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你的孩子

高保真的话:这是 Eric Kim 写的一篇关于如何挑选照片的文章(文中会解释什么叫“杀了你的孩子”)。我认为在街头摄影中(其他摄影也是啦),挑选照片是非常重要的过程。在现在这个“人人都是摄影师”的年代,网络上充斥着太多烂片(99%以上)。我曾经也是那种当天拍完照当天发朋友圈发Lofter的人(都是烂片),现在我希望自己能够更客观地看待自己拍的照片,所以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公开自己拍的照片──真正的好作品应该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好了,以后我还会就这个话题写一篇深度一点的文章,废话不多说,直接看正文吧!(笑)

 

原作:Eric Kim

8675029335_4a2c7fd6f4_o

 

我有一个问题。我经常想留住我拍的照片,尤其是那些拍的不好的。我把我的照片都视为我的孩子,我很难决定我究竟要留住哪个、抛弃哪个。

我常常用一句“咒语”来提醒自己:“杀了你的孩子。”

问题是我们的照片就像是我们的孩子,要想抛弃他们(尤其是“杀掉他们”)在心理上是非常难以接受的。还有如果“杀了你的孩子”这句话对于你来说太形象的话,我推荐一句英文俗语给你:“杀死汝爱。”

当今的社会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物质、信息的泛滥,尤其是照片。每一分钟这个世界上都有成百上千张照片上传到互联网,而其中 99% 的照片都是垃圾、噪音。

所以,解决办法是?在你决定要上传一张照片之前,想想你为什么要上传这张照片。是因为你想分享一幅能带给别人价值的杰作?还是因为你想得到别人的“赞”?

杀死我自己的孩子

最近我刚刚完成了自己“杀孩子”的任务。我把我的网站主页上的照片进行删减,只留下自己最喜欢的5张,这些照片都是我感觉具有某种统一性和情绪的。

同时,我也将自己的作品集从6个专案删减到3个专案。这是非常难做到的一件事,但我的好朋友 Diarmuid McDonald 帮助我(be brutally honest over some nice Turkish food.)我曾经要求他把他 Flickr 上的照片删减到5张,所以我也要做到“言行一致”。

回家以后,我拿出斧头,开始把我网站的作品集Flickr 上的照片“砍掉”。刚开始的时候,这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不过到了最后,这让我感到焕然一新我感觉自己卸下了重担,觉得自己剩下的照片都是非常好的,而且具有连贯性和统一的风格。

拍到一张好的照片是非常难的

当下我最想模仿的摄影师是 Josef Koudelka。他是一个拍照已经拍了超过半个世纪的摄影师,而他的一生只拍了(都奉献给了)三个主要的专案:他的“Gypsies”专案,他的“Exiles”专案,还有他最新的全景风光作品。这三个专案都非常具有冲击力、情绪性、标志性,让人难忘。

我想成为 Koudelka。我想在自己死去之前至少创作一个非常好的系列作品。以少为多。

记住,街头摄影是很难的,非常的难。街头摄影是最难的摄影类型。拍到一张好的照片的机率是非常低的。如果你一个月能拍到一张好的街头照片,一年能拍到12张好的照片,其中还有一张非常好的照片,你就已经做得非常好了。Bruce Gilden 也承认自己每拍50卷菲林才有1张自己非常喜欢的照片。

为自己保留照片

虽然我要你“杀掉你的孩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把照片删掉或者把底片丢掉。其实,我只是鼓励你把你公开的照片中不太好的照片删掉而已。

有一些照片对于我来说具有个人的、特别的意义,但我知道那些都不是好的照片。所以我在我的硬盘上保留这些照片,把它们打印出来,放进相册(自己的家庭相册),但我不会公开这些照片。

另一个实用性建议:当我把我 Flickr 上的照片删减到最好的20张的时候(自己九年来街头摄影的精髓),我只把自己相对不那么好的照片设为“只有自己可见”。万一我还要用到这些照片,这还是很方便的,而我也不用把自己的网站搞得很混乱。

“但如果我想我的照片得到一些反馈呢?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不是一个好主意吗?”

