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主义」

R0001381rs

广州,2015

我喜欢简单的东西。

 

极简主义的部落格

从小我就很喜欢折腾电脑,中学的时候很喜欢折腾手机。我很在意电脑、手机界面的美观,所以我常常「折腾」。

然后,这次我就「折腾」了我的部落格。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部落格精简成我想要的样子,目前是挺满意的。(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审美疲劳呢?)

这个部落格是用 WordPress 搭建的,一个非常知名且非常好用的 Blog 平台。两个多三个月前,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花了近四百块软妹币买了在 ThemeForest 上销量第一的 WordPress 主题 ── Avada Theme

说实话,这个主题其实挺好的──可以高度定制,内容丰富,即使不会写代码也能做出很赞的网页界面,非常适合「商业用途」。我现在用的就是 Avada,但对于我来说,这个主题过于臃肿了──大多数功能我都不需要,毕竟,我是一个「极简主义者」嘛。如果我能重新选择的话(如果当时理性一点了解清楚的话),我就不会用 Avada 了,我可能会用 Eric Kim 在用的极简主题 Genesis(或者用其他更简约的主题)。

现在这个 Blog 的界面可以说是 Avada 的「最简形态」了(只保留了最基本的功能)。虽然我不是专业的网页设计师,但我对我的审美还是有些信心的(笑)。这次我做的改动主要有:

1. 网页宽度从 1170px 缩减到 960px,我认为这样有利于增强阅读体验。
2. 去除 Sidebar,使 Blog 页面简约化。
3. 采取 One-Column(一栏式)的设计,居中所有文字、内容,主要阅读文本宽度大概为 688px,增强阅读体验。
4. 将《从街头摄影大师那里学到的82课》从 Blog 中独立出来,自成一个页面,有利于提升界面的整洁度。(说实话这「82课」真的很「抢眼球」欸。)
5. Blog Post Meta 只保留发布时间,去除「作者」「分类目录」「评论」。
6. 去除所有不必要的板块「分割线」。

大概就这样吧。现在真的觉得自己的 Blog 看起来好顺眼啊(至少比我印象中的大部分部落格、网站都要好)。One-Column 的想法主要来自于 Eric Kim 的 Blog,我每次在他的 Blog 上看文章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One-Column 的阅读体验超赞!(虽然我觉得字体的关系也很大。)

作为半个香港人,我曾经觉得繁体字(其实我更喜欢叫「正体字」)比简体字好看的多(虽然我现在也依旧觉得繁体字比简体字美观,我在手机上用仓颉输入法打字,只能打繁体),但现在我也越来越发觉简体字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看」啦。我很喜欢日本的汉字,而日本的汉字中很多都是简过的汉字(比如「国」、「鉄」等),但依旧很好看。我觉得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日文中夹杂着更「极简」的平假名和片假名吧(假名源于中国书法)。

简言之:

Simple is Beautiful.

 

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

最近开始关注 Zenhabits.net,这个 Blog 也非常的「极简」,除了文字外没有其他干扰。我很喜欢 “Zen”(「禅」)的思想,注重追求一种极简的生活方式。

Life is about subtraction, not addiction.(生活是减法,不是加法。)

我以前总觉得精彩的生活应该是有很多「节目」的生活。

现在,我更喜欢「简单」的生活。

说实话,我现在的生活挺「无聊」的──做来做去无非那几件事──吃饭、睡觉、上网、看书、写作、走路、拍照。

最近天气冷了(广州的湿冷不是开玩笑的),拍照的时间少了,阅读、写作的时间多了。我曾经是那种「坐不住」的人──无法安静地坐下来认真地读一本书。现在,我很喜欢专注地做一件事(最多插着耳机)──拍照也好、阅读也好、写作也好,一旦进入了状态我就很难从中「自拔」。「专注」使人自我感觉良好(内心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安静),却又稍纵即逝。

现在我用的写作软件是 Byword(Mac 版)。虽然价值78软妹币,却只有几MB大小,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性价比」最低的软件了。相比 Mac OS X 自带的 Pages,Byword 的好处就在于「极简」(至于是怎么极简的我就不卖广告了)。码文的时候戴上耳机,顺序播放一张专辑,或者干脆听 Rainy Mood(下雨的声音),感觉也是超赞的呢。

我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月没有玩微信朋友圈了,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也比以前少的多(毕竟我现在在做的事情比玩手机有意义多了)。这两个月可以说是我人生中内心最平静的一段时期──我思考了很多关于人生、死亡、真理、宇宙的问题,最近也开始系统地去了解哲学(在看《哲学的邀请》)。相比 Photography(摄影),Philosophy(哲学)是我从中学起就十分感兴趣的东西──别忘了,我可是要吃透生活精髓的男人──我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一切,我想了解这个世界,我想度过无悔的一生,我想从容地面对死亡。

归根结底,摄影只是帮助我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个工具──阅读也是、写作也是。在接触摄影以前(大学以前),我就有想过在大学时期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全部记录下来──我一直想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在这个浮躁的「碎片化」的信息时代,我的想法也是「碎片化」的。

我的笔记本、Evernote 里有各种各样「碎片化」的想法,基本上都是我平时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想法,或是酝酿已久的念头。每当我想写一篇文章的时候,我会从中挑一个我想写的 idea,加以扩展──几个字就变成了几千字(虽然可能没有几千字,一千几百字还是有的)。

在「碎片化」的信息时代,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好像又跑题了,本来不是写「极简主义」的吗?我觉得我经常跑题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我「碎片化」的思路,脑海中的「杂念」太多了吧。好吧,「碎片化」的文章以后再写,先回到「极简主义」。

 

极简主义的摄影

其实,「极简主义」原本是一种艺术风格。而在摄影中,如果你常常看 Lofter 的话,你便会看到有很多「极简主义」的摄影作品。感觉近几年中国的确很流行「极简主义」的摄影风格。

但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极简主义」的摄影风格。

It is too easy. And I don’t take easy shots.

当然,我不否认「摄影是减法」的观点。我也认为「摄影是减法」──从画面中剔除多余的元素,只留下想表现的主体和那些可以为画面加分的元素。

但我还是觉得那种纯粹的「极简」照片太「单调」了。我比较喜欢「复杂」或者是有「冲击力」的摄影风格,Alex WebbBruce Gilden 是分别的代表。

Richard Avedon 以用大画幅相机拍摄背景纯白的人物肖像作品著称。我很喜欢 Richard Avedon 的作品──同样可以理解为是某种「极简主义」──突出画面中的主体人物(因为背景是白色的幕布,类似于棚拍)。

于我而言,摄影中的「极简主义」体现在器材、操作设定──我只拥有一部相机和一个镜头。每当出门拍照的时候我都不用纠结带哪部相机和哪支镜头,因为我只有 Ricoh GR 这一部相机。我在拍照的时候多数都会用 P档(自动模式)或者 Av档(光圈优先模式),ISO 固定是400(晚上用 1600)。我不会去纠结什么大光圈、点测光、手动对焦──这些东西只会使我分心,我只关心「在何时和在何处按下快门」(when and where to click the shutter)。

是的。「极简主义」能够帮助我们更专注地做一件事,做好一件事。

I don’t need fancy shits.(我不需要花哨的东西。)

Simple is beautiful.(简单就是美。)

 

 

2016-10-31T16:05:01+00:00 2015/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