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变态,我是街头摄影师!

高保真的话:这是我有史以来(目前)翻译过的最长的一篇文章,翻译成中文居然有六千字。原文也有点难读懂,不过最终还是坚持翻译下来了。这篇文章讲的是几位国外街头摄影师在扫街时遇到的一些冲突和一些应对办法。个人认为,在街头摄影中,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都应该事先准备好如何应对冲突。好吧,废话不多说了,直接看文吧。

 

原作:Karl Edwards (StreetShootr.com)

1

冲突是街头摄影的一部份。街头摄影师们常常因为单纯地记录生活的行为而被外人叫做变态甚至恋童癖。究竟是什么在加剧中伤我们?接着看下文吧。

 

我不是变态,我是一个街头摄影师!

2

扫街扫久了,你自然会遇到一些冲突。随着越来越多的街头摄影师被骂作是变态、恋童癖,摄影也越来越被诽谤说成是一种冒犯(事实上我们都有拍照的权利)。

在 PetaPixel 最近的一篇文章中,Randall Armor 讲述了一件事:Karl Baden,一个颇有成就的街头摄影师,他的一些摄影作品已经成为了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永久收藏品,然而──他因拍了一个有小孩的画面而被称作是恋童癖。

 

引文:

我昨天从一间杂货店里走出来,刚好雨停了,太阳光穿过云层射在大地上。我上了自己的车,透过车窗拍了几张照片,便把车驶出停车场。一部红色的小货车开始跟着我,那个司机在吼着,拼命按喇叭。

那部小货车开到我的左边,里面的家伙在喊我。他超了我的车,斜着把车停了下来,挡着我的路。我也把车停了下来,打开车窗,一边想着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那个司机从车上下来,怒气冲天地骂道:

“我看到你做了些什么了!拍了那个男孩的背面!你这个**恋童癖!”

“不,你听我说,”我说,“我只是从我的车里拍照。你不懂……”

“你这个**!如果不是现在周围有人我早就打你了!”随后他跟他旁边的乘客说,“把他的车牌号记下来!”

 

这篇文章后面还会提到一些例子,讲街头摄影师是怎样被误解为变态、异端,只因为一些人把他们的创作行为误认为是某种变态的举止。

3

我也说一下几年前我遇到的一件事。当时我在多伦多市中心一条繁忙的大街上走着,我看到两个小孩穿着色彩很鲜艳的恤衫,他们正在爬一根电线杆,而下面有一群灰脸的商务人士犹如殭尸一般穿梭着。我感觉这是一个很好的街头摄影画面,于是我很快地就拍了下来。

那个小孩的父亲看到我拍了照,赶紧跑了过来大声吼道:“你干嘛拍我女儿的屁股!”我知道他可能没有看到我所看到的画面,但他的反应依旧使我感到疑惑。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我拍他女儿的行为理所当然被认作是与性欲有关的,据此推出,我是一个恋童癖。

但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为什么街头摄影师常常会因为把一些自己看到的东西放到取景窗里而被理所当然地诽谤、被贴上“最低贱”的标签呢?如果你跳出街头摄影这个范围,你会发现摄影本身已经被认为是媒体中一种具有侵略性的利用。

从色情报复网站到恐怖分子为策划恐怖袭击而拍一座桥的报导,数十年来摄影已经被认为是一种武器。调查性的新闻广播利用他们的相机来把坏人逼到绝境,电视上的真人秀节目透过摄影来揭露一个人的真面目。手机摄影功能的出现意味着现在到处都是相机,不想被曝光的人们越来越觉得他们处在一种威胁之中。

总而言之,人们对摄影已经越来越不信任,这使得他们常常对街头摄影师产生误解。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是在创作某种形式的现代艺术──在平凡中发现美。

所以,在街上遇到冲突的最佳解决办法是?我通过一些我最喜欢的街头摄影师来了解他们面对冲突的一些办法、扫街时的一些建议,而他们也是随机应变的。接下来我们看看吧:

 

Danielle Hougthon (Observe)

5

Photo © Danielle Houghton / Observe Collective

StreetShootr:你是怎样处理一些扫街时遇到的冲突的?你一般的做法是什么?