如果你不知道你的照片可以面对面分享给谁的话,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但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我喜欢和我的朋友 Josh WhiteNeil Ta 和 Charlie Kirk 分享:我会把自己不确定是好是坏的照片发给他们,然后问他们:“保留还是删掉?”我也会鼓励他们一定要“残忍地真诚”,帮我“杀掉我的孩子”。然后他们就会直接拿出斧头,替我完成那些肮脏的工作。

显然,即使是 Steve McCurry 也并不十分喜欢他的那张“阿富汗女孩”的照片。他给她拍了几张照片,其实他更喜欢另一张。但他的编辑告诉他(现在)这张标志性的照片才是最好的。Steve McCurry 的编辑比他自己更清楚,现在这张照片已经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照片之一。

我也经常不知道自己最好的照片是哪些,因为我对我的照片有感情。我知道太多自己拍的照片背后的故事,有时候我和照片里的人有非常有趣的谈话。这给我在挑选照片时增加了困惑、难度。

这是我喜欢拍菲林的一个原因:我是一个没有耐心的混蛋(我是那种 Google 地图加载时间超过2秒就会发飙的人),所以使用菲林拍照使我更加有耐心,让我的照片“发酵”很长一段时间(在我挑选它们之前)。

最近我把我拍的164卷菲林拿去冲扫了。我等了整整一年(不是出于自觉而是因为纯粹的懒惰和我的旅行安排)。这使得我能够更加残忍地“杀掉我的孩子”,因为我基本忘记了自己拍过些什么。所以这感觉就像是在挑选别人的照片。

杀掉别人的孩子总是比杀掉自己的孩子要容易些。此外,其实拍摄长期的专案感觉也会轻松些,不会在数码摄影的日常中感到沮丧。

我并不是在针对数码摄影。实际上,我喜欢数码摄影的便利和便宜(菲林太贵了)。但拍数码很容易使我感到沮丧。为什么?因为每当我出去拍照拍一整天的时候,拍到一张好的照片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当我看自己今天拍了些什么的时候,我会非常地失望。但拍菲林的话,我每六个月或者一年才会看到自己拍的照片。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中,我必定会拍到1﹣2张自己真的非常引以为傲的照片。

这是我另一个正在努力解决的哲学问题:我知道拍数码会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摄影师。而且我最近拍的照片中我喜欢的都是用 Ricoh GR 拍的。

然而,拍菲林使我的内心更平静、禅、更少的失望,因此也有更多的快乐。

那么,我该怎么办?是要成为一个更好的摄影师,还是要更快乐?

还好这两者并非水火不相容。我可以同时实现这两个愿望。或许以后我在拍数码的时候能够做到不那么经常“看回放”,或者把数码当成菲林来拍(不会经常看自己拍的照片,可能一个月只看一次)。

从你的照片中除掉自我意识

对于“杀掉你的孩子”或者删减你的作品集,另一个实际性的建议是:记住,你并不是你的照片。不仅如此,你的照片并没有感情。如果你决定要“抛弃”一张照片的话,你的照片并不会在意。相反,他们很乐意再次从网络空间中得到解放。

所以,当人们在评论或者批评你的照片的时候,他们并不是在批评你。他们是在批评你的照片。

我经常因为自己部落格上的文章遭受批评,但我也时常提醒自己:人们只是在批评我写的文章,并不是在批评我这个人。这是不同的。

甚至当人们在批评我的行为的时候,我会尽量不生气。我提醒自己:我并不是我的行为。然后我会在以后努力改变自己的行为。

消灭自我意识是最难的事情之一,需要一生的努力。你的自我意识是你脑海中那从不闭嘴的小声音,它一直在批评你。这就是为什么学习沉思、佛教禅宗会非常有益。如果你想学习更多有关禅和街头摄影的东西,可以在这里下载我免费的电子书:“Zen in the Art of Street Photography”。

继续前行

所以,继续前行吧,我依然在努力追求我的人生、我的摄影的真谛。

现在,我唯一拥有的相机是一部 Leica 菲林相机 和 35mm 镜头。每天我都需要和 GAS(Gear Acquistion Syndrome 即“器材党综合症”)战斗。每当我缺乏动力的时候,我会想买一部新相机会使我更有动力。这都是瞎鸡巴瞎扯,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一直在努力做的是,每当我想要一部新相机的时候,我都会以买一本新书代替。最近我想买的书有 Sergio Larrain、Alec Soth 的“Songbook”,还有一本我个人的最新最爱 “For every minute you are angry you lose sixty seconds of happiness”(点击这里查看整个的专案)。记住:买书,而不是买器材

最近我在想的另一件事:现在网上有那么多有关人与社会的压抑的照片。我开始想拍一些让人更快乐的照片。那些让人更乐观、积极、鼓舞人性的照片,而不是让人感到疏远、困惑的照片。

总之,我没有什么话要说了。我又开始因为喝咖啡而产生奇怪的生理反应了(喉咙肿胀)。所以我今天喝的是杏仁奶印度奶茶拿铁,也挺不错的。

 

 

原文地址:http://erickimphotography.com/blog/2015/08/18/kill-your-babies/

2016-10-31T16:05:46+00:00 2015/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