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街头摄影」的邂逅

C360_2014-10-01-17-20-45-866rs

 人生的第一部相机 ── Sony α5100

还记得在18岁生日那天(2014年9月11日),我得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相机──白色的 Sony α5100(当时刚上市一个月)。我买相机的初衷是那时看到我的一个朋友有一部粉红色的Sony 小微单(Sony α5000),它能拍出那种梦幻般的背景虚化,还有那种夜晚马路车流的光轨。当时我还是一个只用手机拍照加滤镜的人,以前还以为手机已经能够取代相机了。然后有一次和我的几个朋友一起出去旅行,只有我一个没有相机,他们都有单反或者微单。我就静静地看著他们兴高采烈地拍大海、拍日落、拍夜景,于是我就心想:「我一定要买一部属于自己的相机!」

DSC00229rs

我那时真的很喜欢自己拍的这张照片喔。

刚买相机那时,我会天天带著我的白色小微单到处去拍照。那时我几乎什么都会拍──天空、高楼、街道、花草、车流、夜景。虽然那些照片拍的并不怎么样,但我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那是整个摄影生涯中最开心的日子──我不会为拍不了好的照片而苦恼,我会拍一切我想拍下的东西,我感觉自己的世界变得美好了──我开始观察以前生活中常常忽略的细节美,并拍下来。那时我每天拍完照以后都会选几张照片通过相机自带的WiFi发到手机,配上文字,分享到微信朋友圈,然后静静地等「赞」。那些照片通常是大光圈虚化、镜面反射、广角风景、长时间曝光什么的(总之是手机拍不出来的照片),当时我还真的觉得自己拍的很好呢。(笑)

DSC05120-1rs

澳门,2014(后来我还学会了加水印,哈哈)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我开始学习后期技巧,从基本的调整曲线到时间切片到风光堆栈(其实到目前为止我的后期能力还是很渣哈)。期间我还买了几个E卡口镜头(长焦 Sony SEL55210、大光圈定焦 Sony E50 1.8、Sigma S30 2.8)。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我觉得自己的相机还不够好,当时非常想要一台全画幅数码相机(Sony α7),我觉得自己的「白色小微单」看起来很不专业(残幅APS-C、没有EVF、没有热靴、在棚拍的时候也不能引闪、体积小、白色),但我并没有钱买全画幅相机(毕竟这台小微单才买了两三个月)。

DSC05590 2rs

我的第一部旁轴菲林相机 ── New Canonet QL17(那时我还很喜欢大光圈虚化)

很快就到了2014年年底,正当我在为自己买不起全画幅相机而苦恼时,我在微博上偶然看到GZNOW(广州青年影像)将搞一个十週年影展。然后我才发现GZNOW是广州一个专注于菲林摄影的工作室,于是我就决定去看看。当晚我当场被GZNOW工作室中的陈列的菲林暗筒、防潮箱中各式各样的菲林相机还有菲林拍摄的作品所吸引住──太赞了!我回想起有朋友跟我说过菲林相机好像几百块就能买到。那天晚上回去之后,我在网上做足了功课,在淘宝二手收了一部New Canonet QL17(旁轴菲林相机)。从那以后,我正式开始用菲林拍照。当时我非常喜欢彩色菲林的色彩,有种小清新的感觉,即使不用PS、LR后期也很好看(那时我还是个对菲林冲扫一无所知的小白)。我感觉自己如同重获新生,又重新开始拍生活中的一切。

000004 拷貝rs

广州,2014(那时真的很喜欢菲林的色彩)

真正开始想认真地扫街是在2015年的清明节假期,当时去澳门玩了两天只带了QL17 和一卷黑白菲林(只能拍36张)。我纯粹只是想拍一些好玩、好看的东西,作为旅行记录。但当我走到大三巴附近的某条街道时,突然看见一个很有趣的画面(见下图)。当时我离这两个人大概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恐惧而又激动的我迅速举起了相机取景对焦按下了快门。那时我心想这会是一张不错的照片(虽然现在看来非常不怎麼樣),也第一次觉得原来近距离拍人也没有那么可怕。

000019rs

澳门,2015(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人生的转折点)

于是回家后我就决定上网寻找有关「街头摄影」的资源,无意中找到了一个叫「森爸的街头摄影」的部落格,部落格主森爸是台湾人,总算是找到了有关的中文资源了,而我又在森爸的部落格中无意发现了 ERIC KIM STREET PHOTOGRAPHY BLOG,发现裡面的内容超丰富超实用(虽然都是英文,还好我的英文水平足以读懂上面的内容)。

2015-09-29 1.01.15rs

Eric Kim 先生的主页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如饥似渴般地疯狂阅读 Eric Kim 先生的部落格,实在是太赞了!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鼓舞和激励!于是决定从此只专注于街头摄影。变卖自己手头的所有相机、镜头,入手 Leica M6(那时我觉得真正的街头摄影师都是用 Leica 的)。还记得人生第一次摸到自己的 Leica M6 时的感觉(成色98新!),是在广州小北地铁站D出口的麦当劳面交的。(讽刺的是我现在感觉自己更喜欢用 Ricoh GR 拍照,因为这个能轻松放进裤袋的小相机实在是太!方!便!了!)

IMG_4094rs

左边是我的Leica M6 + Leica SF20 闪光灯,右边是Ricoh GR。

还记得入手 Leica M6 后的第一次扫街是在2015年5月13日星期三。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我兴高采烈地带着我的 Leica 到广州的东山口扫街。因为是第一次「真正」地扫街,那天我基本都是以盲拍、远距离(2-5米)抓拍为主。我一边回想着 Eric Kim 先生的「教义」,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的人和物。那天我一下午就拍完了一卷并送到GZNOW冲扫,当晚就出片了。那时的激动和兴奋,仿佛还历历在目。

000031 拷貝rs

广州,2015

那之后的半个月都是用彩色菲林拍照,拍了四五卷之后我觉得自己好像更喜欢黑白,于是我就开始拍黑白(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我拍的第一卷黑白是空卷(就是拍完一卷之后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拍到)。从十分害怕靠近拍摄对象(只敢盲拍),到开始询问并征得拍摄对象的同意后再拍照(街头人像),到后来直接近距离抓拍(1.2米左右),我能逐步克服这些心理障碍都是托 Eric Kim 先生的福,毕竟自己现实生活中的认识的摄影师还真没有这样扫街的。那时我很喜欢看 Eric Kim 先生在 Youtube 上的扫街 POV(街头摄影师扫街时的主视角)视频,发现原来在街上近距离抓拍不会被人打。那可以说是我的精神动力来源吧。再加上自己强迫自己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当你真正地想做一件事的时候,你拼了命也会去做,不过也就扫个街而已嘛也没那么夸张啦),我才逐步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只要克服了心理障碍,之后的一切都变得简单了。(怎么好像跑题了?)

现在回想起这一切,怎么感觉好像过了好久一样,明明就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嘛。好吧,其实怎样开始「街头摄影」并不重要啦!最重要的是什么?开心嘛!(笑)忽然想起美国作家 Ralph Waldo Emerson 的一句话:「Every Artist Was First An Amateur.」(每个艺术家一开始都是门外汉。)毕竟每件爱好都有开始的时候嘛。无论如何,相信自己的直觉就好(Follow Your Heart),正如现在我觉得街头摄影就是自己应该不断探索的领域。

能在一年前与「摄影」相遇,又在半年前与「街头摄影」相遇,真的感觉自己非常幸运呢。

 

 

2016-10-31T16:06:09+00:00 2015/09/30|