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头摄影时如何(避免)错过「决定性瞬间」的六条心得

Untitled (29)

上海,2015

(今天出去扫街又错过了好多决定性瞬间。TAT)

当谈及街头摄影的一些理论基础时,其中最重要的理论莫过于街头摄影教父 Henri Cartier-Bresson 提出的 “The Decisive Moment”(决定性瞬间)。对于我来说,其实更多时候是在等 “The Decisive Person”(决定性人物),正如 Bruce Gilden 常说的:“I’m waiting for the right person.(我在等对的人。)”

无论如何,在街头摄影中,「决定性瞬间」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 有时候「决定性瞬间」是某个人走进某个画面当中,而对于我来说,「决定性瞬间」更多时候是某个人的某个表情、神态、动作。(毕竟我更喜欢近距离地抓拍街上的人,尤其是那些我很感兴趣的人。)然而,「决定性瞬间」稍纵即逝,一旦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这往往是会让我懊悔不已的时刻。好吧,接下来我就讲讲自己是如何错过一个又一个「决定性瞬间」的。当然,我还会反思总结并提出一些对策(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1. 看到了「决定性瞬间」,然而相机在家里/在裤袋里/在相机包里

其实我并不是那种去哪里都随身带相机的人,虽然现在用的 Ricoh GR 很轻便,能轻松地装进口袋。相比随身带相机时刻准备好捕捉「决定性瞬间」,我更喜欢集中精力在某一段时间里「狂拍」(虽然还是拍的很少)──我感觉自己只有真正拿着相机的时候,观察力才会变得敏锐起来。所以,对于我来说,相机放在裤袋里和放在家里是一样的。

但是,在我不带相机的时候,我也常常会观察周边的环境、人群(锻炼观察力),也常常能有意无意看到一些很有趣的人、感觉很好的「决定性瞬间」──这个时候往往就会有些懊悔:「为什么今天没带相机!」、「为什么拍了一整天啥都没看到,刚把相机放进裤袋就来了个决定性瞬间!」……不过这更多的是以前的心态,现在如果我因为自己没带相机而错过「决定性瞬间」的话,我还是会很感激上帝给我看到这个美好的瞬间──原来还可以这么拍啊!

  • 对策:如果你真的想竭力捕捉每一个「决定性瞬间」的话,就把相机随身带吧──而且记得要拿在手上,因为相机放在相机包里和放在家里在「决定性瞬间」面前的待遇都是一样的(都是拍不到……)。

 

2. 「看到」、「意识到」、「拍到」、「拍好」

其实很多时候「决定性瞬间」是「后知后觉」的──我常常看到一个瞬间,当时觉得没什么,但在这个瞬间过去之后才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决定性瞬间」,然而,为时已晚。

即使你在画面消失前意识到这是一个「决定性瞬间」,当你举起相机时,你也不一定能拍到这个画面。即使你拍到这个画面,也不一定能够拍好。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街头摄影是最难、最具挑战性的摄影类型,也是街头摄影最有趣、最刺激的地方──要想拍好一个「决定性瞬间」,真的很难。

所以说,「看到」不一定能「意识到」;「意识到」不一定能「拍到」;「拍到」不一定能「拍好」。这就是街头摄影。街头摄影就是这样。

再打个比方吧。假如我在一年中(有意无意)一共看到了1000个「决定性瞬间」,却只意识到其中的500个,而我拍到的只有100个,却只拍好了20个,这是很正常的。事实上,「决定性瞬间」触手可及,到处都有,但要拍下来并且拍好,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是 Henri Cartier-Bresson 这个提出「决定性瞬间」理论的街头摄影大师,一生中真正著名的照片也就那么几张(或者几十张)。

  • 对策:就像 Elliot Erwitt 所说:「摄影是一门观察的艺术。」平时在街上,无论带着相机或者没带相机,都下意识地去锻炼自己的观察能力。只有提升自己的洞察力,才可能辨认出(即意识到)更多的「决定性瞬间」。随着时间推移,经验的积累,当你在街头摄影这方面越来越「老手」时,捕捉「决定性瞬间」的能力也会越来越强。

 

3. 未打开镜头盖(主要是旁轴相机)

在我还在用 Leica M6(旁轴相机)的时候,我试过好几次没打开镜头盖就直接拍照,因为旁轴相机即使是不开镜头盖,在取景窗中也能看到画面(旁轴取景器不通过镜头取景)。还好几个月下来只拍过几张全黑的照片(没打开镜头盖)。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不过现在用 Ricoh GR 已经不可能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毕竟 GR 连镜头盖都没有(笑)。

  • 对策:养成拍照前先打开镜头盖的习惯,并且拍照的途中不要盖上镜头盖(盖上镜头盖很可能会让你在「决定性瞬间」面前措手不及)。或者,更好的做法是──用UV镜来代替镜头盖,这样在拍照前就不用打开镜头盖了。

 

4. 犹犹豫豫(害怕按下快门)

