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六 · 新年决心

R0001023rs

广州,2015

New Year’s Resolution,即「新年决心」。

好几天没写作了,趁着新年来临还是写写 New Year’s Resolution 吧。(虽然据统计大多数人的 New Year’s Resolution 都不能很好地完成。)

如果说上一篇文章是「感恩清单」的话,那这一篇文章应该就是「愿望清单」了吧──如果不能很好地完成的话,与其说是「决心」,不如说是「愿望」。

 

二〇一五 · 简单回顾

“He without a past has no future.”

「没有过去就没有未来。」

Nassim Taleb 在《反脆弱》一书中提到一个很有趣的观点──「未来存在于过去之中」。同样地,展望未来也需要先回首过去。2015年对于我来说应该是挺重要的一年吧(其实每一年都很重要,时间是最宝贵的资源)。

  • 从「摄影」到「街头摄影」。2014年9月我才开始接触摄影,2015年4月我才开始真正专注于街头摄影(感谢 Eric Kim)。说实话现在我并不是太喜欢「街头摄影」这个词,我现在拍的很多东西都不属于「街头摄影」的范畴。我什么都拍,不过都是随手拍居多。或许,这应该叫「个人摄影」吧──为自己拍照,拍自己想拍的一切,不拘泥于琐碎、无关紧要的技术设定,看到想拍的一切只管按快门就好。
  • 建立了自己的部落格。虽然现在中国已经没有多少人在玩部落格了,但我还是为自己建立了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可以在这里说我想说的话,被人看到也好,没人看到也好(不过还是希望能帮助到一些摄影爱好者,像 Eric Kim 一样)。在这个快餐文化时代,能认真写 Blog 的人真的不多,或者说有价值的内容并不多,网络上99%以上的内容都只是噪音。虽然我也是制造噪音的一份子,我写过很多没什么卵用的东西,但我相信自己在不断进步之中,只要坚持,嗯,坚持就好。
  • 从浮躁的社交媒体中得到解放。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玩微信朋友圈了,毕竟,别人的生活关我什么事呢?微信上四百多个好友,真正的朋友屈指可数。为什么要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嫉妒别人的生活上呢?我觉得微信朋友圈带给我的烦恼越多于快乐──每当我看到一些「朋友」在炫耀自己「精彩」的生活的时候,我就会羡慕、嫉妒;每当自己发了一条朋友圈没人点赞、评论的时候,我就会感到失落。现在的微信公众号也越来越水,我以前关注了有七八十个微信公众号,现在我砍剩了六个,对于我来说真正有价值的六个。最近我开始在知乎上答题了(以前一直都只是潜水),知乎应该是最有份量的社交媒体平台吧。前段时间答了几道题,这两天忽然多了好多「赞」和「感谢」,一方面我很高兴自己的回答能帮助到那么多的人,另一方面我又开始虚荣心作祟了(渴望得到更多的「赞」)。无论如何,我还是会坚持答题的。
  • 内心的平静。我渴望内心的平静(Inner Peace),在了解 Eric Kim 之后我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叫 Zen 的东西。Zen 原是指日本的禅宗佛教,但在西方人眼中 Zen 似乎就变成了一种很玄乎的东西──追求内心的平静,活在当下,享受当下的一切。我开始更多地去追求这种 Zen 的感觉──全心全意投入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享受自己已有的一切,感恩生活。我开始看更多的书(我以前一年都看不了几本书),走更多的路(有时是为了拍照,有时只是单纯享受这个过程),写更多的字(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记录当下的一些想法)。
  • 台湾是很好的地方。写四点好像不是太吉利,还是凑够五点吧。2015年我去了两趟台湾(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再去的),第一次是在寒假(感兴趣可以看我很久以前写的羞羞的游记「一个人的台北」),第二次是在暑假(环岛游)。台湾是个很赞的地方,好吃的东西很多(后来吃到不想吃了),台湾人很友好(台湾腔很有趣),环境很不错(比国内干净好多),有点日本的感觉(日本也是很赞的地方)。垦丁的海很漂亮,很怀念那时凌晨四点起床在垦丁的公路上开电动车(没国际驾照开不了「机车」)一路狂飙仰望星空(很多星星)赶去悬崖边看日出的感觉。总而言之,台湾是很值得游玩的地方。(笑)

