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街头摄影」

R0001363rs

广州,2015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街头摄影师」。

我只是喜欢带着相机一边散步,一边欣赏这个世界的美好罢了。

 

「街头摄影」的定义

什么是街头摄影?(这个部落格第一篇文章, 由我翻译的 Eric Kim 的一篇关于「街头摄影」定义的文章。我基本认同他的观点。)

(单从字面意义上来讲,「街头摄影」就是指在街头拍照嘛。)

「街头摄影」(Street Photography)这个词一直以来都没有严格的定义,而这个词的定义本身也在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20世纪初的时候,「街头摄影师」并非指今天所谓的「街头摄影师」,当时的「街头摄影师」的定义是──那些在街上帮人们拍照(并收费)的摄影师,有点类似于现在在旅游景点帮游客拍「到此一游」照的那种摄影师。直到后来,大概是20世纪中叶以后,「街头摄影师」才逐渐变成今天我们所说「街头摄影师」。

我个人对「街头摄影」的定义是:

1. 摄于公共场所。街头摄影并不需要在街头,在任何公共场所都可以(巴士、地铁、商场、办公室等),但不是所有在街头拍摄的照片都是街头摄影(你在街头把相机对着天空拍的话就不是街头摄影了)。
2. 具有人文气息。即能够体现人类文化的因素。这就是为什么在街头对着天空拍照并不能说是「街头摄影」──因为天空并不能体现人文气息。但人文气息并不代表一定要有「人」出现──19世纪巴黎街头摄影师 Eugene Atget 所拍摄的街头照片大多并没有「人」出现在画面中,但他的摄影风格仍可被归类为「街头摄影」──因为他拍摄的巴黎街头富含人文气息。

至于「抓拍」还是「偷拍」还是「摆拍」,我认为在街头摄影中这些都是合理的手段──但前提是,你需要诚实──你不能把一张「摆拍」的照片拿出来说是「抓拍」的。(以后有空再针对这个问题细说吧。)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个人对定义并不太感兴趣──没有定义我们照样能够活的很好。当然,这里的定义是指「严格意义上的定义」,笼统、粗略意义上的定义还是需要的──在语言上不达成一定共识的话,我们人类怎么交流?(笑)

 

「街头摄影师」?

开头说到,我并不是一个「街头摄影师」。

连公认的街头摄影之父 Henri Cartier-Bresson 都从来不称自己是「街头摄影师」(Street Photographer)。

Garry Winogrand 本人也并不喜欢「街头摄影师」这个词,他认为这个词很「笨」── Garry Winogrand 说他曾经在动物园里面拍过一系列作品,难道他就应该被称作「动物园摄影师」(Zoo Photographer)?

其实,很多公认的街头摄影师都不会称自己是街头摄影师(比如 Henri Cartier-BressonGarry WinograndBruce Davidson 等)。

但也有很多街头摄影师会承认自己是街头摄影师(比如 Alex WebbBruce GildenJoel MeyerowitzMartin Parr 等)。

我承认,我当初(现在也是)喜欢这个词是因为觉得「街头摄影」这个词挺 cool 的(自小以来我就很喜欢「街头文化」)。但我不认为自己拍的所有照片都是「街头摄影」,既不想也不会被「街头摄影」这个词所束缚──我会拍所有我想拍的东西。

 

「个人摄影」(Personal Photography)

前不久 Eric Kim 提出了 Personal Photography 这个概念,很显然,这个概念来自于 Anders Petersen 的 Personal Documentary(个人纪实摄影)。我们暂且将 Personal Photography 翻译成「个人摄影」吧。

「个人摄影」的含义很简单:很个人化的摄影──拍自己想拍的一切(为自己拍照)。我认为 Anders PetersenJacob Aue Sobol森山大道 的摄影风格都非常的「个人化」(而且他们的摄影风格都很相似──高对比、黑白、粗糙)。Anders Petersen 平时拍的都是自己生活中的亲人、朋友还有那些他遇到的人;Jacob Aue Sobol 通常会与拍摄对象亲近并深入交流,表现他们独特的内心情感;森山大道则是喜欢在街道上「浪摄流」──拍摄自己感兴趣的一切。

其中,Anders PetersenJacob Aue Sobol 都不是所谓的「街头摄影师」,但我依旧喜欢他们的摄影风格──非常个人化的摄影风格。

或许我也该将这个部落格的名字由「高保真的街头摄影」改成「高保真的个人摄影」了吧,但是感觉会有点怪怪的,还是不改了(笑)。毕竟,摄影本身就是很个人的事情嘛──要拍些什么、怎么拍、什么时候拍、在哪里拍──这些东西全是根据个人意愿决定的。当然,街头摄影最具吸引力的地方莫过于街头的不可控性──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为自己拍照

提一个问题。

「如果你拍摄的照片只有你一个人看(别人都不会看到)的话,你还会拍照吗?」

Vivian Maier 就是这样一个摄影师。她虽然是一个街头摄影师,但她只为自己拍照──当她在生时没有任何人看到过她拍摄的照片(她从不把自己拍的照片给别人看),当她去世后人们才发现她原来拍到过这么多精彩的街头摄影作品。Vivian Maier 或许是历史上最「个人」的一个街头摄影师吧。(推荐观看 Vivian Maier 的纪录片── Finding Vivian Maier。)

于我而言,即使我不把照片公开,我也会继续拍照。事实上,我拍的99%以上的照片都从来没有人看过,除了我自己(笑)。正如我开头所说,我喜欢散步、在街头闲逛、静观人生百态、寻找平凡中的美好(忽然文采居然变得文艺起来了)。对于现在的我,相机更多地只是记录生活、活在当下的工具罢了。实际上,我出去扫街拍的照片大多都十分无聊,但每当我把自己当时拍照的感觉、记忆带入照片中去时,我总能(至少大多时候都能)感受到当时的心情,甚至会混入一些怀念、奇妙的感觉──难怪森山大道会说他的摄影是记忆的「断片」。有时候不可避免地会拍到一些似曾相识的照片,会产生一种「既视感」,也会给我带来一些触动。好吧,我并不会把这些只有个人意义的「烂片」分享出来──如果人人都这么做的话,那摄影真的是没眼看了。(笑)

哪怕我拍的再烂,只要这些照片对于我来说具有个人意义,这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虽然说的好像好随便的样子,但其实还是有在认真拍的。只是我在强调摄影的个人意义罢了。)

为自己拍照,拍想拍的一切(哪怕只是地上那些无聊的花花草草)。什么「街头摄影」的定义,通通都玩蛋去吧。

毕竟,最重要的还在下面:

「开心就好。」(笑)

 

 

2016-10-31T16:04:49+00:00 2015/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