Danielle Hougthon:一般我会先道歉,然后解释自己为什么想要拍那张照片。如果对方要求我删掉照片,我会删掉,或者说我过一会儿会删掉。但对于一些无理的人,可能会有些麻烦,我会坚守自己的立场。

SS:你试过因为拍小孩而被称作是恋童癖吗?你的回应是怎样的?

DH:我从未被人叫做恋童癖,最接近的情况是一些年轻人说我是变态,但他们是笑着说的,我有时可能把它当作是种恶意吧。我所遇到的最严峻的冲突反而是来自那些我没有拍下的人。

SS:你认为摄影为什么会被诽谤成这个样子呢?在你拍照的这些年来,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DH:不幸的是,这个社会上的妄想狂越来越多了,而摄影之所以被诽谤是因为人们越来越注意到一些照片被不当利用,所以大家都这么认为了。我只在最近这5年里有一直坚持街头摄影,所以我认为以前人们并没有像现在这么敏感,毕竟,历史上的街头摄影,小孩一直是非常重要一个的拍摄主体。

SS:对于一些街头摄影师在街上遇到冲突的状况,你有什么建议吗?

DH:我会在产生冲突以前尽可能地讲道理,或者直接走开。有一些摄影师会随身带名片或者小册子,这会使一些人感觉更舒坦。

SS:你会怎样来避免冲突?街头摄影中有哪些主体是不应该拍摄的吗?

DH:我会尽可能跟随自己的直觉来避免冲突。我不认为有哪些主体是不能够拍摄的,但这要看你的态度和意图。

Danielle Houghton On Observe.

Danielle Houghton On Flickr.

 

Siri Thompson

6

Photo © Siri Thompson

StreetShootr:你是怎样处理一些扫街时遇到的冲突的?你一般的做法是什么?

Siri Thompson:我认为,作为一个女性,在街上拍照和男性摄影师是非常不同的。实际上,我从来没有和男人产生过冲突,一直都是和女人产生冲突,但一般都是和旁观者产生冲突而非和被拍摄者产生冲突。一般来说,我会道歉,如果对方要求我把照片删掉,我就删掉。

我唯一遇到的一次失控的冲突是在我刚刚开始街头摄影生涯的时候。当时我用闪光灯对着一只狗拍了一张照片。不幸的是,那时我并没有注意到这只狗是跟一对无家可归的情侣一起的,然后那个女人跑了过来物理攻击我,打我的手还想抢过我的相机(还好 Gordy 的皮带很结实)。她的男朋友把她推开,想要确定我有没有报警,我也的确没有报警。这个场面最有趣的部份是,围观了整个事件全过程的几个无家可归者过来告诉我我能够在街上拍任何我想拍的人。这个部份让我笑了笑,因为我以前从来都是尽量不拍街上无家可归的人的。

我曾经也和一个女警官有过一些小插曲,那时我在 Coney Island 上拍照。一个女人摔倒了,几个警察在街上贴了一些警戒线。这些警戒线非常有趣,当时我想拍几张这些警戒线顺便融入一些人的照片。那个女警官便过来给我惹麻烦了,当她走开的时候,我旁边的人跟我说:“我觉得她是想逮捕你呢。”

SS:你试过因为拍小孩而被称作是恋童癖吗?你的回应是怎样的?