 

二〇一六 · 新年决心

  • “Memento Mori”(记住自己即将死去)。切记:时间就是一切。自出生那一刻起,死亡倒计时就开始了。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我只知道每一秒我都在无限接近死亡(包括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到头来,我只是在和时间赛跑罢了。我不需要和别人攀比,也不需要和别人竞争,我只需要与时间竞争──今天的我是不是比昨天的我进步了一点?假如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会去做哪些事?或者,乐观一点,今年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年,我又应该有怎样的打算?无论如何,时间是最宝贵的资源。终有一天(或许就是今天),我会死去。感谢死亡,死亡化无限为有限,死亡赋予我意义,死亡是这一切的前提。没有死亡,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 “Living is a Bless”(活着就是幸福)。既有幸也不幸的一件事是,我出生并且生活在这样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但我并不觉得现代人就一定比古代人要幸福。为什么?因为我们永远不满足,我们渴望得到更多,我们错把欲望当作需求──我们以为开上宝马住上豪宅人生就能无忧无虑。This is bullshit. 我们终究要面对死亡。无论我的过去如何颓废、倒霉、失败,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有机会实现我的价值。今年(虽然还有九个月)我就要20岁了,我认识一个朋友的朋友还没活到18岁就意外去世了。感谢上帝,此刻我还活着,我还有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在死亡面前,一切挫折都不过是小事。我不需要宝马,也不需要豪宅──我只需要活着,单纯地享受生活的美好(平凡也很美好)。
  • 不要被外界的噪音掩盖内心的声音。从小到大,一直有人在给我们灌输一些 Cliche 的思想,应该要怎样(要好好读书,找好工作,赚很多很多钱,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生赢家),不该怎么样(不要冒险,不要碰壁,不能失败)。或许我这个年纪的确会有一些叛逆的心理,但我觉得自己也应该趁年轻去做自己想做的一切。我很喜欢 Steve Jobs 说过的一句话:“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你的时间很有限,不要浪费于重复别人的生活。不要让别人的观点淹没了你内息的声音。)说总比做要容易,光嘴炮是没有用的。我希望在未来这一年里自己能够更 follow my heart,得到更多的 inner peace。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活在别人的影子当中?
  • 坚持所爱。无论是要找到自己一生中挚爱的人还是事物,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过去我曾经有过很多的爱好,不幸的是有很多我都没能坚持下来,或许是我天生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吧。我很羡慕那些能够几十年如一日般坚持自己爱好的人,我想知道他们是如何保持这种热情的。我很欣赏森山大道、 Josef Koudelka、Andre Kertesz 他们年老时依然在摄影的态度,而 Henri Cartier-Bresson 到了老年却不再摄影。Andre Kertesz 在90岁的时候还在创作,当有人问到他是什么使他坚持到现在的时候,他回答说:“I’m still hungry.(我还是不满足。)” Charlie Kirk 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当代街头摄影师,非常有才华,可惜他现在已经不再拍照了,他说当初他摄影的目的只是为了填补自己的空虚。而 Eric Kim 最近也发布了一篇名为 Photography is Escapism(摄影是为了逃避)的文章,谈到他当初摄影只是为了逃避生活中的烦恼。即使是五十年如一日一直在东京(尤其是新宿)拍照的森山大道,当初也是因为失恋才通过接触摄影去逃避,但最后却成为日本顶级的摄影师。或许很多人当初开始一项爱好的目的非常荒唐,但最后他们都发现那是他们的热情所在。接下来我就列出几项自己目前的爱好吧。

摄影。其实我一开始摄影的目的只是为了拍好看的照片(手机拍不出来的照片),什么大光圈虚化、长时间曝光等等。直到后来接触街头摄影,我才发现摄影原来可以这么有趣──不再局限于那些单一、无趣、严重依赖后期的摄影类型。事实上,摄影的本质也就是纪实,而不是把照片弄的多么好看。我不会每天都拍照,我只在我想拍照的时候拍照,拍照的时候也只拍想拍的东西(无论是街上有趣的人,还是看似无聊的物)。至于手头中的 Project,慢慢来,慢工出细活嘛。

