望得到20个赞!很快我又得到20个赞,又小高兴了一下,又开始渴望得到30个赞,一直这样循环下去。现在想起来,既怀念那时候那种「童真」的感觉,又觉得很可笑──当时的我为什么要在乎那些我毫不在乎也毫不在乎我的人的「赞」呢?当然,说毫不在乎也是假的,我是人,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尊重和认可。但现在我有了更「理智」的想法──只在乎那些我在乎和我尊重(认可)的人的想法。如果有一百个不懂摄影的「朋友」说我拍的照片很烂(或者很好),这是完全可以的,完全没有问题,因为他们不懂摄影,所以他们的评价对于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如果 Bruce Gilden、Jacob Aue Sobol、Trent Parke(或者其他我认可的摄影师) 说我拍的很烂,我才会真正地去反思自己,因为他们都是我很崇拜的摄影大师。如果我爸我妈说我拍的很烂,那也是可以的,因为他们也不懂摄影;但如果他们说我在某件事上的做法不对,我会去反思自己,因为他们是我在乎同时也是在乎我的人,他们一定有他们的道理,然后我再得出自己的答案。

有人说,「评价一台冰箱,难道我还要会制冷?」我同意这个观点。我也很喜欢伏尔泰的一句话──「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每个人的有说话、评价的权利,你可以开口痛骂阿道夫·希特勒,说他是杀人恶魔也好、千古罪人也好,但他不会在乎你的看法。

同样地,你可以说我拍照拍的烂也好、文章写的烂也好、键盘摄影师也好,虽然你说的不无道理,but I don’t really give a shit。

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

 

五、不要自我批判

我常常过度自我批判,因为「我本可以干嘛干嘛的」。

「我本可以不睡懒觉,早点起床去看书『预习』的,我怎么就睡到现在了啊!」
「我本可以用这个下午的时间出去扫街的,我怎么居然用来看美剧了啊!」
「我本可以捕捉到那个决定性瞬间的,我怎么就忘记打开镜头盖了呢!」
于是乎,我进入了深深的忏悔与内疚之中。

然而,这种忏悔与内疚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单纯的浪费时间罢了。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违法犯罪,you ain’t done nothing wrong。

据我多年的自我批判经验,自我批判不会给我带来任何的好处。自责和内疚除了让自己感到有点难受之外,不会给我任何改变。该改变的时候我自然会改变,嘴上的、一时的自我批判不会让我意识到错误的严峻性,只有在遭到错误的惩罚之后我才会「醒悟」过来。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嘴上自责内疚,却还是一犯再犯。」

在街头摄影的时候我常常会过度「自我批判」──「不要拍那个东西啦,那个东西那么无聊,拍了也是浪费快门」、「不要拍那个人啦,拍了会被人打的」、「都叫你别拍啦,你看你看,被人骂了吧」,诸如此类。但我有更多的时候却因为这种「自我批判」而错过很多潜在的「决定性瞬间」,每当错过「决定性瞬间」之后,我常常又开始另一种「自我批判」──「你看你看,叫你不拍,又后悔了吧」。我已经受够了这种「自我批判」的折磨,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地跟随自己内心的直觉,不再「自我批判」呢?

 

六、不要狂妄自大

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跟我一样──表面上是个很谦虚、很恭敬的人,内心却狂妄自大得不得了。

我就是那种人。(笑)

自小我就有一种优越感──总感觉自己知道的比别人知道的多。小时候不认真读书的我依然能取得好成绩,而这时我会在心底里(当然不会说出来)看不起那些成绩差的同学。即使是现在,我也常常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会在心底里看不起一些人,比如一些「土包子」、「死读书」的学霸、拍照不如我的「摄影小白」等等。

事实上,这种优越感是很可怕、很病态的。优越感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优越感只会使人堕落。每当我产生这种病态的「优越感」的时候,我就会(在心里)扇自己两巴掌──「Who the fuck are you? 自以为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有着相对幸运的命运,就莫名其妙地看不起别人来了?你只是一个 lucky bastard,你不比别人优秀,你只是碰上狗屎运罢了。」

我知道有很多比我优秀,却比我谦虚的人。我要向他们学习。

我只是个平凡的人,我不比任何人高一等。

 

距离「解放」还有一周

今年还没有出去扫过街(沉浸在复习周和考试周的「懒洋洋」气氛中,嘴上说是要好好复习,身体和脑袋却不太听使唤),好想出去扫街啊啊啊。今年寒假超短的(不愧是中山不放假大学),但还是打算出国几天走走,目前暂定韩国吧,有旅伴也好,一个人也好,单纯地去感受不同地区的文化,怎样都是不错的体验吧。

Life is good and good for you on the earth.(笑)

 

 

2016-10-31T16:04:32+00:00 2016/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