ST:我从未被叫做恋童癖。但是,有一次我在一个儿童操场上想拍一些在爬杆的小孩。我向一个和孩子们在一起的父亲征询同意,然后他说“没问题”。

拍小孩拍到半路的时候,有另一个小孩又加入了,但我并没有停止拍照,因为我并不知道他是不在被允许拍的范围内的。在我拍完照之后,那个后来加入的小孩的母亲来找我。有人告诉她我拍了她的孩子在爬杆时的照片,她非常不满。起初我并不知道她在说哪个孩子,我跟她解释说我在拍照之前是已经征得同意了的,但她非常固执,想要看这些照片。我从来不会把相机里的照片给别人看,所以我记下了她的 E-mail 地址,然后给她发了一些筛选过的照片。我一直没有得到她的回覆,连一句感谢都没有。

SS:你认为摄影为什么会被诽谤成这个样子呢?在你拍照的这些年来,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ST: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是,现在的人拍那么多的自拍,有些还用自拍杆,给她们的朋友发一些裸体或者不同的身体部位的照片,但她们在街上衣冠楚楚时却反感被陌生人拍。

我认为有些事情是值得思考的,其中一件事是对陌生人的不信任,是由媒体所驱动的。比如说,我觉得人们普遍认为一个陌生人拍一个小孩的照片的唯一目的是,被用作不法的用途。讽刺的是,统计数据显示人们(包括小孩)通常都是受害于他们的熟人,而不是陌生人。

另外一件事是,总的来说,人们认为街头摄影、或者那些进行街头摄影的人,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这看起来真的像是一种非常毛骨悚然的行为。我认识一个单亲父亲,他的孩子和我的孩子一起上学,问我有关在一个场面拍照的问题,即使我给他解释了很多有关街头摄影的东西,他的神情在告诉我他觉得我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家伙,而他是一个认识我和喜欢我的人。所以,想像一下如果是不认识你的人会是怎样的反应。

在我街头摄影的这些年来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变化。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一个街头摄影师,他告诉我他从来不会拍一些他不认识的小孩。他说这些麻烦不值得去惹。

SS:对于一些街头摄影师在街上遇到冲突的状况,你有什么建议吗?

ST:保持谦卑,道歉,尽可能平息冲突,然后继续扫街。小心那些看上去很容易不满的旁观者,根据我的经验,多数时候都是他们在惹麻烦。有时候如果我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拍摄地点,同时还看到一个很激动的旁观者,我会在那个街区绕一圈再回到那里,到那时那个地方就不会是同一群人了。

SS:你会怎样来避免冲突?街头摄影中有哪些主体是不应该拍摄的吗?

ST:我会尽量让自己做的事情明显些,那样才会让人们知道我在拍照。如果他们没有留意到我,或者不介意我在那,我会拍他们,如果他们介意的话便自然会避开相机。

我认为一般来说不应该拍边缘人群和无家可归的人。我认为一张照片中如果有这些人出现的话,应该要有充分的理由去拍。

Siri Thompson On Flickr.

 

Blake Andrews (iN-Public)

7

Photo © Blake Andrews / iN-Public

StreetShootr:你是怎样处理一些扫街时遇到的冲突的?

Blake Andrews:我会尽可能平息事件、避免冲突。

StreetShootr:你一般的做法是什么?

BA:冷静地解释自己。走开。

SS:你试过因为拍小孩而被称作是恋童癖吗?

BA:没试过。一般拍小孩我都会非常谨慎。

SS:你的回应是怎样的?

BA:无可奉告。

SS:你认为摄影为什么会被诽谤成这个样子呢?

BA:大多是自身的因素。街头摄影师大多都有一种得寸进尺的目标意识,这使得他们在与路人互动时主导了他们的判断。

SS:在你拍照的这些年来,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BA:很难说,但我觉得是有变化的。这只是一个数字游戏。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和对相机越来越多的关注势必会造成更多的冲突和矛盾。

SS:对于一些街头摄影师在街上遇到冲突的状况,你有什么建议吗?

BA:做你自己。

SS:你会怎样来避免冲突?

BA:这并不太难。冲突一般都是自找的。不会找我。

SS:街头摄影中有哪些主体是不应该拍摄的吗?

BA:当然没有啦!

Blake Andrews On iN-Public.

Blake Andrews B Blog.

 

David Horton (Observe)

OLYMPUS DIGITAL CAMERA

Photo © David Horton / Observe Collective

StreetShootr:你是怎样处理一些扫街时遇到的冲突的?你一般的做法是什么?