写作。写作不是写小说,只是单纯的写 Blog 罢了。我很羡慕那些提笔(键盘)就能码出一段细腻、耐人寻味的文字的人。无奈的是我的中文水平实在是不太好,但好像写这些东西也不需要太好的文笔吧,但起码也要表达清楚啊。我常常有一种词不达意的感觉(或者干脆点就是「词穷」),是我天生不善言辞,还是语言本身的局限性?无论怎样,即使是只能写出这样贫乏无力的文字,写 Blog 也是一件挺好玩的事(反正又不是高考作文)。同样地,我只在我想写作的时候写作。我写过很多半途而废的文章(写到一半发现写不下去了,再写下去也只是胡编乱造),就把这些都当作是练习好了。在街头摄影中我们常常拍好几十张几百张照片才可能得到一张很好的照片,写作也是同样,或许我还要写几十篇几百篇才可能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文字。

阅读。虽然小时候我就知道很多关于读书的名人名言,什么「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鬼神」、「书中自有颜如玉」等等,但我从未意识到看书的重要性。我曾经是那种坐不住、读不下半本书的网瘾少年(只喜欢上网,不喜欢看书),后来我才发现看书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当然,前提是看自己想看的书)。在这个碎片化阅读大行其道的网络时代,也只有通过阅读大量的书籍才能掌握相对系统化的知识。我喜欢哲学,我希望找到人生的真谛,无悔地度过一生,从容地面对死亡。我不会给自己设定一年要看几本书的目标(为了看书而看书太无聊了),我只是单纯地享受看书的过程,一边在笔记本上「乱涂乱画」。

跑步。其实我跑步跑的并不多,去年只跑了不到200km(我用 Nike Running App 记录),一到冬天天气冷了整个人就懒了,所以我决定今年设定一个跑够 500km 的目标,也就是每周跑10km的样子,比较容易实现的一个目标(在广州大学城每周坚持跑两三圈内环就差不多了)。同样地,跑步也是很让人享受的一件事,没有什么比大汗淋漓更畅快的事了吧,一步一步踏在马路上的感觉也是很赞。而且跑步也是绝佳的思考人生时刻(可以理解成「贤者时间」XD),我常常会在跑步的时候得到一些灵感。

  • 无为。强行突破舒适圈固然是一件好事(肌肉只有通过反复撕裂之后才会不断长大),但顺应自然的「无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不认为人类应该过度干预自然(无论是自然环境、社会经济还是人的本性),相反,我们应该更多地去享受自然不是吗?上帝赋予我们眼睛,就是为了让我们享受视觉的美好;上帝赋予我们四肢,就是为了让我们享受活动的自由;上帝赋予我们欲望,就是为了让我们去享受满足与快乐;上帝赐予我们苦难,就是为了磨练我们的意志;上帝赐予我们死亡,就是为了赋予人生以意义。只可惜我们人类的欲望实在是无穷无尽,大自然创造了我们,我们却想去操控大自然;我们希望通过「有为」来实现我们的目标,满足我们的欲望。到头来,我们终究不会满足。或许我们更应该顺应天意,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好吧,不再吹牛逼了。「无为」不是自暴自弃,而是去享受自然与天意。或许在人生中我会遇到很多困难与挫折,与其一蹶不振,不如去享受苦难。最后一点,不要让「决心」成为我的羁绊。这些「新年决心」并不是必须实现的愿望,只是当下的我希望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的一些胡言乱语罢了。如果未来的我觉得这其中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顺应自己的意愿就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铁定需要遵守的原则。跟随自己的内心就好。

 

写完才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一样,这个 New Year’s Resolution 也太不具体了吧,我看人家的「新年决心」一般都是什么减肥一百斤、增高十厘米什么的。

Whatever the fuck, shut up and do what you want. Anything else is just bullshit.

 

 

2016-10-31T16:04:36+00:00 2016/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