说实话,这是一个目前我还在努力克服的问题──在拍照时犹犹豫豫,不够果断。英文中有一个词叫 “Paralysis By Analysis”(「分析导致瘫痪」),意思是指当我们在面临选择或者问题时过度分析,犹豫不决,最终导致全局失利。在街头摄影中,我们常常会犹豫不决──我们害怕拍下某个人的照片会被人骂甚至被人打;我们害怕拍到不好的照片而不按下快门;我们害怕「浪费」菲林(每拍一张照片就要花一两块钱)……诸如此类,都成为我们犹豫不决的理由。

Charlie Kirk,我很崇拜的一个街头摄影师,曾经说过:“When in doubt, click. (当你犹豫的时候,按快门就对了。)” 的确,对于一个街头摄影师来说,没有什么比错失一个「决定性瞬间」更痛苦了。那么,你是愿意冒着被人骂(几率不高)的风险去拍下一个「决定性瞬间」,还是甘愿就此错过一个又一个宝贵的「决定性瞬间」呢?我相信,如果你足够热爱街头摄影,或是那个「决定性瞬间」足够吸引你的话,你还是会克制自己的恐惧,拍下那个瞬间。(我现在就是这样──只要我看到足够想拍的东西,我会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Martin Parr 也说过自己在碰到某些非常想拍的人的时候,会变得有几分「无畏」。)

  • 对策:不要过度分析眼前的画面,因为你很可能会错过一个潜在的「决定性瞬间」,因为「决定性瞬间」很多时候是「后知后觉」的。不要想太多,要知道,即使是像我这样「激进」的街头摄影师,目前还没有被人打过,被人骂的几率也非常低,也很少有人会要求我删照片(拍了大半年好像也只有十来个人要求我删照片),街头摄影(相比战地摄影)还是很安全的。当你犹豫的时候,说明你有拍摄这个画面的冲动(哪怕只是一丝冲动),不要克制自己──只有拍足够多的照片,才有可能拍到好的照片。即使是 Henri Cartier-Bresson 也曾经说过,“Sometimes you need to milk the cow a lot to get a little bit of cheese.(有时候你需要挤很多牛奶才能弄出那么一点点芝士。)”

 

5. 忙于调整相机参数

当我还在用 Leica M6 的时候,因为 Leica 菲林相机都要手动调节光圈、快门、对焦距离,我常常因此错过一个又一个的「决定性瞬间」,懊悔不已。当然,手动对焦、区域对焦(超焦距)在街头摄影中是十分有用的技巧,但如果你是用数码相机的话,我建议你平时扫街时还是不要用手动模式(M档)为好,说真的,除非你愿意因此付出代价──错过一个又一个「决定性瞬间」。

  • 对策:一般来说,在街头摄影中我会把相机设置为自动模式(P档)或者光圈优先模式(A档),参数大约是:f/8、1/250s、ISO 400,预对焦距离1米(用 GR 的快拍模式),具体可以参考我的这篇文章:我在街头摄影中的相机设定。如果你执意要使用手动模式的话,我建议你先练好「人肉测光能力」(这个过程中你可能会错过很多决定性瞬间)。如果你足够熟悉不同光线环境下的测光数据,并且能熟练(足够熟练)地操作自己的相机的话,也是不错的。我之前用 Leica 的时候,即使经过了几个月的练习,很多时候还是会慢半拍,或许是我还不够熟练吧。

 

6. 注意力不够集中(疲劳时)

这也是很常见的一个情况。我常常眼巴巴地看着「决定性瞬间」在我眼前飘过,自己却「无能为力」。经过一天或者连续几个小时的扫街,我们很容易疲劳,注意力会不够集中,从而变得反应迟钝,错失一个又一个「决定性瞬间」。

  • 对策:在疲劳的时候不要勉强自己拍照。经过一段时间的连续拍摄,可以休息一下,去咖啡厅喝喝咖啡,去书店看看书,或者纯粹找个地方坐坐,都是不错的放松。谁都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充沛的精力,我们很难高效地完成任何工作。

 

最后

最后,要意识到,不要指望自己能够拍到所有的「决定性瞬间」。要知道,即使是那些尽其一生来「街头摄影」的街头摄影大师,也是平常人,也会跟我们一样错过很多很多「决定性瞬间」(我错过的「决定性瞬间」比我拍到的「决定性瞬间」要多太多了)。况且,这个世界的所有角落每时每刻都会有很多的「决定性瞬间」──当你在广州的时候,你就已经错过了出现在北京、上海、东京、纽约的「决定性瞬间」;当你不在拍照的时候,你已经错过了很多「决定性瞬间」;当你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你也已经错过了很多「决定性瞬间」。「决定性瞬间」是捕捉不完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在有限的生命里尽可能地拍下我们所能看到的每一个「决定性瞬间」(不然会后悔一生喔)。即使我们错过了,不要紧,下一个就在不远的地方、不久的将来等着我们呢。(笑)

 

 

 

2016-10-31T16:04:40+00:00 2015/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