David Horton:我一直觉得真诚是我最好的回应。如果你解释你在做什么的话──“我正在把平凡的瞬间变成超凡的照片”──这样的话大多数人都会理解你的。但是,你对你自己和你所做的事情必须要自信。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人们看到你的自信便会感到安心。我经常在拍完照之后看着对方的眼睛并微笑。微笑是很管用的。

SS:你试过因为拍小孩而被称作是恋童癖吗?你的回应是怎样的?

DH:我经常在城外的一个很漂亮的沙滩上拍照。那里是许多不同文化的熔炉。当时我在拍一些正在玩耍的小孩,然后我转过身,看到一个母亲向我走来。她当时离我很远,所以我不觉得我需要跟她解释,然后我就继续拍照了。过了一阵子,来了一辆警车把我叫了过去。在检查过我的身份证后,他们说他们收到通知说有人在拍小孩的照片。他们告诉我我不能那么做。我回应道,“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你是错的。我只是在一个公共场所拍照。”我并没有装逼,也没有不礼貌,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我知道自己的权利。说实话,那个质问我的人想要恐吓我,他的行为有点傲慢、装逼。我也有解释说我是一个正经的摄影师,我拍的是平凡的生活还有我认为拍小孩非常好玩。那个质问我的人说,“好吧我认为那是变态、怪异的行为。”然后我又回应道,“好吧,我觉得你那么认为真是非常可悲。”

虽然我没有让他恐吓我,但这整个过程让我感觉非常糟,简直把我那天的心情都给毁了。

SS:你认为摄影为什么会被诽谤成这个样子呢?在你拍照的这些年来,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DH:我认为网络上的广告营销使得大家都很恐惧,尤其是那些家长。当你的意图是非常单纯的时候,这对你是非常不幸的。

我是一个摄影团体的一员,最近我们在德国有一个展览的开幕。我们在那一天全部都一起去一座城堡里扫街了,我们中有一个人拍了一个小孩路过,然后那个小孩的母亲非常非常不满。我的妻子后来在那天跟她解释说我们是谁还有我们在做什么,即使是这样,她还是非常怀疑我们。在德国过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好几次这样的事,其中的共同问题是他们害怕照片会上传到网上。当我解释到他们的照片可能会发布到摄影师专门的网站上,他们还是非常不安。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感觉,不仅仅是小孩。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我们有一天在 Dusseldolf 扫街的时候,人们都显得很恐惧。街上有人说便衣警察会在大街上寻找并拍下那些可疑人物以及他们的行为。如果那是真的话,那对于街头摄影师来说真的非常糟。难怪人们会那么恐惧。

SS:对于一些街头摄影师在街上遇到冲突的状况,你有什么建议吗?

DH:保持冷静和礼貌,然后尽可能以礼貌的方式解释清楚你在做什么。如果有人要求你把照片删掉,那就删掉吧,除非你觉得那是一张非常好的照片──而你应该清楚你的权利,然后准备好撕逼吧。据我经验,如果有人叫你删照片,删掉是最省事的。毕竟十中有九的照片都是垃圾。有一次我坚守我的立场,只是原则上而已,然后那个人就抓住我的相机,想要从我手中扯出来。幸运的是,一个警察出现了,把那家伙训斥了一番,但那真的把我吓坏了。那是我刚开始街头摄影的日子,我发现最好的解决办法依旧是尽可能避免冲突。

还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是随身带着你的名片,在名片正面印上你的名字、电子邮箱、电话号码。你可以在名片的背面印上你的一张作品或者你的摄影理念。这会使得人们认为你是可信的,也会让人更加安心。我会在我的摄影包里放一本很小的个人摄影集。当人们看到你的作品而且感觉你很正经的时候,他们通常都会很安心。如果他们感兴趣的话,我会给他们送一张 Print 或者把照片发给他们。

SS:你会怎样来避免冲突?街头摄影中有哪些主体是不应该拍摄的吗?

DH:学会解读肢体语言。如果你注意点的话,肢体语言会告诉你很多东西的。哪些人和场合应该要避免拍摄,他们的肢体语言会告诉你。

眼神交流和微笑是非常管用的。开朗一点、真诚一点,不要偷偷摸摸。如果你看起来像是要偷偷摸摸地做一件事的话,人们看到会觉得你非常的可疑。

David Horton On Observe Collective.

David Horton On Flickr.

 

Eric Kim

6259557765_ab5632909a_z.jpg

(译者注:图挂了。。)

StreetShootr:你是怎样处理一些扫街时遇到的冲突的?你一般的做法是什么?

Eric Kim:我会道歉,不会逃跑。有时我会鞠躬以示尊重,同时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并无恶意。我会赞美他们并告诉他们我觉得他们身上非常有趣的地方。

SS:你试过因为拍小孩而被称作是恋童癖吗?你的回应是怎样的?

EK:没有。当我要拍小孩的时候,我不会偷偷摸摸。我会跟他的父母交谈,笑着,打个招呼,然后和小孩互动。

SS:你认为摄影为什么会被诽谤成这个样子呢?在你拍照的这些年来,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EK:我认为现在之所以会有越来越多对恋童癖的怀疑是因为媒体的原因,但如果你越不偷偷摸摸的话,你看起来也会越不偷偷摸摸。

SS:对于一些街头摄影师在街上遇到冲突的状况,你有什么建议吗?

EK:光明正大。不要撒谎。说出真相。自信些,要知道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SS:你会怎样来避免冲突?街头摄影中有哪些主体是不应该拍摄的吗?

EK:我认为所有的街头摄影师都应该要预料到冲突。事先准备好会让你事半功倍。我个人会避免拍摄无家可归和有精神疾病的人,如果犹豫的话,我会征询同意。

EricKimPhotography.com.

Eric Kim On Flickr.

 

StreetShootr 的观点

在街上拍照的时间长了,必然会遇上不让你拍照的人。但无论我多少次平息冲突,我每次都会遇到一些意料不到的地方,然后我走开之后会想自己下一次应该如何更好地把控这种场面。

在街上遇到冲突的一个问题是没有人会把你当是摄影师。即使有些人觉得自己被拍是不合理的行为,但也不会很不理性地大声喊“摄影师!”所以情况一般都是从指责你侵犯他的权利开始。“你要先征询我的同意才能拍我!”这是很多街头摄影师都听过的一句话。

但如果冲突是来自那些只是看到你拍照的人,情况又不一样了。旁观者看到你拍一个小孩通常就会认为你是恋童癖,而拍照这个行为将变成是一次攻击。没有人会否定这种行为应该要遭受谴责,所以这么叫使得控诉看起来好像无懈可击。就像在17世纪里的礼拜堂大声喊“巫婆”一样──这样的控诉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一种证据。

最好的防御措施是提前准备好在遇到冲突时要怎样去应对。放松,说出真相。一次改变一个人的想法。要记住我们在为改变人们对摄影的看法而奋斗。人们并不一定是针对我们的所作所为,他们只是针对他们以为我们在做那些他们在电视上看过的事。这是改变他们想法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认为很多街头摄影师常常不能很好地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尤其是在我们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冲突的时候。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总不能简单粗暴的说一句,“我又没有触犯法律!”你应该慢慢地说清楚你在做些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有人问你是不是拍了他们的照片,打声招呼然后让他们知道他们吸引你的地方。可以是他们走过时留下的有趣的影子,也可以是你很喜欢他们帽子的颜色。告诉他们吧!

记住,当有人质问你的时候,他们是在试图通过你的反应来证明他们对你的猜测是正确的。你可以用友善的语气来回答他们你在做些什么,这很可能会使他们感到惊讶,你这么做的话就对了。

 

 

原文地址:http://www.streetshootr.com/im-not-a-pervert-im-a-street-photographer/

2016-10-31T16:05:39+00:00 2015/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